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课的期末作业,等到老师讲评后可以发出来了。虽然除了“写得特别长”以外也就没有其他的评语了。

也不知道凭什么,就是对这个开头有着一种莫名地满意。但是后面篇幅写出来的效果几乎到了完全配不上这个开头的基调的程度。因为时间紧迫赶在上课前十分钟成功收尾,也就落了现在这样的遗憾局面。许多能够发挥的地方都没有写出,写出的地方又不够精彩,也没有展开。总之,还算是一部遗憾的作品。

但最后我还是决定不加修改保持原样地把它发出来。毕竟这是时隔许久之后,至少在篇幅意义上,我真正完成的一部小说。不是残品,也不是片段,更不是废稿。而是一部完整的作品。它的瑕疵,也就是此时的我的弱小。


【一】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半空中了。
恍惚间空间变得浓稠不清,瞬间的光景被无限拉长,声音消失在扭曲的缝隙中。我看见高楼被弯了腰,仿佛嘲笑我笑岔了气。天空张开把张开的双臂弯曲,想与我拥抱,而我却不由自主地躲开,向远离它的大地落下。我的手臂被甩开,伸得老长,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我翻了个身,另一只手也随即指向天空,黑乎乎的地面在发颤,如同大笑时脸上颤抖的肌肉。天空在嘲笑我,大地也在嘲笑我,而我却还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重力将我拉回大地,狠狠地拉了一把。一阵猛烈的冲击穿透我的身体,在骨骼间回响。视野就像突然被切断信号的老电视,所见的画面瞬间扭曲,变成一片白茫茫的雪花。强大的反作用力将我弹起,大地在戏弄我。我升高了一些,接着又落下,砸在地面上,接着便开始滚动。我的手臂摊直,又被卷起,摊直,又被卷起。最后,我摆成个大字,被牢牢束缚在地面上,动弹不得。眼前的世界分裂成多个,重影相互混杂着,搅动着,含混的空间仍未恢复原状,那光景微亮,泛白,带点淡淡的蓝色,啊啊,那是天空啊。
一道黑影闯入这混杂的光影,如同滴入清水中的墨水,迅速散开,占据了我所能看见的一切。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巨大的力量,从我的身上掠过,只有一瞬间,一瞬间。我的身子被黑影带着,翻了个个,又翻了个个。沉闷的疼痛迅速地在我的身躯里弥漫,我想喊叫,但是却发不出声,有谁扼住了我的咽喉。光影开始旋转,本已慢慢舒展开的空间再度被搅动,愈发浓稠,愈发浓稠,只剩下黯淡的白色,那白色里包含着世间的一切。
我的头偏向一边,失去了最后一丝力气。我看见红色在闪动,一亮一灭,一亮一灭,接着它消失了,微弱的绿色蹦了出来。那绿色慢慢洇开,在浓稠的白色间占据着自己一片天地。疼痛侵蚀到脖颈了,侵蚀到面庞上了,我就要被带走了。
我感到大地在颤抖,它是在笑呢,还是在哭呢。疼痛爬上我的鼻尖,我的眼睑,我的额头,在我的头顶停下了脚步,将我最后一丝意识啃食殆尽。黑暗由外侧向中央慢慢滋长,我就这么被拖进无边的黑暗。

