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8月 2018

消失的“我”

从现实走入网上,嘴上说出的话语就要经由大脑和手指做中介和转译,就能把平日里随意倾吐而出的口语以另一种方式表达出来。有时它们仍保留着口语的风味,有时则在不知不觉间产生了某种变化——但说话者却不一定有所察觉。

譬如说,把“我”给弄丢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