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袭厨房

译者前言

本文收录于维卡斯·普拉卡什·乔希即将出版的童书《我的名字叫肉桂(My Name is Cinnamon)》,是他委托译者翻译的两篇文章的一篇,另一篇《击垮》已于早些时候公开。

原文以英文写作,同时包含了大量印地语以及当地俚语,部分人名还出现了包含亲密关系的变格(如Nilanjana与Nilanjanadi)。在原作者的帮助下,译者处理了原文中大部分非英文部分,但仍有部分俚语或变格未得以照其变化形式翻译,而是以不会引发误解的形式简单译出,还请各位读者多多包涵。


夜袭厨房
The Night Time Raid on the Kitchen

[印]维卡斯·普拉卡什·乔希 著
漠伦 译

“亲爱的,我们要去加尔各答了。要开始准备咯。”母亲顽皮一笑,和罗尚说道。

罗尚听母亲说起这件事是在晚餐的饭桌上,他一直都期待去加尔各答的旅行。每年十一月,当学校开始放寒假的时候,他们帕兰杰普一家都会从浦那出发去那儿。罗尚·帕兰杰普每到这时候都会期待不已,因为他可以见到自己的外公外婆,吃那些美味的孟加拉菜,还能去探索这座充满活力的城市。

接下来的几天罗尚都过着同样的日子,白天是学校的期末考试,晚上是在家打包行李。家里被打扫得干干净净,门窗都被认真锁好。在一个充满欢声笑语的夜晚,他们从浦那火车站坐上开往加尔各答的火车,先是到豪拉火车站,然后才是他的外公外婆在达卡里亚湖附近的家。到了那儿罗尚兴奋地发现,他的表兄弟苏拉迪普(Souradeep)和苏达基纳(Sudakshina)也在。

第二天一早,罗尚看见家政工正和尼兰贾纳姑母以及祖母在厨房里忙活,做着像小山一样多的奶豆腐汤圆(Rosogollas)、桑德什甜奶酪(Sandesh)、乔姆乔姆(Chom Choms)和良查(Langcha)。罗尚看得直流口水,入口即化的糖浆奶豆腐汤圆,丝般顺滑的桑德什甜奶酪、金色的乔姆乔姆,还有甜酸奶(Mishti Doi),可以喂饱一大家子饥饿的大象。

罗尚得制定一个计划,他必须苏拉迪普和苏达基纳吞噬一切前采取行动。

罗尚忍耐了一天,他和父亲、两个表兄弟、姨丈、尼兰嘉纳姑母一起享受了美妙的加尔各答之旅。他们一起走遍了科学城、达克希涅斯瓦寺(Dakshineshwar)、卡利巴里寺(Kali Bari)、维多利亚纪念堂,还逛了动物园和公园街(Park Street)。等到他们回到家时已经是深夜了。罗尚洗了澡,好好休息了一会。看着桌上的食物,他知道自己今天的晚餐必须吃的十分清淡才行。

他在晚饭时忠实地推动着自己的计划。他在饭桌上宣布自己晚饭不会吃太多了,引出一阵同情的叹息,这正是他想要的。

“可怜的娃儿,在太阳下走了一天吧,”姑母说道,“吃点扑热息痛(Paracetamol)吧。”

罗尚点了点头,希望自己演得足够真诚,能让家人都信服。

“头痛吗?”

“没,头不疼。呃……对,是,有一……有一点头疼。所以我就少吃点。”罗尚保证道。如果他晚饭时确实吃了点东西,就不会被怀疑了。

饭桌上大家都很关心他。只有父亲扬了扬眉毛,打趣道:“你下午都还没事,都还吃了那么多莫卧儿煎饼(Mughlai parathas)和鸡排,好像我们在浦那把你饿着了一样。”罗尚知道自己多少都得吃点,这样才不会让父母太过担心。

晚饭时,罗尚草草就着豆子咖喱(Ghugnee)吞了些米饭,就跑回房间钻进双层床的顶上。他抓起一旁的抱枕,把头靠在上面。现在的首要任务是保持清醒。罗尚出神地盯着天花板,嘴巴里不停分泌着口水,流淌向那些放在碗层里的糖果。

渐渐地,屋子里的声音小了下来。大家都准备上床睡觉。

罗尚躺在床上,眼睛直直地盯着天花板,拼命想保持清醒。

他的耳朵突然感到一阵刺痛。

深夜档的孟加拉连续剧和讨论政治的说话声都听不到了。

现在是时候了!

罗尚一边想着放在冰箱里的不锈钢碗层,一边给自己鼓劲。他还记的白天那奶豆腐汤圆堆成小山的样子,那副诱人的样子。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困在这双层床里了。他抓着床沿做支撑,小心翼翼地把自己降下来。刚落地的时候,他什么都看不见。

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的眼睛竟然拒绝适应黑暗。这是他的想象,还是黑暗是在太过浓郁了?他在原地站着好一会儿,最后还是下定决心,他必须往前走。

罗尚揉了揉眼睛,挣扎了好一会他是不是应该留在原地。但听到苏拉迪普的鼾声在耳边响起时,他便知道要么现在,要么永远错过。

在等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后,罗尚终于可以在黑暗中辨别出轮廓,能够弄清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了。