【2】
我没有杀人……
他坐在驾驶座上,失神般地注视着前方。车库门已经落下,黑暗迅速包围了他。车已经熄火,发动机已经安静,空调也不再喧闹,他只听见自己的呼吸,慢不下来,呼、吸、呼、吸、呼、吸、呼、吸……
我没有杀人……我只是太累了……
他感到他的手正在颤抖,从手指到手掌,抖动像是病毒一般不断向上攀爬,钻进他的胸膛,钻进他的躯干。他的身子都颤抖起来,眼前的世界开始摇晃。他痛苦地闭上眼睛,脸上的皮肤惊恐地挤作一团。他的双手紧紧抓着裤子,几乎要把它扯破,颤抖的双手把双腿也带动起来,病毒侵满全身了。他弯了腰,缩起身子,额头压在方向盘上,努力着把那颤抖禁锢在身躯之内。可是他失败了,他放弃一般地重新靠到椅背上,大口着喘着粗气。
我没有杀人……他只是……
突然间,病毒不再躁动了,他的身子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似乎连呼吸也停下了。寂静的黑暗趁机来骚动他的皮肤了。他大睁着眼睛,不敢动弹,不能动弹。
接着,一阵力量拉了他一把。
就像急刹车时惯性把人往前抛一样,他的身子猛地一起,用力往前弯,然后再被甩回去,重重砸在座椅之上。他大叫起来,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明明眼前全都是黑暗,它们却开始绞在一起,混作一团。他从座椅上弹起,就如同开过减速带时大的颠簸一样。不对,减速带没有那么高,没有那么宽。他全身都开始发麻,已经辨别不出来现在到底是睁着眼还是闭着眼了。迷蒙间他仿佛看见一丝光亮,一段残影。他看见一个人,好像是一个少年,等到他看见时少年已经站在他车前了。残影颤抖着,一下子变得好大好大,他看见的全是那个人的脸。那的确是个少年。他看见他惊恐的面庞,眼睛睁得老大,嘴唇就快要被高举的眉毛拉开。接着他飞了起来,向车的前方飞去。剪影又颤抖着变小,他看见少年的手,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他还在跟着少年。飞得够远了,少年要降落了。一瞬间剪影变得扭曲。少年消失了,然后是——
他的身子又从座位上弹起,被震荡起来的,被下方而来的力量激起来的。他的车子抬起,落下,抬起,落下,然后,就全力狂奔。
不对……不对……我……我没有……
他大叫起来,两只手臂夹着自己的头颅,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只是那声音出了口,溶进黑暗里,就消失了,不见了。或许他根本就没有叫。
他只是轻轻弹起……我没有杀……
他用力地收回双手,用力拍打着车窗。一直往下拍,拍到车门上,再摸索着,终于找到门把手了。他的手开始发抖,他用力拉扯着把手,可车门还是丝毫不动。他开始撞向车门,一边拉扯着把手,一边撞着车门。用肩膀顶着,挤着,拉着把手。
车门终于开了,失去依靠的他一下子摔了下去。水泥地的触感冰冷又刺人。他感到肩膀上传来一阵刺痛,但现在也无关紧要。他从身子下面抽出双手,用力拍打着地面,总算把自己撑起来。他用手掌向前爬着,可突然又前进不了了。他喘着粗气,回过头去,看见双脚被卡在车门边出不来了。他使劲去控制着双腿,双腿猛烈抖动着,直到脚也开始动起来。踹一下,再踹一下,总算出来了。先是右脚,再是左脚。总算出来了。他撑起双手,再撑起膝盖,四肢并用着爬行着,门在前面一点,就在前面一点了。趋之若鹜
他只是轻轻弹起……我没有杀人……
我没有杀人……
好冷。明明车库门已经关上了,明明没有风,他却觉得这里寒冷刺骨。

【叁】
“新城那边的十字路口出车祸了。”
“被撞了还被碾了一下,血迹就在马路最中央那里。”
“那个肇事司机跑了!被撞的人躺在路中央十几分钟都没有人救!”

“据市交警队的消息,今天早晨,在我市新城区丰庆路与国和路交叉路口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肇事车辆撞倒一名学生并碾压后逃逸。由于视频质量不佳,加上肇事车辆没有悬挂号牌,暂时无法确定确切的肇事车辆。目前交警正全力调查肇事车辆的去向,同时希望广大市民即时向我们报告可疑车辆的线索。”

