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图:賢者の弟子を名乗る賢者 | 藤原 #pixiv https://www.pixiv.net/i/56838246

【目录】

序言
《八男?别闹了!》
《自称贤者弟子的贤者》
《阿尔伯特家的大小姐努力朝着没落进发》
《Nostalgia World Online》
《依赖药水活下去》
《天启的异世界转生谭》
《解体技能后开挂新娘增加了~概念交叉的构筑~》
《异世界狂想曲》
《迷宫的魔王最虚弱》
《关于我的房间成为了地下城的休息点的事情》
结语


序言

从最纯粹的字面意义来理解,“异世界”是一个相当开阔复杂的文学“地域”,一个无人出身的故乡,因为它除了表达这是一个与地球世界不同的世界外便全无限定,却仍令创作者与读者们心驰神往。它的流行英文翻译“Parallel World”指出了这个词语所指涉的是一个与地球世界平行存在的地域,但也仅此而已。不过这并不代表在大众观念中的异世界并没有一个常见的形态,在当下——若要划定时间界限则约在 2010 年后——异世界在轻小说领域通常表达为一个以欧洲中世纪社会为基底,引入魔法、幻想生物等超现实体系与存在的世界。在此基础上,创作者们开拓出了各式各样的异世界,与发生于其间的不同传奇冒险、琐碎日常。

什么是异世界易于理解,如何表达异世界却难以发觉。纯粹的平行世界是异世界,神明创造的盆景世界也是异世界,网游世界也是异世界,AVG 游戏世界也是异世界。除此之外,融入 VR 与 AI 技术的 MMORPG 与真正的异世界之间的界限也正日益模糊,几乎仅剩些许关键性区别加以区分。在创作者们相继参与到这一题材作品的创作过程中,逐渐形成了一些通用的题材,丰富了异世界轻小说的故事形态。

本文期望通过选取作品、予以解说的方式,介绍当下异世界轻小说中较流行或较特别的,对异世界的不同的构建与发挥方式。故而,本文所罗列的作品并非全然按照作品整体的优秀程度来选取,而是依照作品核心设定的不同来挑选。换言之,它关注的是作品对相关核心设定——或说是“母题”——的改造与发挥,从而能够在十部作品的限制内尽量多地介绍当下的异世界轻小说——尤以 Web 轻小说为主——对异世界的阐释及演绎的方式。因此本文对作品所附的介绍与解说将更多关注于作品在核心设定及其相关议题的发挥,而非小说本身的写作或叙事水平高低——尽管它们对作品世界观的展现同样重要,同时也是能否吸引读者的真正关键所在。

本文所涉作品的选取范围是笔者为撰写“异世界观察”系列文章而阅读或涉猎的轻小说作品,截止本文写作时记录数量约为 110 部。为使选用的作品能尽可能具有代表性而不至泛滥,将列为主条目的作品数量限定在十部,其它采用同题材或类似题材的作品,则在具体的解说中间或提及。尽管笔者已尽力探索甄别,但受笔者精力、眼界与个人喜好所影响,一些名声在外的作品,或是在题材选取与写作视角更具特色的作品仍可能并未被发现,而未收入参考,选入本文自然更是无从谈起。因此读者诸君若觉得有比文中更优秀、更具特色的作品未被罗列其中,还请毋见怪,并另请不吝赐教。

本文的目的依旧如《构筑异世界的通用法则》中那般,“为作品分析或是创作实践提供参考与讨论的基础”,这也是本文更关注题材选取与阐释演绎的原因。这些目的会体现在解说的相关讨论中,有些讨论可能在作品内并无多少体现,或是需要抽象总结之后才可察觉,但希望它们能够为读者或是创作者提供一个新的视野。读者诸君既可沿文中思路去感受追索,也可将其抛在脑后,为享受故事而去阅读。

除将近似题材的作品排列在一起外,本文的作品排序不存在明确的先后顺序,不表达作品推荐程度高低。作品所使用的中文译名为网络上的流行译名,其中一些可能与台版译名相左。除中文名外,还附上作品日文原名与作者名供感兴趣的读者取用。所有作品在中文网络社区中皆有译介,还请自行搜索。

本文会使用一些异世界轻小说内常见或独有的概念,相关陈述与解释可参见《构筑异世界的通用法则》。

《八男?别闹了!》
《八男?别闹了!》小说第七卷插图

《八男?别闹了!》

原名《八男って、それはないでしょう!》,作者:Y.A

刊行情况:Web 版正传已完结,文库本续写新剧情中;汉化 Web 版正传已完结

既然异世界的社会结构通常以“王家—贵族—平民”结构构建,那么主角转生到贵族家庭的作品的出现便也在意料之中。在这种社会结构下,贵族家庭能带来许多行动上的便利,如能够接受稳定的教育,在长大后也能自然引出学园篇剧情;贵族之间的联姻、婚约是为主人公牵线妻妾的重要方式;凭借贵族的权力与财力,主人公也能够尽情开展他所钟情的事业,《甜点·转生》《骑士 & 魔法》《异世界药局》皆属此类。

