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写的小文。

他一直觉得自己是别人看不起的。因为他从别人看向自己的眼光里读到的,永远是鄙夷,看不起。他从不敢抬起头去直视别人,连话都不敢说。

这天有一节体育课,同学们都兴奋得飞快跑下楼,而他却仍在教室里慢慢吞吞的不想下楼。因为他知道如果他出现一定会成为大家嘲笑的对象,一定又会感受到那种讥讽嘲笑的眼光。但上课铃还是把他赶到了操场。

下了体育课,同学们都陆陆续续的回到了教室,他也回到了教室。当他走进教室的时候,看见很多同学都围在一个座位旁边,而坐在那个座位上的同学正翻箱倒柜地找东西,还大叫着:“钱呢?我的钱呢?”

看起来是有人丢钱了,他一边看着一边走回座位,他从不会走过去看情况,其实是不敢加入他们,那样只会陡增嘲笑。

他刚回到座位上,就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他抬起头来,看见那位丢钱的同学正怒气冲冲地瞪着他,问:“你刚才上体育课的时候是不是最后出教室的?”

“是……是……”他轻轻地应了一声,点了点头。

“你有没有看见我的钱了?”

“没……没有……”他赶紧摇头否定,是那样的紧张,回答是那样的小声。

“……不会是他偷了吧?”不知哪个同学说了这句话。

“对哦……有可能……”“看他的样子好心虚。”“而且他家里又穷,搞不好就是他为了钱去偷的。”其他同学也小声附和起来。

“不是……不是我……”他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神色一下子就慌张了,讲话也变得结结巴巴的。

“不是你偷的?那我的钱去哪了?你是不是最后一个离开教室的!”

他不断摇着头,眼泪也流了出来,同学们向他投去了怀疑、鄙视的眼神,那眼光分明是认为小偷就是他了。

“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我看就是你偷的!”丢了钱的同学冲了过来,把他从凳子上推了下去,之后夺过他的书包,把里面的书全部抖了出来,翻了几下没有看见钱的踪影,便甩下书包,抓起倒在地上的他的衣领,喝道:“说!我的钱呢?”

“我真的……不……不知道……”他撇过头小声地回答,他不敢正视那同学得眼睛,那眼光里充满了愤怒,无法抑制的愤怒。

“不知道?”那位同学的手开始颤抖,“我让你不知道!”说完便一拳打了过去,“钱到底在哪?”

“我真的……不知道……”他已经泣不成声,他赶到了前所未有的害怕,所有人都把它当作小偷,没有人来帮他,也不会有人来帮他,无数沉默的、冷酷的、毫无怜悯的眼光投向他,“小偷”是有罪的,不会有人同情的。

正当第二拳要打倒他脸上时,有一个同学大喊:“钱找到了!”之间那个同学举着一本课本,打开的两页中间夹着钱。

“我的钱?太好了!”丢钱的同学马上松开他,跑回座位,从同学手里抢过那本书,抓起那些钱,点了几遍,立马大笑起来,大叫着:“太好了!钱找到了!”但书中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其他同学看了看那个正在高兴的同学,又看了看艰难从爬起来的他,什么也没说,就各自回各自的座位上了。

他忍着痛站起来,弯腰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课本和被扯坏的旧书包,扶起凳子,坐回座位。

上课了,老师走回教室,什么也没说就开始上课。

没有人回头看他一眼,但他觉得每个同学的后脑勺上都长了一双眼睛,对他投向了冷漠的眼光,毫不关心的目光。

什么都没发生,因为什么都没有改变,世界还是那么灰暗。他缩在椅子上发抖着,没有人发现从他眼睛里透射出的绝望的眼光。

 

  • X.Troll

    En Taro Tassadar 沙发是我的哦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