他早就在脑子里画好了地图,厨房在哪,该怎么从自己的房间过去。靠着这幅地图,罗尚从房间门口一点一点爬到厨房,再爬到冰箱前。

罗尚翻开了好几个碗层,大口地享用着甜点,特别是奶豆腐汤圆和甜奶酪。吃到最后,他已经数不清自己究竟吞下了多少汤圆和奶酪了,只觉得自己的肚子快要被撑破了。

罗尚知道自己得回去了。可是回去的路也不容易,同出来时一样,他的眼睛几乎什么都看不清。等了好一会,黑暗虽然变得不那么浓郁了,但仍久飘不散。他决定还是四肢着地怕爬着回去。在回去的路上,他的头一下撞到卧室的门上,疼得很。他只得咬着嘴唇,用力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慢慢地慢慢地,他终于爬回了双层床上。

就这么到了早上,罗尚在一阵“怎么回事?!”“怎么会搞成这样?!”的惊呼中醒来。罗尚悄悄爬起身,蹑手蹑脚地走到卧室门边,探出头朝厨房看去。不消竖起耳朵,母亲和姑母的声音就已经传了过来。

他听见母亲大叫着:“怎么吃了那么多奶豆腐汤圆!”再一看旁边,尼兰贾纳姑母正用力地盯着碗层深处,好像能在碗底找到罪魁祸首似的。一旁的祖母也开始打开其他的碗橱,一个接着一个。

“就连甜奶酪和乔姆乔姆也都吃了!”祖母惊呼道,“究竟是谁这么能吃啊!”

“一定是苏拉,家里就属他最贪吃了。”母亲冷冷地说道。

尼兰贾纳姑母扬了扬眉毛,没有接话。

“我昨晚真的睡得好好的。”苏拉迪普坚持自己是清白的。

罗尚忽然感觉一阵得意。他直起身子,摆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走出房间,来到盥洗盆边准备刷牙。可母亲一看到他,就咯咯笑起来。

“罗尚,过这边来。”母亲招呼道。罗尚听话地过去了。

“尼兰贾纳,你看看罗尚。”

所有人都顶着罗尚,随后突然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罗尚一脸迷茫地看着他们,不知道他们看到了什么,又在笑什么。

“亲爱的,你告诉我,你昨晚吃了多少个奶豆腐汤圆和甜奶酪?”

姑母的声音听起来甜甜的,吐字一个个从她嘴唇里滚出来,就像奶豆腐汤圆。

“我没有……我没有吃……是苏拉迪普吃的!”罗尚用力地说道,可回应他的只有一阵嬉笑。

“只要一看就知道,我可没吃过。”祖母咯咯笑着打趣道。

周围的人们又笑了起来,最后还是母亲抓住仍不知为何罗尚的肩膀,把他拖到浴室里。

“宝贝,看镜子。”

罗尚只是看了一眼,就觉得自己要被尴尬死。

他的上衣上满是奶豆腐汤圆的碎屑,煎饼的糖浆,桑德什甜奶酪还有乔姆乔姆的痕迹,他的嘴角也全是这些痕迹。只是这么瞥了镜子一眼,罗尚便急忙冲回床上,把自己裹起来,全然忘记了自己的嘴巴和手上的痕迹。他伤心地想到:“我脸上全是这些甜密密的东西,滑稽得像只蠢猴子。”

早饭过后不久,罗尚的胃终于觉得它受够了这些在夜晚吃了个遍的孟加拉甜食,它催促着罗尚赶紧朝浴室跑去,还让罗尚在里面呆了好长好长的时间。

等到罗尚终于从浴室里出来时,他也想通了,就算是这么多的甜食,这么这么多的甜食,也可能是一件坏事,不是好事。但是,那些奶豆腐汤圆确实是很好吃。他一点儿也不后悔。

吃甜食是他的职责,是作为一名印度小孩的职责。每个印度小孩都要履行他的职责。

当父亲得知这件事时,他为罗尚指出,这还是有好的一面的。

罗尚被父亲拍着肩膀,心里觉得一阵尴尬,他听见父亲说道:“要往好的一面看,罗尚。至少现在,你知道大象拉屎时是什么感觉了!”


维卡斯·普拉卡什·乔希(Vikas Prakash Joshi)是活跃于印度浦那的作家,同时还身兼编辑、翻译、公共演说家、自由记者等多重创作者角色,写作生涯已逾十年。他从17岁起开始为少年儿童撰写短篇小说,并在印度流行英文报纸上开设专栏,将故事传递给成千上万的读者。他曾荣获印度地方、州、国家与国际创作比赛奖项,作品发表在14个国家,翻译成19种印度及国际语言。他的第一本儿童读物《我的名字叫肉桂(My Name is Cinnamon)》得到来自40多个国家读者与印度知名作家的赞赏,即将于7月由知名出版公司 Hay House 出版。

在文学创作之外,他还热衷于向其他人分享他的生活与见解,他曾在印度凤凰文学节(Phoenix Literary Festival)、印度图书烘焙师文学节(Book Bakers Literary Festival)等印度著名网络文学节上发表演讲。现在,他正致力于创作自己第二、第三部出版作品。他希望通过写作,为全世界儿童带来美妙的阅读体验,进而在教育性与娱乐性之间开拓新的进路。他相信,全世界儿童的童年所感都是共通的。

想要更多了解他,可阅读报道(英文):
《An interview with Indian writer Vikas Prakash Joshi》

《My Name is Cinnamon. A Book by Vikas Prakash Joshi》

如果想要与他联系,可以通过电子邮件:joshi.vikas500@gmail.com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