在这些主人公以贵族子弟身份转身至异世界的作品中,有着像《转生贵族的异世界冒险录》那样将贵族身份作为主人公发迹之路的点缀的作品,也有着像本作这般,更多着墨于贵族领地的开发、贵族社会内的周旋的作品。主人公温德林的发迹的历程说是裹挟于大人们的谋略算计之中并不为过,尽管他也努力在此间周旋,但仍不可避免地要去面对本家的哥哥的敌意,并逼迫对方最终失控,以换取口实推动贵族家世的更迭,为土地开发铺平道路。在这样的贵族故事中,婚姻虽总表现出美女成群的后宫的美好结局,但是个中当事双方其实并无选择的事实仍无可避免,取而代之的是接受这一事实后为家族进行尽力,为自己、未来的孩子以及本家着想的团结思想。这种婚姻家庭模式可堪称此类世界观下的典范,与女性主角的作品视角的类似话题做对比时,也能发现有趣的不同。

与温德林有类似遭遇的还有《异世界转生骚动记》的巴尔德,同样是被国王呼来唤去,为国王要将公主下嫁给她的一己之私而不断磨砺自身。《理想的小白脸生活》中的善治郎作为女王的丈夫相较而言立场上会有余裕得多,但未曾涉政的他要与老谋深算的贵族们周旋也并非易事。《为了扭转没落命运,迈向锻冶工匠之路》里虽然同样有对领地开发的故事,但由于主人公与国家的实力对比已然崩溃,加之角色性格的脱线,称其行动为领地治理恐怕难以令人信服。

不过整体而言,来自日本的转生转移者们在异世界仍多抱持着避世态度——或者说是嫌麻烦,故而拒绝接受贵族头衔的主人公大有人在。对于那些少数接受贵族头衔的角色,则多是为能够以恰当身份迎娶出身贵族的意中人的需要。在女性转生 AVG 游戏世界的作品中,雀跃于废弃婚约甚至是失去贵族身份的主人公同样不在少数,《大小姐渴望悠闲地生活》的罗尼亚在婚约遭到废弃、剧本故事结束后便立即移居至边境城市开始谁也不知道的生活,《恶役千金流放后》的伊丽莎白同样欢欣接受自己被流放至边境教会的结局,《萝丝小姐想要成为平民》中萝丝也同样在全力拒绝着周围人想要帮自己洗清“冤屈”的期望。尽管其中也包含了已经知晓既定未来的因素在,但政治联姻以及指定婚姻着实不受穿越者欢迎也确是事实。

自称贤者弟子的贤者 / 藤原 pixiv.net/i/68499618

《自称贤者弟子的贤者》

原名《賢者の弟子を名乗る賢者》,作者:りゅうせんひろつぐ

刊行情况:Web 版连载中,文库本陆续出版中;汉化已跟进至 Web 版最新进度

核心设定:转移至网游世界,获得游戏角色的外观与肉体

转移到网游世界是一个非常便利的异世界构架方式,因为它轻易就能解释很多问题。主角的强大来自于他在现实中的拼命投入;忠心耿耿的部下皆历经自己长期培育,在获得了自我意识更自是心怀感激地继续追随;大量作弊道具与莫大财富来自于他此前的积攒;状态栏、道具箱、技能列表、系统菜单都是继承自游戏里的类似存在。另一方面,网游中赋予玩家选择的虚拟社会角色,也能够很容易携带到穿越后的现实的社会角色中,这也为利用地球世界知识改变异世界塑造更为自然的动机。

从游戏走到现实不仅是五感更加真切,还意味着人能力的坍缩——他们失去了能够无限次重来的生命,不再能通过反复试错面对眼前的困难。在游戏中被精心策划好的数值平衡也将开始按照它们各自的生命规律与意愿肆意滋长,力量对比在不经意间可能就被扭转。因此不难理解为何穿越到游戏世界里的玩家一开始总会过分谨慎,这份谨慎也常常让他们更加积极地运用身后培养起的强大力量,做出一些超人想象的事,《OverLord》与《最强公会长一周建国记》中依靠公会力量建立国家便是如此。《重来吧、魔王大人!》尽管不是建立国家,但是在生产水平落后的异世界大量引入使用现代科技的设施这一点上,同样也是在构建独立的势力与力量。

