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琐碎遐思

2020年“僵尸文学”十选与漫谈

所谓“僵尸文学”,主要是指在微博社交平台上,由营销公司运营的机器人账号,为保证一定活跃度而发表的机器生成、裁剪、拼贴的微博文本中能够显现出一定逻辑性,可以为读者所理解并补充完整语境,甚至显现出一定文学性与诗性的“作品”。专门搜集微博中这些“僵尸账号”发表的奇思妙语的 @僵尸文学Bot 整理发布了他个人评选 2020 年度僵尸文学十佳创作,个中作品着实能让读者感受到某种情感,并引起共鸣。于是我便将它们整理出来,根据文本表达增加了一些换行,并去除了不成对的引号,除此之外,一切都保持原样。


(更多…)

消失的“我”

从现实走入网上,嘴上说出的话语就要经由大脑和手指做中介和转译,就能把平日里随意倾吐而出的口语以另一种方式表达出来。有时它们仍保留着口语的风味,有时则在不知不觉间产生了某种变化——但说话者却不一定有所察觉。

譬如说,把“我”给弄丢了。

(更多…)

乘客无处可去(续写稿)

去年2月,我公开了《乘客无处可去》这篇未竟稿。在机缘巧合下,北宁(Beining)看见了这篇文章,在这篇文章原有的架构上,结合他的理解帮我续写完了这篇文章。借着这一机会,我在北宁的续写的基础上,重新修改了文中一些遣词用句,并增删一些内容,以通顺语句、调整节奏,统合两种不同言说风格,并在标题上冠以“续写稿”加以区分。北宁续写的大多是论述部分,这才是这篇文章本身重点应该在的地方,也恰恰是原文缺失的部分。

来自两个人的不同言说和思路,仅凭文字的通感相连,并寻求共识,确是一种新奇的体验。这篇文章以这样一种形式完成亦是意料之外,感谢北宁通过续写分享他的智识,并同意我使用并修改这份续写稿。


(更多…)

乘客无处可去(未竟稿)

这是撰写于去年十月左右的一篇未竟稿,试图讨论的是意见领袖的泛滥以及公众意见的瓦解的问题。原本计划是为友人的微信公众号而撰写的,但是因为种种原因坑在半道上。

总的来说,当人们意识到个人声音的渺小时,他们就会转投向意见领袖,寄希于能发出自己想发出的声音的意见领袖,并依赖于此。借此,他们将产生个人声音力量正在日益庞大的“错觉”。长此以往,他们将逐渐丧失得出自己的意见的能力,最终与今天所鼓吹的自媒体的万众之声背道而驰。这篇文章的意图就在于指出这种倾向。

由于日渐产生自己的学识已经接近停滞的怀疑与恐慌,我开始怀疑这篇文章所讨论的问题是否有所进步,而非停滞于过去撰文所讨论的水平。因此最后我还是搁置了这篇文章的写作直至今日。将未竟稿张贴出来绝非对它或者对读者的不尊重,而是希望借由这一过程重新审视这篇文章,或许收到来自自己或他人的意见。

我仍期待将它完成的一天。

在未竟稿中被视为非连续的单独文段,会用分割线隔开。它们在写作时可能是随手写下的论点或者过渡段,用以辅助整篇文章的成文。

2018 年 5 月追记:本文已由北宁协助续写,续写修改后的版本请见:《乘客无处可去(续写稿)》。

(更多…)

当我们堕落自浮华的崇高

两个月前写就的文章,原定要刊载在一个新平台上,但因为种种原因始终没有实现。最后耐不住就先发了出来。

这篇文章算是一种新文体的尝试,第一次写这样的文章没有经验,就很尴尬地导致了到最后都不知道到底是要在介绍思想还是阐述自己的观点……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正在读坂口安吾的作品,除了《明治开化·安吾捕物帖》还没读外,搜罗了已出版的他的大部分短篇作品集,包括《堕落论》《续堕落论》《白痴》这些都读过,意外地觉得安吾的堕落论思想好像和自己很合拍。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对动画《Un-Go》的喜爱影响在前就是了……


(更多…)

闲谈二十

1996~2016~明天以后的未来,二十岁了。

写了篇有点长的文章当作二十岁的纪念,聊我自己,聊与我有关的事情,聊我的思考和我的看法。

未来也请多多指教。

*虽然文章发表于4月6日但我的生日是5日……恩我拖稿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