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场运动要征集自己的追随者与信徒的时候,必将为他们许下一个图景与诺言。野心家要让自己的信徒相信,他们正在为某个远大目标而活,并且为了这个远大目标当下的艰苦或是不满足是可以忍耐的。

但是,许下的诺言既要有远大图景,一片正大光明的天下,也要有一顿饱餐。即使有狂热分子,即使有信徒,群众运动的根基说到底还是由普通人构成的。而普通人注定不会有野心家领导者们的远大眼光和复杂目的,对于他们来说,他们有必要知道在那片光明天下之下,属于自己的那片小天地和现在相比有什么不同。就像向挨饿者许诺到时候天天吃大鱼大肉,向农民许诺自己的一片天地,向商人许诺轻税不封铺。

必须要有能够预见的、明晰的与他们自身相关的益处,人们才会诚心向群众运动献出自己的力量。虽然不能否认除了未来什么都不要的狂热信徒们的力量,但是他们太少,力量也不足够。将普通人化做狂热信徒同样需要一种明确的、与他们相关的许诺。

也正因此,一味向群众索要奉献和一味强调集体的强盛是不能长久地获取支持的。把参与群众运动和群众运动的回报看做一场交易的话,除了精神上的满足,还需要物质上的鼓励。越是长期越是不激进、不破坏的群众就更是如此。

要么你给予他们破坏、作恶与掠夺的自由,要么你就要给予他们掠夺到的战利品。

我们得到的美好承诺已经够多了,但是现实还是一片杂乱不堪。纵使有进步与美好,但它还是不能与先前许下的诺言相抵相当。这大概就是我们今天再难相信并听从那些美妙图景以及奉献的号召的原因。

Helltaker 漠伦个人汉化版 这世界上有两个我,一个在网上一个在网下 Apr 5, 2018
View Comments
There are currently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