本作在力量对比方面安排更显更显均衡,原玩家们在各自阵营与岗位上的推进与开发也更加稳健。玩家在被投入到这个异世界时所持有的收费项目都将被剥夺这一点反倒成了罕见——毕竟氪金道具被认为是主角实力的一部分,这一点在其它游戏穿越作品中基本等同于定式了。或许是因为主角为女性角色,相比起其它网游世界的险峻环境,本作显得更加温和。尽管战争威胁依旧存在,但仍然的感受到在这数十年间两种不同文化的交融与进步。这其中另一部分原因则在于本作并非只有主角穿越到游戏世界,还有着大批其他玩家同样来到此地,从而有了能够携手合作的机会,而不必步步为营拒绝相信他人。心态的开放也扩大了故事的范围与能够目睹的风景,使得本作的故事形态显得更加丰富。

另一种将网游与异世界结合为一的方式则是将异世界投影为一款网游,邀请地球世界中的玩家参与其中,在反复的试错与发展中寻求突破危机与困境的方式。《运用开挂魔术扭转命运》与《野生的最终 Boss 出现了》即属此类,它们都运用了游戏能够反复重来这一关键性区别,待到主人公在游戏中有所突破时,再将其带到真正的异世界中。

《阿尔伯特家的大小姐努力朝着没落进发》小说第一卷封面

《阿尔伯特家的大小姐努力朝着没落进发》

原名《アルバート家の令嬢は没落をご所望です》,作者:さき

刊行情况:Web 版正传已完结,后传不定期连载中;Web 版正传汉化已完结,后传阶段性汉化完成

核心设定:主角转生到乙女游戏世界,成为其中带有没落未来的反派角色

转生到 AVG 游戏世界并不是新鲜桥段,不过近来这类转生作品开始尝试一些新的改变:故事主角(小说作品的主角,转生者)不再是游戏中的剧本主角(游戏剧本真正的主角),而是反派角色,并且通常都带有着没落乃至死亡的结局。这一故事结构可以简称作“恶役千金”或“没落未来”——也是日后将要另文讨论的选题之一。

这个变化可谓精妙,它直接为转生者构建起了几对矛盾:与剧本主角的矛盾,与剧本走向的矛盾,与自身没落、乃至死亡的未来的矛盾。这些矛盾赋予了故事主角不可摈弃的行动动机,也能够在其行动的过程中不断引入剧本故事的走向作为障碍,增强冲突与戏剧感。此外,故事主角成为了剧本配角,而剧本主角则成为了故事配角,二对主配角的错位互文能够为故事带来相当有趣的交互。同时,作为对剧本矛盾的外化,将“剧本的强制力”这样的设计引入到作品中,也能够很方便地引发矛盾、制造障碍,而不会显得过于机械降神或是都合主义。

究其本质,“恶役千金”的故事构架实质上是一个从“反童话”到“再童话”的创作过程。它利用了作为剧本的模板式乙女游戏——或说是童话——在人物设计方面存在的特征,即过于强烈且无端的情感动机与功能性的人物性格设计。这一特征对童话故事的塑造与推进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以至于将这个角色的性格本质替换掉后,整个剧本基调就会迈向崩溃,成为另外一副完全不同的模样。在这一过程中,无论故事主角是为了避免没落结局还是为实现没落结局而奋斗,都会将“将剧本女主角与剧本男主角成功撮合到一起”作为目标去奋斗,其结果不外乎“为他人谋求幸福的‘恶’何以为恶,何以没落”的皆大欢喜结局,从而构建起另一个童话。

《阿尔伯特》是采用此类题材创作的作品中表现得扎实细腻的一部,主角玛丽并非选择避开自己将发配至边境的没落的结局,而是要刻意去实现它,此间既有其个人性格的因素,也包含着基于游戏剧情的现实考量。以无法被拉直的纵卷发为代表,“剧本强制力”这一概念被生动地引入到故事中,同玛丽与剧本女主角的关系日趋友好的这一“脱离剧本”的现实形成对比,既能够形成幽默场面,也便于布置角色们的纷乱思绪,将各式情愫与心结慢慢展现出来。同时,“既定剧本走向”也作为日常剧情笑料的起源,或是作为主角思绪的引子而被使用。本作对“既定剧本走向”与“剧本强制力”两个设计的利用并不胜在丰富,而是将其融入到“小说现实”中展开更加细致地发掘,这一点在第二部的后半部分有着不错的发挥。

同样采用转生到 AVG 游戏世界的其它作品中,主角为男性的《不知我的死亡 Flag 将于何处停止》充分利用了游戏剧本与“小说现实”的交错,使得剧情得以更加跌宕。《作为恶役大小姐就该养魔王》中故事主角和剧本主角双方都是转生者,使得围绕着剧本既定剧情与没落未来的对抗就更加激烈。《恶役大小姐想嫁给庶民》则早早超出了乙女游戏的范畴,开始向奇幻冒险的方向迈进。