【Four】
当我到医院时,他刚被护士从手术室里推出来,转到监护病房。他还活着。
听到这个消息时,我的双腿便失去力量,瘫到地上,眼泪就跟着掉下来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一旁的医生把我扶了起来,接着向我介绍情况。虽然遭受了一次撞击和一次碾压,但是身子却奇迹般地没有受到毁灭性的伤害。器官有受损但也不致命,如果一切正常,很快就可以转入普通病房了。
我赶忙去帮他办入院的手续,所幸的是有他家的钥匙,才能够去拿来证件和钱,先前留下来的保险赔偿金应该还是足够他的治疗和住院的费用的。
一边刷着卡,恍惚间又回到一年之前,那时候也是由我来帮他刷卡缴费的。只是那时候,需要救治的人不是他,而是他的爸妈。我想起了去年的他恍惚着坐在手术室门前的样子,想起他在靠到我肩上的一瞬间便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号啕,我想起和他一起张罗之后的白事,种种习俗,条条框框。
可现在,只剩我一个人了。
我回到监护病房外,透过门上的小窗户看过去,他正在机器导管的掩映中安睡,稳定的滴滴声代表着他的心脏还在跳动,我甚至能看见他的身体的缓缓起伏。现在只有我能陪在他身边了。
我抹去眼角快要溢出的泪水,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让自己呼吸的节奏和他身子的起伏一样,和里面机器发出的滴滴声一样。呼,吸,呼,吸。我的呼吸变得平缓的绵长,身子也不再颤抖。我一定要挺住,要等到他醒过来,等到他恢复好。
等到肇事司机被抓住。
我听见急促地脚步声与说话声传来,转过头去,提着摄像机、拿着麦克风的记者,拿着手机、录音笔的记者正朝这边走过来。苦难发生时无人问津,苦难发生后趋之若鹜。好讽刺啊。我转正身子,抖了抖肩膀,调整内心的情绪,准备适当的语调。这回不需要你们的叨扰了,谢谢。
“不好意思,现在我们不想接受采访。”

【五】
当我睁开眼睛时,眼前是一片纯白。被阳光点亮的耀眼的白,和没被阳光照到的纯净的白。它们都好好地呆在各自的领地里,没有搅拌在一起,我还活着。
我试图挪动我的手脚,但是我的意志只是在四肢的末端激起一阵瘙痒的触感。再来一次时,它们能够开始微微地晃动了。接着我便试图操控我的脖子,想让我的头微微抬起来,慢慢地,带着疼痛和沉重的坠落感,我总算抬起了自己的头,我看见了洁白的被子,右手正打着针水,脸上的氧气面罩还没摘下,带着些微臭味。墙上挂着电视。我的感觉渐渐都找回来了。我感到被子正压在我身上,衣服带来的略微发硬的触感,有什么东西贴在我的胸口,机器的滴滴声在病房里回响——那大概就是我生命的证明。电视没有声音,只是沉默着演绎着画面。我放下抬起的头,重新陷入枕头的柔软怀抱。感受着一秒一秒的时间流动,我都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是此刻的时间仍和以往一样。
我开始回忆我所能记得的最后的记忆,马路的中间,白色的车子,直接冲来……然后,我就被……
疼痛从大脑深处传来,阻止我再回忆下去。我用力地咬了咬牙,但却一点力道都没有,上排牙齿和下排牙齿只是轻轻地碰了下。我放弃般地出了口气 ,温热的气息从我的喉咙冒出,再进入口腔,接着传入空气里,发出着无力的声音。
传来开门的声音,我微微偏过头去,看见她正伫立在门边。她的面庞憔悴了许多,黑眼圈重得如墨。她手里捏着饭盒,嘴巴大大地张着,颤抖着嘴唇拼不出一个字。我努力地提起嘴角——也不知提了多少。喉咙尽全力抽动着,终于发出一个含糊的音:“哟。”
泪水从她眼中涌出,她终于发出了声音,已经沙哑了,黯淡了。她三步,两步,抛下饭盒,冲到我的面前,大声号啕。她掀开被子,抓起我那还没有力气的手,摩挲着。她的嘴巴一会咧开笑,一会大张着哭。呜呜咽咽着,我终于听清了她的话:
“你终于醒了……”
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几名医生和护士挤了进来。他们和对视了一眼,也放心地笑了,接着便走了过来。护士扶起仍在哭泣的她,把她带到一边的椅子上休息。医生一边看着仪器上的指数,一边检查着我的身体。
我感觉活力逐渐回来了,生命的力量正在苏醒,从心脏出发,随着血液扩散到身子的各处角落。看到医生脸上的笑容,我更加确信这一点。
我的目光在这个病房里游离着,她正笑着看着我,护士正配合着医生操作着仪器。一切都在复苏,重新寻回活力。我的目光落在电视上,那似乎是一个电视节目,主持人的身姿消失。取代的是一个近乎黑白的画面。
一个人正在走过马路,突然一辆车闯进了画面,和那个人的身姿交叠到一起——
紧接着,仿佛一辆无形的火车迎面撞来,疼痛在我身子中爆发。
我大声地叫起来。
仪器发出了警告的蜂鸣声,宣告着我的生命。我的身子剧烈的颤抖着,视野里的纯白开始变得含糊,然后开始旋转。它们搅在一起了。
紧接着一切声音都消失了,我感到一股力量从我肚子那略过,从侧边,到中心,到肚脐,到另一边,那股力量碾过去了。
我感到我的身子开始下沉,臀部顶着床垫,双腿抬起,弯曲,腰也挺起,肩膀离开的床垫,头颅离开的枕头,如同碾压过吸管时两头翘起来一样,我的身子的两端也翘起来了。有东西碾过去了。那些感觉全部回来了,冲击穿透我的身体,疼痛在骨骼间回响,视野的画面被切断,变成了白色的雪花,搅在一起,分不清一粒一粒。
我被重新卷入了那片黑暗。

