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段关于幻想世界里那些曾经、现在、将来的旅行者们、漂泊者们、异乡人的记录,是他们的生活及其中的某个片段,是属于那些传说与物语之外的人的故事。


 

走到那条漫长的缓坡坡顶,就能看见那片宽广的平原,奔向四方的河流与道路,还有位于它们交汇点的摇曳着点点星火的埃德温城。至此,漫长的跋涉终于迈入尾声,跨越过绵长的布洛尔山脉,这座面向冒险者的城市终于变得触手可及了。

叙巫站在坡顶伸了伸懒腰,仿佛自己已经身处眼前还只是缩影的城市里一般:“终于到了!终于可以不用再风餐露宿睡觉时武器不离手了!”她回过头看向慢慢走来的郁逸:“这下我要好好洗一次热水澡了。”

“天已经晚了,先在这里休息吧。”郁逸走到叙巫身边,也向远处的埃德温城眺望,“剩下的路还这么远,起码还得走上半天吧。”

此时天空已经染成深秋特有的紫红色,飘着泛红泛白的晚霞。气温也开始下降,再过一会冷风就要刮起,旅人开始期盼火光。下了坡后的平原广阔无垠,如果在那边驻扎毫无遮拦的风一定会把一切都卷到不知何方的虚空里去。叙巫遗憾地嘟了一声,跟着郁逸往道路一侧的树林走去。

树叶的响声越来越大,仿佛催促路上的人们要么赶快赶路,要么赶快到它们的身旁寻求庇护。两人拨开灌木,走到树林的深处,此时夕阳已经没了颜色,只是懒懒地把树干和一丛丛树叶从黑暗中分离出来。两个人一边走一边用脚探着,看看能不能快点凑足柴禾,时不时还会抬头四处看看,找寻会不会有已经生起火的其他旅人。虽然这条路是通向冒险者之城的路,但也不是总能遇到同路的旅者。虽然一路上也遇见了其它的冒险者和商人的车队,但是始终没有能让人放心结伙的人。虽然对于两人而言只有两个人会更方便,但是有时候还是会被寂寞撩拨一下心房。

终于赶在天黑前收集了足够的柴禾,两个人各自抱着一小堆走出树林,树林的外头,找到前人留下的足够当个坐垫的石块,在清开草木的地上把粗细各异的树枝按一圈垒好,叙巫微微弯起右手,在空中像是抚摸什么一般挥了一下,一团火球便点燃于它的手中,她将它从手心移向指间,再伸向垒好的树枝,篝火就点起来了。

天完全黑了,这篝火也就成了这块坡上的唯一的光明,反而显得有些晃眼了。微微直起腰就能看见漫长的下坡绵延向的平原,和现在变成点点星火的埃德温城,城墙、哨塔和城堡的轮廓还依稀可见。在夜晚能看见远方的点点火光是一种慰藉,如果知道那是城市的火光就更令人兴奋了。因为马上就能脱离风餐露宿的生活了。虽然云游四方的旅者与星共眠已是常态,但是柔软的床铺总还是令人向往。

郁逸从背着的行囊里拿出水壶和干粮,麦饼和肉干,能放进魔法背包的肉菜已经吃完,现在也就只剩干粮了。水壶里的水也所剩不多,也就刚好够明天走到城里。这次的行程估计也算是马马虎虎,带着的食粮刚好够走到目的地。要是早几天就没了水和食物,那之后的路就痛苦多了。

两人就就着这一壶水吃了起来,风声变大了些,火光夹杂着树枝被火烤的脆响摇曳不停。夜晚真正的降临后带点不一样的声音反而还能使人感到慰藉,不过现在还只有风和火在相互拌嘴而已。吃饭时不语是一种默契,也可以算是为之后漫无目的地聊天预先搜寻话题。