主角雨宫爱梨沙的游戏人物爱丽丝的形象,由同人团体“20+1”绘制,出自小说作者 naginagi 推特。

《Nostalgia World Online》

作者:naginagi

刊行情况:Web 版连载中;Web 版汉化已跟进至最新进度

核心设定:VR 网游 + AI NPC

严格来说网游类轻小说并不属于异世界作品,但是二者的区别正日益模糊。在 VR 要素引入网游后,人们对构建另一个世界的 MMORPG 的幻想便开始进一步扩张,以体感为首的五感还原为玩家带来更加真切的生存感,为 NPC 附加上人工智能则带来了更加切实的生活感,从而使 VRMMORPG 成了一款新的游戏门类,甚至还衍生出了 FDVRMMORPG(Full Dive Virtual Reality Multi Member Online Role Playing Game,完全潜入型虚拟现实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语出《Free Life Fantasy Online》)这类宣传概念。在此基础上,《NWO》更进一步提出了“所有 NPC 都是活着的”这一设定,意即他们将会对玩家与其交往的言行态度作出反应,并可能影响到所有游戏内居民与玩家之间的关系,同时活着也意味着他们一旦被杀害,将不会再复活,重新出现在游戏世界中。

这是一个值得留意并关注的变化。这一变化将 VRMMO 从“游戏”更进一步地推向“异世界”,二者在叙事的氛围上边界越来越模糊。同时也向玩家们抛出了两个必须面对的问题:其一,是选择与游戏内的居民“共生”,还是继续我行我素而任由双方关系日趋恶化,最终迎接游戏环境日益险峻而难以继续的结局;其二,能够无限次复活的玩家和只有一次生命的游戏内居民始终存在着生死差异的悖论,任意戕害他们都不会遭受任何实质性、现实性的后果,而自己则可以反复重来。面对这样一种情境,玩家将会作出什么样的选择,是随心所欲,还是维护秩序,这实际上也是对第一个问题的回答。

不妨将这两个问题看作是对游戏的作用与人们对待游戏的观念的探索,这两个问题的回答决定了玩家将如何看待并对待这一力图被打造为“另一个故乡”的世界。这一观念也能投射到异世界穿越轻小说中,当主人公面对被投入到一个异世界中时这一超出想象的现实时,往往只能投身于类似的经验——哪怕它出自虚幻,于是便以玩游戏的心态来对待异世界及其中居民,这种疏远与隔阂会使得主人公始终无法融入到这个世界中,从而埋下冲突与隐患。

这种无实质性后果的特质,也让 VRMMO 的游戏世界,在作为人类观察与试验场的意义上成为一个颇可探究的空间。《NWO》和《FLFO》都选择了较为温和的路径,即平和地实现与游戏内居民的共生来发挥这一设定。随着被称作“异邦人”的玩家不断来到这个世界中,帮助居民们开拓道路,扫除盘踞于人类周边的魔物,在可活动的空间逐渐得到拓展的同时,无法凭借自身力量做到这些的异世界里原生的武装力量又会持什么态度与立场,因为玩家们的活跃而渐渐失去工作的居民们又该如何与玩家取得平衡,都是值得讨论的话题,也是布置剧情的有用冲突。

“女性形象 + 新手网游玩家 = 剑走偏锋的明星玩家”这一角色设计公式在本作收获了又一例证,主角爱丽丝在机缘巧合下开辟出了高机动性、赋予异常状态从而将对手斩首的一击必杀的对人作战方式,可爱的外表与毫不犹豫地枭首屠杀、满足在乎地沾染鲜血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也给游戏中的其他玩家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这样一种反差也为爱丽丝的人物塑造留下的余地,从而塑造出令人耳目一新的人物特质与精神状态。

与《NWO》采用了类似的“五感还原+不可复活的独特 NPC”设计的还有《Genocide Online ~极恶千金的玩游戏日记~》,但是后者却走向完全相反的道路,它展现了当人的恶意自然出现在这样不必承担切实责任的世界里时,将会创造出怎样的破坏与混乱,以及在这种混乱之中,被卷入其中的玩家们又作何选择。在探讨游戏内居民与玩家共生的问题方面,《废柴少女的电脑世界救世纪》将视角投向被赋予了自我意识的游戏内居民,探索居民们所处的游戏世界宣告停服、玩家们全部消失后,他们又该怎样在力量失去平衡的世界里寻得生机。《某大叔的 VRMMO 活动记》同样为 NPC 赋予了 AI 技能,不过由于其实验性更为优先,真正能和玩家产生自由交互的角色并不多,其余的只能依旧维持服务玩家的传统 NPC 形象,在游戏内部的员工揭示板上相互吐槽。