【6】
已经过去多少天了呢。
他朝黑暗的虚空深处了手,那边自然什么都没有。尽管现在还是大白天,但是房间的窗帘被拉得死死的,恨不得把它缝起来一般,没有一点光透过来。
已经过去多少天了呢。他慢慢地从床上爬起,呆坐着,再慢慢把双腿挪向床边,等到双脚落地时,不知道踢到了什么东西的包装袋,好像还有个泡面盒子。黑暗浸泡在泡面的油味与刺鼻的味精味中,最后连黑暗都带着味精味。撑着身子的双手向后慢慢退去时,摸到了一个方形的带着点厚度的东西,和更厚一些带着一个很大的凹槽的方块。用力一推,便把它们甩到床边,接着就听到什么掉到地上的声音,一声,再一声。
他无心去理到底是什么掉下去了。只是在试图唤醒沉重的脑袋,想着自己从家里逃出来到这里已经过了多少天了。不知道女儿有没有打电话过来过——手机呢……他晃动着沉重的脑袋,想去找自己的手机,手在床上胡乱摸了几下,没有找到。
那个人……到底还活着吗。他不知道。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为什么要来这里。只是记得,不能从这里出去,不想从这里出去。身子突然一阵痉挛,他弯下腰,蜷起自己的身子,这几天每一天都会有这种情况,毫无来由地颤抖、恶心、难受。他只能一次次像这样蜷起身子,颤抖着喘着气,等到这感觉消退。他说不清这是种什么感觉,说不清是什么症状,只是很痛苦,又好像经历过这种感觉。
痉挛终于闹腾完,慢慢退去。他轻轻直起身子,感受着自己的呼吸。他隐约记起好像房间里还放着台小电视,便慢慢起身,摸索着往前走去。这是椅子,这是桌子,再往前一点,他总算摸到小电视的塑料边框。慢慢往下探去就能找到开关。他的手指在那块小小的凸起上停留了好一会,终于还是按了下去。
屏幕被点亮,他一下被照得闭上了眼睛。这电视什么时候还能变得这么亮的。他慢慢适应了这光亮,虽然睁开眼睛时还是觉得有点刺眼,但已经能够承受了。电视的声音被调的很小,不过这样更好。他从桌上找到遥控器,慢慢挪回床边。
电视里的小人蠕动着,他费了好大力气才能看清上面的内容。他不断切着台,直到来到本地的电视台。
已经是放新闻的时段了,主持人的嘴巴微微动着,听不清说的什么。紧接着画面切换,来到了一个近乎黑白的地方,那是一个马路的十字路口。有一个小点正慢慢移动着。
紧接着,一个方形的点出现在画面里,快速地移动着,和那个小点融合到了一起,停了下来——
他的身子猛烈抖动起来,仿佛一瞬间地球停止了转动,他被惯性甩了一把一样,一股冲击力把自己往前推,然后又被顶了回来。
紧接着,地球又转动起来了,他鼓起了胸膛,肩膀像是要并到一起一般用力往后缩,背部像是被人推着一样往前顶。然后,便是碾过去的触感。
从前面开始抬起,然后传导到自己身下的地方,再从身下划过去。他的身子缩起,又向上张开。
他大叫起来。