“虽然也已是数百上千年的国家,但还是到处都是无人之境啊。”叙巫一边嚼着干硬的干粮模糊不清地说道。

自这片大陆诞生之始,就充满了活力。草木丰茂,土地肥沃,人们在这片大地之上生存、耕作、聚居、争夺、战斗、建立起聚落、村镇、城邦、国家。即便如此,这片土地还是过于广大,村镇与村镇、城市与城市之间还是有大片的土地人烟罕至。时至今日,对于生活于各处的人来说,天空彼端的城市仍旧只是一个名字,是老人们代代相传的传说,是吟游诗人动人的故事发生的舞台。相比起贵族和领主的纹章与演讲,零碎的历史与故事、真实与虚妄才真正构建起了人们是人们心目中有关纳德赛尔的历史。

正如有光明就有黑暗,有人类就有人类之外的生物。自人类诞生之始“魔物”这种黑暗的的存在也同样相伴相随,它们袭击村庄与城市,有时甚至有魔王出现率领军队企图攻击人类的时候。

于是就有了为见识广大世界而启程出发的人,有了为了联通四方赚取名利的人,也有了在战争与魔物袭击中家园破散流离失所的人,有了为击退魔物而四处游历的冒险者,有深入地下城与迷宫探险的探险者,当然少不了沽名钓誉的各色人等。

魔物的威胁并没有使这个大陆和整个国家迈向衰落与分崩离析,反而使人类的足迹开始遍及整片大陆。探索者、探险者、冒险者、观光客、流浪人、商人,各式各样的人从家乡或曾经的家乡启程出发,展开或有目标或无尽头的旅程。这已经成了纳德赛尔的一种特色。

“交通不够好外面还有魔物乱跑,就算想搬离城镇村庄自立门户也不是简单就能做到的事情啊。”郁逸吃完自己的那一份干粮,拍了拍手,拉过一旁的行囊,在里面翻找起来。

叙巫一边嚼着麦饼一边把身子向身子和头相后仰去,看见天黑前走过的漫长的缓坡和两旁的树林已经被黑暗染成一色,成了未知的彼端。即使有篝火在高处,也只能照亮数十步的距离。最恼人的也就是这种点不亮的黑暗,因为永远也不知道会从里面窜出什么来。有时越接近城市反而更加凶险,魔物、强盗、抑或是恶意的其他形式都随着人气的聚集接踵而来。死于已无限接近城市的旅者也并非少数。

也正是因此,郁逸现在正从行囊中拿出用于防范深夜趁人不备而袭来的东西的道具,先找几根棍子或树枝插在地上,再在上面架起一条系着铃铛的绳子。绳子和铃铛上附加了魔法,是旅人在外露宿时用以警戒的好道具,一旦有魔物或不怀好意的人意图跨过绳子时铃铛就会发出经过魔法增益的巨大响声,而绳子本身也会释放寄存于其中的魔法以袭击意图侵入的人。只是在对方也有有经验的魔法师的时候这种道具也容易失去用途,不过遇上了那种敌人的话,横竖都会是一场恶战吧。

“今天路上也看见被袭击的冒险者了。”叙巫一边看着架起警戒绳的郁逸一边说道,“怎么感觉最近魔物和强盗都变得特别多啊。”

“因为马上就要到埃德温了吧。”郁逸布置好警戒绳,坐回到火堆边,“越繁华的地方反而越容易作乱,有时候会有人说能够安全到达埃德温的冒险者才算是‘冒险者’。”

风刮得更紧了些,叙巫挥手让郁逸过来做得靠近一些。两人便挨在一起,检查各自的行李和武器。两人都是魔法师,但是防身用的趁手武器还是不能少,精神状态不佳时不能够快速的使用魔法就只能仰赖法杖和兵器了。曾经在深夜遭人袭击,从睡梦中惊醒时大脑还没反应过来只得四处逃窜,最后还被抢走了不少行李——说到底还是经验不足啊。