ポーション頼みで生き延びます! / すき pixiv.net/i/63491781

《依赖药水活下去》

又译《异世界卖药续命记》《靠着魔法药水在异世界活下去》,原名《ポーション頼みで生き延びます!》,作者:FUNA

刊行情况:Web 版连载中,文库本陆续出版中;Web 版汉化正在进行中

核心设定:女性主角转生转移

如果要观察或讨论当下这些异世界轻小说,女性主角的作品都不应该被忽视,甚至可能需要单独列出。在男性主角们慵懒得即使转生成草木都无所畏惧的同时,女性转生者们则为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大肆活跃于自己的异世界舞台上。在轻小说作家 FUNA 三部已文库化、漫画化的女性主角异世界轻小说中,《依赖药水活下去》的主角长濑香是将敢想与敢做的平衡把握得比较好的一位,《我不是说了能力要平均值么》的麦露稍不留神就会失控,《为了养老金去异世界存八万金》的光波则中二病尚未完全褪去,香虽然一直为遇不到意中人所苦而在有时候显得不太着调,但凭借前世业已走上工作岗位的人生经历,大部分时候都还能控制好自己。

香同时也是一位少有的对自身想要持有什么样的作弊技能有所规划与概念的主角,这实际上指向的是转生者在得知自己即将转生时是否会对来世有何规划。自然,从婴儿刚降生开始转生和直接获得一具新的肉体转生大不相同,也不是所有转生者都有机会决定自己能够获得什么,但在机会来临时能够对此有所规划,在危机袭来时能够挺身而出,便已值得夸赞。香虽然不愿过多卷入异世界国家的争端中,但在面临战争与灾害时,还是会毫不犹豫地动用自己的力量。

本作 Web 版第十三话,主角香拒绝第一王子突如其来的结婚要求时所做的演讲堪称经典,这段对贵族婚姻的讨论若不是因为本作是女性主角,可能永远也不会出现在此类题材的轻小说中。其中虽然包含了刻意控制话题走向的夸张,但是也能看出来自于两个不同社会的婚恋观念的冲突,以及香在这一时刻的果断与应变能力。香为拒绝王子的婚约而当场划破自己的面庞这一幕堪称近来异世界轻小说中角色塑造极为精彩的一瞬,在漫画版第⑨话中也有着相当精彩的表现。促成这一幕的一层原因是她对贵族婚姻的认知和判断,另一层则是对王子自私的考量与对香个人意志的毫不尊重的抗议,乃至于不惜将王子所期待的她自身的价值给破坏掉(当然,是在有着恢复手段的基础之上),以此来表达抗争。

这也牵扯出了另一个讨论,即在女性主角的作品中的婚恋话题与男性主角中的婚恋话题,是否呈现出两种不同的样貌。在本作中,将“在异世界洒下我们长濑家的种子”作为与家人的告别语的香,一直将寻得一位意中人列为自己云游四方的目的之一,但除了各怀鬼胎的贵族子弟以外,始终难觅一位中意者。《平均值》中的主角一行,也总会将有朝一日寻得梦中情人便在彼方定居作为对未来的规划,主角一行中的珀琳也曾有着“作为给贵族或大商贾的贡品应该有用”的过去。不难看出,这些女性们始终将对配偶的选择权把握在自己手里,并有着自己的一套标准。而反观后宫成群的男性角色们,他们很多时候可能并没有“选择”或“拒绝”来到自己身边的女性的权利,其拒绝的往往是附加在女性身上的政治契约或社会关系的联结——这都是该另文详述的话题了。

如《阿尔伯特》那般,女性主角转生进入游戏世界的作品同样也适用于女性主角在异世界中越来越活跃的描述,虽然其中部分原因在于她们面对着与自己切身相关的或流落街头或香消玉殒的未来,但是在为此而奋斗活跃的过程中,往往也会为自己开辟出新的一段未曾想象过的人生。但是不可忽略的是,这些看似美好的奋斗之下同时还暗藏着异世界的社会逻辑下女性角色所面临的困境。在《恶役大小姐就该养魔王》中,女主角爱琳由于自己的“恶役千金”的身份,在游戏剧本的走向下失去了与王子的婚约,并将被剥夺过去由她主导、与王子联名展开的商业事业。由于使家族失去了莫大利润,爱琳被身为公爵的父亲要求其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内填平亏空,否则就将被逐出家族。《平均值》里阿黛尔的出走,根源在于其生母在意外中身亡后,父亲迎娶了新的妻子,并带来了另一位女儿,使得她在家中的地位日趋恶化。女性角色的跃动往往在背后隐藏着其社会身份所带来的既定未来的困境,这一点经常被掩埋在嬉笑打闹的日常之下。