【柒】
……电视台 发布了视频《司机驾车撞人碾压后逃逸 受害者倒地十分钟无人施救》。

《司机驾车撞人碾压后逃逸 受害者倒地十分钟无人施救》
点击量:12

《司机驾车撞人碾压后逃逸 受害者倒地十分钟无人施救》
点击量:138

《司机驾车撞人碾压后逃逸 受害者倒地十分钟无人施救》
点击量:376

“那个被撞的人,他的父母也是被撞死的诶。”
“全家人都遭了车祸……”
“现在是他的女朋友在照顾他吧。这么痴心简直是真爱啊。”
“……那个女的……保险金……救……男朋友……”
“我看了那个视频了,好惨!被撞了以后都飞起来了!还被碾了过去!还有没有人性……”

“……这段时间人们一直关注的我市发生的交通撞人逃逸案,虽然肇事司机还未落网,但被撞的那位青年在今天终于苏醒过来,但是只是短暂一会,他便突然失去意识,生理指数也直线下降。现在他的情况仍不稳定……”

【Eight】
他终于安静下来,陷入了沉睡。
从中午到晚上,医生对他的抢救几乎没有停过。他的身子不断颤抖着,仪器上的数值猛地窜得老高,然后再瞬间跌入谷底。历经这么多天我终于能再次听到他的声音时,却全是这样痛苦的惨叫。哪怕只是稍稍安静下来,不出一会痛苦又会重新席卷他。医生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许是他回忆起了车祸的瞬间,也可能是其他的原因。现在全不清楚。他近乎没有停歇地颤抖着,痉挛着,陷入昏迷,然后重新开始大叫。如此反复,没有停歇。
我陷在椅子里失神般地看着他,此刻他能安睡,可是却不知道能睡多久。或许下一秒那痛苦又会重新袭来,也或许不会再有痛苦。但是正是只有“或许”可言才让人害怕,更或许,他——
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友人发来短信。我强打起精神,点开了那条信息。
“他被撞的视频被上传到网上了。”
他的身子又开始颤抖起来。钢架床发出了尖叫。

【九】
重锤一次次落在我身上,轮子一遍遍碾过。我失去了叫喊的力气,几乎没有停歇着,一次又一次的袭来。甚至是同时袭来,重锤、轮子、重锤、轮子、重锤重锤重锤轮子轮子轮子……我几乎没有力气再去思考,连操纵四肢的欲望都无法传达。
心脏费力的一次次泵出血液,越来越难,越来越慢。我的眼睛几乎睁不开了,眼前的世界黑白交错,浓稠而沉重地搅在一起,然后全部灌到我的眼睛里。耳朵里回响着混乱的杂音,心脏的跳动,重击的闷响,疼痛的回响。有谁在叫,有谁在喊,有人在哭泣,有人在呼唤。
可是我没办法回应这些声音,我连操纵自己的喉咙都做不到了,连让它轻轻隆起都做不到了。将死之人只剩下死亡在自己身上的一次次鞭笞可言了,好痛苦,却还没结束。
我正一次次经历死亡。
然后再度大声嘶喊。