“你知道为什么埃德温会是冒险者之城吗?”郁逸一边擦拭着手里的短剑问道。

“恩……自然而然地聚集引来了商人和更多的冒险者,就慢慢成为了一种风貌?”叙巫一边确认手里的魔杖的状态,摆出挥动的姿势接话。

“这么说也对,但不算主要原因吧。”郁逸往坡下的平原看去,黑夜下的辽阔平原寂静不语,像是在孕育新的事物,“最开始是因为这附近的地底迷宫和魔物的地穴特别多,听说迷宫之下还有更大的地下城。来挑战的冒险者多了就成了村落,有了村落就引来商人和其他的定居者,还有隐退的冒险者定居在这里来开辟其他的营生,才慢慢发展到现在,冒险者和商人还经常组队来这边呢。”

商人多了商业也就繁荣了,这里也变成一个不小的商业都市。商人和意图前往埃德温的冒险者以守卫雇佣的形式结伴而来,又和意图离开的冒险者成群离开。来来往往,也就成了这座城的风景。

“难怪路上遇见的商人总是会过来说和他们一起走呢。”叙巫把魔杖笔直伸向前方,让魔力缓缓通过,魔杖的前方便点亮一个白色的光球,说话间光球越积越大,散发的白色光芒点亮了四周。

“他们不想从出发地雇佣冒险者的话就在路上友好地以便宜的价格招揽嘛。——喂,积得太大了。”郁逸轻轻推了叙巫一下,转眼间光球已经聚积成一个炮弹的大小了,如果一不小心爆炸的话即使是他们可能都难以脱身。

“哎呀,不小心。”叙巫吐了吐舌头,双手握紧魔杖慢慢起身。首先要控制体中的魔力不再涌入魔杖,然后小心通过魔杖控制光球移动,接着把魔杖竖起来指向天空,慢慢高举起来。接下来让它慢慢释放到四周就可以了。

“啊……”叙巫突然抽了抽鼻子,身子微微颤抖起来。

“喂喂,你不是吧。”郁逸缓缓起身,小心翼翼地看过去。如果这时候出了什么差错的话,搞不准光球就要直接爆炸了。他慢慢靠过去,准备帮叙巫接过魔杖。

可还没等他伸出手,叙巫就已按捺不住,用力打了一个喷嚏。她的双手随着身体的起伏开始颤抖,变成挥舞的动作。郁逸看见那个光球被甩出魔杖的控制范围,笔直地朝天空升去。他猛地上前,窜到叙巫身后抓住叙巫的肩膀,用力一推,连着自己的身体往地下倒。

“趴下!”

在他们的上方,光球飞快地上了天,失去了控制的魔力开始分崩离析,光球向四面八方发出了闪电般的光线。分解出的魔力越来越多,外层散去后内部更加密集的魔力也开始变得不再稳定,如果这时能有谁在同样的高度目睹这一场景的话,可以看见光球本身出现了裂缝,裂缝里射出更加耀眼的光芒。

紧接着便发生了爆炸。

被高度聚合的魔力终于失去了束缚,猛地炸裂开四处逃逸。过于浓郁的魔力形成了如风般流动的东西,剧烈地抖动划破了虚空,发出巨大的声响。它们带着白光以极快的速度蔓延向四周,扩散开来的光明点亮了黑夜。由紧密之中舒展开来的魔力如同泛起的涟漪铺成一片迅速展开,到达了某处时又像是撞到障壁一般戛然而止,接着便以延展开时的速度迅速收回,又聚拢回爆炸的起点。光芒越来越暗,最后化成一颗星,在天上闪烁了两下,消失不见了。

爆炸的余音尚未散去,声音撞击到不同距离的山峰激起一阵阵回声,一波接着一波,如同野兽的低吼,如同神的震怒,在山坡上、平原上回荡不息,或许在埃德温城里也回荡不息。恐惧的幽灵降临到大地之上,与这残响一同飘荡在空中,久久才散去。

郁逸慢慢爬起来,拍了拍落在身上的尘土,再拉起刚才被自己护在身下的叙巫。叙巫还有点呆然的样子,头发凌乱地披在肩上。郁逸一边帮她梳理着头发一边嗔怪道:“这回玩大了吧?”