天啓的異世界転生譚 2 / nyanya pixiv.net/i/44424540

《天启的异世界转生谭》

原名《天啓的異世界転生譚》,作者:ウスバー

刊行情况:Web 版已完结,文库本三卷腰斩;Web 汉化已完结,台角文库本三卷已出版录入

核心设定:高度“模式化”的异世界结构

选取这部作品的原因一部分原因是出于私情——我个人十分喜欢,另一部分原因是它的发表时间——这部发表于 2011 年、完结于 2012 年的作品中已经出现了日后流行的异世界轻小说的诸多幻想设计——至少也是具有雏形,从而揭示了转生类轻小说的一种模式化结构。因神明的失误而意外死亡,作为补偿转生到异世界,在转生前,可以自定自己的状态值,或是将其用于换取技能。这种戏仿痕迹明显的加点式转生肉体制作流程在今天已不多见,但意外的死亡与为转生者提供“特典”,且可以获得附加技能这些布置则已成为惯例。

有意思的是,这些为主角转生构建的死亡经常会归结于神明的失误,譬如《即使是不起眼剑圣亦是最强》的主角白黑山水就是因为名字过于古风,被神明误以为是老人而被吹熄生命之烛。本作中以猫的姿态降临现世的神明白猫在过马路时没有看到驶来的卡车,而引得主角钢挺身而出将其救下,钢因此殒命于车轮之下。这种布置为主人公能获得作弊技能提供一个足够圆满的解释,但在后来的作品中也逐渐加以演化或摈弃,由“这就是轻小说中所谓的异世界穿越吧”来代替。

此外,对经验值、状态栏系统的引入也从游戏穿越类轻小说中扩展至纯异世界的轻小说中,本作则将这一变化出现的时间点提前到 2011 年。在本作中,状态栏的引入是由于这一异世界是以游戏为蓝本而被神明构建,因此这些设计便被自然引入其中。在日后的其它作品中,则再少见到为这极富科幻感、悬浮于空中、半透明的状态栏系统赋予一定解释的作品,把这一系统固定到冒险者的公会卡上,并为其赋予魔法的解释已经是值得记录的努力了。在本作中状态栏一般被当作制造笑点的道具,在其他的作品中则更多地被用于呈现强弱差距的方式,后者这一做法事实上减轻了为呈现个中强弱差距、成长变化所需要的描写负担,也因此倍受创作者们喜爱。

《天启》成于幽默败于搞怪,大量采用搞笑漫画的叙事手法以及怒吼式吐槽套路,使得主角几乎没有认真处理过任何一次危机——尽管这正是这部作品的特色所在。屠龙伟业结束于漫天彩券,参加武道会大放异彩却在决赛前戛然而止,与魔王的惊心对决在跟踪狂的道具面前皆成虚妄,作者时常大费力气来描写主角所面对的困难或是为克服困难所作出的努力,然后转瞬就用另一种早已暗示的方式将其轻易解决。只是这也让角色的真诚瞬间几乎全部变成了需要被打碎破坏的对象,气氛破坏与大叫吐槽成了塑造笑点的标准搭配。这种过于粗暴的“破坏式喜剧”倘若把握不好就容易造成审美疲劳,也是本作的不足所在。另一方面,本作在事件上多采用的是大事件小舞台的编排,无论是小镇危机、武道会、学院篇还是魔王篇都是如此,这一编排既能让故事的焦点更好地聚集于主角身上,也能够放大放大其所面对的困难,为后来主角脱线式的危机解除法渲染氛围。

正因为本作专注于对经典桥段、固定剧情的破坏性演绎,就要求角色必须多样以配合不同的场景,在不同时候以各自的方式负责活跃气氛。这让本作的女性角色性格与身份都各具特色,虽然未跳脱出属性组合的套路,但也不至沦落于在场缺席的窘境。她们时常强烈地表达主张,与主角放肆地你来我往,能够给予读者切实的活跃感,这是今天诸多作品所欠缺的。

在今天,专精于搞笑的异世界的轻小说已不多见,九头七尾的《转生担当女神有 100 人,所以得到了 100 个作弊技能》《拥有分身技能的一百个我开无双~真是遗憾啊!那些全部都是我~》也算是译介到中文社区中此类作品的代表,不过制造笑点的方式与《天启》不尽相同,更多依赖于主角本身而非其他角色,也就形成了另一道风景。

《解体技能后开挂新娘增加了~概念交叉的构筑~》小说第一卷封面

《解体技能后开挂新娘增加了~概念交叉的构筑~》

原名《異世界でスキルを解体したらチートな嫁が増殖しました −概念交差のストラクチャー−》,作者:千月さかき

刊行情况:Web 版连载中,文库本陆续出版中;Web 版汉化至 151 话

核心设定:技能系统;对“技能描述”进行干涉以改造“技能”