【10】
他蜷缩在床上,身子不住地颤抖。
是惩罚吗,是恶果吧。他用力拼凑着词句,他一次次地被惯性朝前甩出,再重新摔回座位上,再为碾压带来的颠簸感而震动。一遍一遍,永不停息。
电视躺在地上,玻璃碎了一地。房间再次陷入了黑暗与死寂,但又一次次被他的哀嚎所划破,如同激起涟漪,一层一层划破水面平静之后再度归为平静。黑暗包裹着他,从那天开始便如影随形。压着他,让他无处可逃。
他的脑海里一次次浮现着那个画面,白色的方块和小点融合的样子,白色的方块停下的样子,白色的方块抬起又落下的样子,白色的方块消失的样子。被播出来了,被放出来了,被人看到了。……竟然,一次次地让我再去杀人。
他轻轻放松身子,慢慢坐起来。那一天,省一台,那是一条新闻,他们让他再一次撞过去。
所以他的身子再一次被弹起,被震动。因为停了下来惯性操纵着自己,因为压过去的时候车子的摆动摇晃着自己。
黑暗中的他大睁着眼睛,仿佛在黑暗的尽头,在黑暗的彼端看见了自己正碾过去。
大家都在看电视,被人播放着,被人重现着。他在另一边一次次撞过去,碾过去。
都是因为……他们要看。他们要看他再做一次。
他哭号起来,再一次朝那个人撞去。

【壹拾壹】
“好可怕!”
“太残忍了!看了今晚要做噩梦了!”
“简直可怕,车子碾过去后根本就没有减速…………”
“……向您分享了一个视频:…………”
“……分享了一个视频:…………”
“……分享了一个视频:…………”
“……分享了一个视频:…………”
“……分享了一个视频:…………”
“……分享了一个视频:…………”

《司机驾车撞人碾压后逃逸 受害者倒地十分钟无人施救》
点击量:528122

《司机驾车撞人碾压后逃逸 受害者倒地十分钟无人施救》
点击量:549109

《司机驾车撞人碾压后逃逸 受害者倒地十分钟无人施救》
点击量:587707

…………

【twelve】
电视台拒绝删除视频。
我瘫坐在他的病床旁边,无力地握着手机。
已经来不及了,视频被转载到许多地方了。除了电视台,还有其他电视台,还有其他人,都转载了。
现在,某台电视上,某台电脑上,他正一次次被撞倒,被碾过。被撞倒,被碾过。被撞倒,被碾过…………
我转过身,撑着床慢慢支起身子,他的身子还在颤抖着,医生也无能为力了。只能打着针水维持着他存活的基本。缓慢的滴滴声告诉我他的生命只是维持着他的生命。可是这个声音还会响多久,我不知道。
我看着他的面庞,已经枯瘦得要认不出是他来了。他到底经历了多少痛苦呢,连在他身旁的我都已经数不清了。他正经历着一次次死亡,电视上、电脑上,每一分钟都有人在看他,看他被撞,看他被碾压。然后,他就被撞,身子颤抖,被碾压,痛苦侵蚀。
“已经……够了吧。不用再撑下去了吧……”我问道,声音颤抖着几乎发不出来。
“够了……”他的嘴唇微微颤动,如此诉说道。

【十三】
她慢慢帮我把针头抽出,插在里面那么多天,周围的皮肤看上去都肿了。我用另一边自由的手慢慢撕下贴在胸口和脑门上的侦测用的贴片。束缚着我的线全部去掉了。
她帮我掀开被子,我慢慢挪动着双腿,挪到床边,再放下去。躺得太久了感觉两条腿都有点萎缩,不会操控了。她把我的手搭到她的肩上,慢慢撑起我。我们走到窗边,看着窗外的景色。
天色正好,太阳也不烈,天空蓝得令人舒畅。
“走吧。”我说道。
她朝我微笑,我把另一边手也放到她肩上,我们拥抱在一起。紧紧地抱在一起。
我们把身子压在窗台上,头朝外偏。再一点就行了。我们看着对方的眼睛,笑着,朝天空落下。