“……我原来有这么厉害哦?”叙巫喃喃地说了一句,转过来有些惊喜地看向郁逸。

“还高兴呢。”郁逸弹了一下她的额头,“这回不知道又要引起什么传说了。回头看看,火都灭了,收拾收拾睡觉吧。”

“诶,你说我如果出全力的话应该能弄得比这个还要大得多的效果吧?”叙巫回到已经熄灭的火堆旁,手指在空中晃了一下,一个小小的火球便凭空点亮,她把火球伸到木柴上,火球变大,便点燃了木柴。

郁逸在一旁收拾着被爆炸震得四散的行李,头也不回地说:“那我们就只有满世界的废墟能看了吧。”

“我就当做赞美收下了。”

叙巫满意地点了点头,捡起一旁的魔杖,起身去整理的行李。两人收拾好行李,取出保暖用的毯子,裹在身上,在火堆旁依偎而坐,无言地进入了各自的睡眠。

夜晚迅速恢复到爆炸前的样子,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星辰一如往常闪耀于天空,凉风依旧不休地摇动火光。这世界的迷人和无情之处或许也在于此,无论发生过什么,天地震荡也好诸神战争也罢,即使过往发生的事情再大再可怕,这世界本身依旧会处变不惊的继续存续下去,然后慢慢抹平过去发生的事情的一切痕迹,回归一无所有的样子,继续等待记录或见证下一个瞬间。

因而追逐过去也好,守卫现在也好,开拓未来也罢,每个人在这片大地之上四处挖掘四处立业都是有意义的。

这是对这个世界的最好的抗争。叙巫如此想到。

 

  • Alkaloid

    这是外传吗?

    • 漠伦

      是正章。只是现在还看不出什么故事。

      • Alkaloid

        看到第一句话的时候在想传说与物语之中的人是怎样一种状况。(・・;)。

        像这样关于旅途的故事还真令人兴奋呢♪( ´▽`)。之前那篇关于两个人的旅行的小说,读来也非常非常令人感动。

        • 漠伦

          主角只是旅行者的一员,透过他们两去看传说的主角和之外的人们。
          关系嘛,或许并没有关系,只是一方仰望着一方活着的感觉吧。
          只是这篇小说就不关乎和旅行而关乎旅行的人们了,聚集在这座冒险者之城里各式各样的人们,听他们的生活和故事,还有面对鸡毛蒜皮和紧要关头的不同反应。
          要是能一直读下去还真希望能一同看到这部小说的结尾。
          话说那篇被坑了的小说你看过还记得啊,这下我不填起来好像也不成呢。_(:з」∠)_

          • Alkaloid

            哦哦哦填坑?!!yes!!
            说来 更久远的 小情侣系列我也觉得非常有意思啊哈哈哈……但是那个你应该不会再写了吧。

            请务必加油 只要你继续写下去 会有人一直看到最后的。
            像我一样默默视奸你的人应该不在少数(=´∀`)人(´∀`=)

            • 漠伦

              每一部都有着填坑的决心但是总会被新的点子带走,于是就写写弃弃走到现在。
              现在是带着一定要写完的决心开了这个坑,还有未公开的一两部短篇。等这些全部结束之后,或许就能开始回头填那些坑了。
              小情侣系列我不知道你指的是《Ta》还是《伴侣》。《Ta》的话因为各种“苏”的感觉现在回想都快成我的黑历史了,不过它还存有一些后续的设定和草稿,如果希望继续看下去的话,我会尝试轻松地慢慢续写下去。
              虽然博客连续砸了很多篇严肃的文章,现在写的小说也颇有这种设定轻快但文风沉重的感觉,但是我也颇怀念以前创作这些更加轻快的小说时的日子。虽然已经回不去了但是带着轻松的心态继续他们的故事还是可以做到的。
              感谢你的留言!让我知道还有人继续在看我写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