要论当下轻小说在叙事手法上同游戏等其它媒介的借鉴与合流,本作应当在代表席上占有一位。本作核心概念的构建基于读者在其它媒介——电子游戏的经验。在电子游戏中,玩家对技能的认知可粗略分为两个方面,文字性的描述与视觉画面上的演出,其中文字性描述能够框定这一技能能够做到的事,视觉演出则可能暗含这一技能的作用形式、影响范围。有了视觉演出的存在,对技能的“描述”便不再需要,只消配合文字说明加以“定性”即可。另一方面,由于游戏演出也要考虑叙事重心与容量的问题,故而学习技能的过程也被简化省略,或是使用技能卷轴、技能结晶之类的道具代替。

借助这一概念,在本作中,技能这一“做到某件事的能力”大幅简化成了一种存在于技能面板上的“文字描述”,从而就获得了对其施加影响的可能。举例而言,“分析”是“将【周围的状况】【详细地】【调查】的技能”,“高速咏唱”是“将【咒语】【高速地】【咏唱】的技能”,二者混同后,便获得了“高速分析”(将【周围的情况】【高速地】【调查】的技能)与“古代语咏唱”(将【咒语】【详细地】【咏唱】的技能)两个新技能。

在这一变化中,人们习得技能的学习过程便被像游戏中那般省略了,在过去这可能会被认为是叙事链条缺失,但是现在却能够以“设定就是这样”之类的理由加以解释或越过。即使是在其它引入了技能系统的作品里,无论主角再如何易于常人或身披外挂,其习得一个技能也必须亲自实践相关行为一次——一如《异世界狂想曲》,推至极致,《进化之实》里主人公过于作弊的技能习得方式也需要在眼前目睹技能的实际发生。在这些作品中,理解到技能始终离不开技能的实践,角色学习到一个技能,实际上是一次性习得一套“执行某项行动”的知识的过程。

技能系统将“执行某项的行动”的知识给简化并打包,技能描述则高度概括了这一套知识。而编辑技能的能力又将这些被模糊化与集合化的知识重新打散了,使得技能所代表的含义再次陷入混沌,并被重新组合。主角所拥有的编辑或创造技能的能力,实质上就是超出异世界本身,借用描述异世界的小说文本来开发并改造技能。

故而本作所作的,就是更进一步地将技能从实践中剥离开,使之成为独立于叙事铺垫之外,能够随时加以调整从而推进故事或是对后续的剧情产生影响。这是比引入状态栏系统或技能系统还要深刻的变化,它利用了读者在别的媒介上业已习惯的接受处理信息的经验来处理小说故事中跳脱之处。不惧夸张地说,这一设计打破了小说的故事边界,超出了文本所描述的世界,利用“文本”本身来做出行动。

回归作品本身,本作是略显罕见的对男主角过往有恰当披露与构建的作品,从而为他为何如此执着于为身边奴隶们安排名目让她们休息这一特色行动提供链条完整的动机。虽然听起来有些黑色幽默,但是在许多异世界轻小说中,男主角都处于不知过去、当下飘渺、不见未来的状态,他们的行动既缺乏明确的性格支撑,在许多时候还都是被动去产生行动——或是拒绝行动。他们的行动逻辑常基于一种基于现实的、模糊的、由创作者与读者共享的男性社会道德观念,或是来自于突然灵光一现但又符合谋略的策略布局,只是在迎合响应故事的需要,而缺乏对下一步行动的预期。

有关其它类似的对技能系统进行直接干涉的作品,《只有我进入的隐藏地下城》中主人公获得了“制作”、“编辑”、“删除”三种特殊技能,来对自我或他人的技能加以干涉。《进化之实》后期,主人公的能力进一步得到进化后,也获得了类似随意创制技能的效果。《班级同学都被召唤到异世界,只有我幸存下来》中,主人公获得了天赋技能“魔法创造”,并借此创造了“睡眠超强化魔法”。

《异世界狂想曲》文库特设网站主视觉图片

《异世界狂想曲》

又译《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从死亡行军开始的异世界狂想曲》,原名《デスマーチからはじまる異世界狂想曲》,作者:愛七ひろ

刊行情况:Web 版连载中,文库本陆续出版中;Web 版汉化已跟进至最新进度,单行本翻译陆续进行中

核心设定:魔王—勇者故事框架;神治世界

或许是因为主角一行人到处吃吃喝喝把日子过成了美食公路片,又或是佐藤的活跃实在是超出常规,有很多读者可能都已经忘记《异世界狂想曲》其实是一部采用“魔王—勇者”框架进行架构的作品。在反勇者、弃勇者、主角不是勇者愈发成为潮流的今天,连载七年有余的《异世界狂想曲》已经开始显得像是上个时期的作品了。