【14】
车子在路上飞驰着,把抗议的喇叭声抛在身后。
好像很久没有这么爽快的感觉了,他笑着。
他的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身子左右扭动着,他驼下背,又直起身子,向左挺着腰,向右拐着手肘。不过只要再一会就行了,马上就好了。
沿着记忆里的方向,他向右打了方向盘,再往前走一点,就能看见那个地方了。就差一点了,马上就好了。
马上就好了,再也不会有谁死了。那个人再也不会被撞到了。
他看见那个大门了,越过大门那边就是那幢大楼。他笑了起来,右脚慢慢施力。车子越开越快,风从窗户外灌进来,在唱着,在催促着。不能再让那个人被撞了。
大门那里横着一根杆,不过那也只是一根杆子而已。他毫不顾忌,冲了过去。杆子被撞断时发出了痛快的声响,仿佛在鼓励他。对,就是这股劲。就这样冲。
他听见了惊喜的欢呼,大家都在为他喝彩。他笑了起来,对,就是这样,冲啊,冲啊。为了那个人,他不能再死了。我不能再杀人了。
车子冲上了楼梯。就是这股劲。玻璃破碎了,门框扭曲了,人们惊叫起来,多壮观啊。
一股力量朝他冲来,多温暖的一个拥抱啊。
再也不会有谁死去了。

【壹拾伍】
“省电视台那边出事了!有人开着车直接冲进大院撞进办公大楼!死了好多人!一楼大厅几乎都毁了!”
“医院有人跳楼了!两个人从病房窗口直接往下跳,其中一个还穿着病员的衣服!”
“那个司机自杀了!撞人的那个司机找到了!他自杀了!”

《司机驾车撞人碾压后逃逸 受害者倒地十分钟无人施救》
点击量:990012

《司机驾车撞人碾压后逃逸 受害者倒地十分钟无人施救》
点击量:992788

《司机驾车撞人碾压后逃逸 受害者倒地十分钟无人施救》
点击量:997812

…………

【Sixteen】
再也没有痛苦了。
再也没有痛苦了。

我感到全身轻飘飘的,在耀眼的光芒中他正向我招手,伸出手来等待着我的手。我把手慢慢抬起,向他伸过去。那距离一点也不远,触手可及。我的手轻轻放在他的手上,他的手掌轻轻往下动了动,仿佛接下一根羽毛。我们紧握着双手,朝天空的另一边,朝那团光芒飞去。我们的身子轻飘飘的,在空中自由地飞舞着。
那光芒将我们包围,我感到全身一阵温暖,温暖得仿佛能将一切消融,熔化。我看着他,他看着我,我们相视而笑,接着拉近距离,紧紧抱在一起,在这光芒中旋转,升华。

再也没有痛苦了。
再也没有死亡了。

【XVII】
“今天下午,一名男子驾车冲进省电视台,直接撞向办公大楼一楼大厅,造成五人死亡,十三人受伤。肇事男子当场死亡。经警方确认,该男子即为一个月前发生于我市丰庆路的驾车撞人逃逸事件的肇事司机。目前该男子的作案动机仍在调查中……”

“今天下午,一名男子与一名女子一同从省医院病房窗口跳下自杀,当场身亡。其中男子为一个月前发生于我市丰庆路的驾车撞人逃逸事件的受害人,女子为其女友。目前自杀的原因还在调查中……”

《司机驾车撞人碾压后逃逸 受害者倒地十分钟无人施救》
点击量:1093812

《司机驾车撞人碾压后逃逸 受害者倒地十分钟无人施救》
点击量:1096077

《司机驾车撞人碾压后逃逸 受害者倒地十分钟无人施救》
点击量:1103133

…………

【歌词翻译】名前 构筑异世界的通用法则(后记) 杉本博司:为时光定焦
View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