一点想法,不一定对。

基本上算是论纲,等到考试完后再考虑有没有时间把它补充完整吧……


现代的新闻体系首先消解了新闻和事务的切实相关性。这之中包括新闻的数量和新闻的报道方式。首先新闻借由其专业主义的基础霸占了传递信息和事实的方式,在现代政治日趋复杂的现实下这也是必要的选择。但是过于中立只传达事实的报道方式使得政治新闻变得枯燥无味,并且对于普通民众而言,不带有任何指导价值。这导致的结果就是,新闻最初诞生时所带有的“能够促使接受者展开行动”的这一特质和目的被消解了。

另外,过于冗杂的信息和不断演变的网络话语形式,加上日趋枯燥的政治话语和政治新闻而形态,使得大部分民众已经没有接受长篇大论。尤其是政治的长篇大论。

政治话语的隔阂使得民众对于自身问题是否在政治活动中得到讨论产生疑虑,因此他们会更热切地寻求在政治话语中体现他们的直接诉求。这种诉求往往是各种政策推行的结果,但是这一个民众没有办法弄懂的流程黑箱使得他们不会去搭理这个结果的达成究竟需要怎样的努力。

民众虽然能够知晓发生的任何政治事件,却没有办法弄清这对于他们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他们只能仰赖于意见领袖为他们解答。

政治话语领域的政治领袖往往不是由独立的研究者或者何人担纲,而是由带有具体政治目的政党领袖或政党代表担任。理想状态下,这些意见领袖的工作是为群众解答政治事件和政治动态对于他们的生活有何实然的切实关联。而实际上,政党代表们的目的是,从民众的现实不满的出发,在政治事件间建立只存在于想象中的应然关联。

换句话说,意见领袖本来的作用应该是把政治事件变得清晰而易懂,但是实际上政党代表却把整个事件简单化了。

过于简单化并和民众生活建立联系,很容易受到民众欢迎。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为了迅速博得群众理解,政党代表不可避免地简化了过多的概念。可能在投票群众的意识中,欧盟已经被高度简化为某种负面概念,或者是民众生活问题不得改善的元凶。他们对欧盟印象的构建全来自于媒体和政党代表发表的言论,而对于整个体系究竟如何,就成为了另外一种层次的知识。

所以说这到底是民愚还是愚民就变成了难以分解的现实了。简言之,在整一个新的新闻和信息话语体系下,民众和政治实际上已经被隔离开了。民众在专业化和无机质且无感情的事实面前失去了他们所拥有的力量,只能期待着别人的启示。

于是政治本身变成了少数人的游戏,而民众却仍被奉为座上宾。

对于部分政客利用民意的事实想必应该不会遭至多少反对,但是声张民意和利用民意之间的模糊界限也已经变成了一种近乎政治新闻的文字游戏。

少数派政治,或者说精英政治寻求的应该是让适合的人做适合的事。但是一方面有用的人获得的权力缺少制衡容易使公平丧失,另一方面非既得利益者的对抗使得有用的人的精力又转向权力掌握,把权力变成了保护权力的工具,这使得原本美好的设想体系被打破。

更糟糕的是,在承认适合的人做适合的事这一前提下,就必须承认局外人的质疑可能缺少某种层面上的专业力量,这就可能导致某种知识或话语壁垒的形成——今天的媒体话语体系和政治话语体系正是如此。而意图破除这个壁垒的对抗者,究竟是为了民众,还是挟民众之名为了自己的权力,也成了壁垒背后的谜。

所以要结合现实问我怎么看公投的话……公投可能已经演化为了某种政治博弈中的工具,而民意也成为了被挟持的筹码。但是另一方面,群众意见能够成为筹码也就代表着这种声音已经足够响亮,再不给予回应只会招致更大的浪潮。而这次公投之后所反映出的民众的茫然和无措也反映出,政治和民众认知和真切意愿的距离的远离在哪都在发生,即使是这样一个国家。

在承认这些事实的前提下,就要承认接下来的事实:用局外人的语言拆解现实已经是我们局外人能做到的最有用的事情了。

There are currently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