本作是少有的对有关异世界系统及设定诸方面能够提出自成一派的解释的作品,包括勇者的诞生与认定,技能、称号系统的运作形式,游戏系统机能的融入,异世界的科技水平长期停滞的原因等等,都在一定的框架内予以了解释。本作凭借高等精灵娅洁超过一亿的年龄,登顶轻小说中为塑造悠久历史而出现的“年代膨胀”现象的顶峰,前述的设定也为填补过于膨胀的年代而产生的历史空缺起到了相当的作用。设定日趋复杂也使得想象逐步扩大,转眼间佐藤便已成为横跨多个时空,深入宇宙之境,协助他人开展星际迁移,将女性变成幼女后送到意中人的身边,在论开挂的程度与到达的范围上,恐怕近来已无人能出其右。

除了魔王—勇者架构外,本作涉及到的有关异世界穿越的另一个设定是神明召唤,即相关的转生或转移到异世界的穿越者,是在神明的直接干涉下被邀请或是被强行带到异世界。本作中佐藤究竟为何神因何目的而被召唤至此尚未披露,其实已属例外。神明亲自出手想必自是有求于人,但许多时候也是恣意妄为。《月光下的异世界之旅》的主人公真虽是因女神的目的而被召唤,却因相貌不佳而被转瞬舍弃于荒野;《稍微去毁灭世界》中女神看似是在和主人公累斗商量邀请其前往异世界,但场合确是累斗即将被卡车撞击前的一瞬;《班级同学都被召唤到异世界,只有我幸存下来》的主人公所在班级被一起召唤到异世界时更是不容商量直接带走。像是《转生贵族的异世界冒险录》这般商量式地委托使命已经相当温和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在文库化时对 Web 版进行修改订正、增添新章节或撰写加笔故事这些做法并不罕见,但本作采取的 Web 版原稿与文库版分化出两条叙事路线分别连载刊行的做法仍属稀少,其中也就有了考察 Web 版与文库版的个中区别,以及个中考量与对剧情的影响的乐趣,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尝试对比阅读。

迷宫的魔王最虚弱
ダンジョンの魔王は最弱っ! ? 10 | nyanya pixiv.net/i/71771421

《迷宫的魔王最虚弱》

原名《ダンジョンの魔王は最弱っ!?》,作者:日曜

刊行情况:Web 版连载中,文库本陆续出版中;Web 版汉化正在进行中

核心设定:转生成为地下城主

地下城与魔王并不总是绑在一起,但是地下城主被认为是魔王却渐渐在成为惯例。异世界的地下城继承了游戏中魔物源源不断、探索宝箱获得宝物的共同印象,在此之上引入了控制迷宫运作、摧毁即告迷宫崩溃的迷宫核的设定。在回答地下城如何得以持续产生魔物与掉落物、宝箱宝物的能量的问题时,创作者们逐渐取得了来源于自然恢复与造访迷宫的冒险者的共识,这也可算是在讲其它媒介的设定引入小说时进行符合小说叙事需求的补足的案例。

迷宫赖以维持运转的能量,或表达为魔力,或表达为地下城点数(Dungeon Point,简称 DP)。循其来源,有待到冒险者在迷宫内死亡后吸收其力量(《邪神 Average》),也有依靠到访者的生命力及其情感为食(《魔王大人的筑城之路》),又或是依靠像迷宫核心提供尸体或宝物来转换(《绝对不想工作的地下城主想睡懒觉》),或是依据地下城领域内的敌我势力存续实际情况由地下城核心及其系统进行清算(《想自由生活的魔王默示录》)。

基于上述这些要求,地下城不断制造魔物与宝物吸引冒险者到访,并使其殒命迷宫之中便成了自然之选。然而这一做法一方面过于老套,另一方面无差别的戕害同为人类的生命并不总是那么容易为日本出身的转生者们所接受。故而此类轻小说在反传统的基础上又形成了新的共识:寻求地下城与人类的共生。为达成这一目的,地下城主们或是干脆把迷宫打造成城镇,或是精心调整地下城的难度与布局,并主动为人类提供帮助,在地下城外建立城镇。这种共生形式即地下城为人类提供稳定且无对外侵略性的魔物或物资供给,人类则为地下城提供长期的“客源”,帮助地下城积攒赖以维持的能量,且不至对地下城本身抱持敌意。

这并不是一昧寻求不杀人的退让,毕竟当对方打定主意要一路斩杀敌人破坏地下城时,就没有退让的选项可选了,只能毫不犹豫地将其排除。这个议题下其实还包含了抱持地球世界价值观与生命观的主人公如何权衡并接受异世界的价值观与生命观的问题,但很多作者并不认为这会是一个问题,他们常会选择渲染异世界的凶险程度,或是被赋予的新身份为主人公自然带来的变化。

本作的魔王被赋予了创造并利用地下城的重大任务,通过在人魔大陆之间的要冲地带建造一座久攻不落的城墙与地下城(或说是迷宫,二者在民间翻译中已经事实上等同),来阻止双方继续侵攻彼此,从而达到事实上的休战。这也使得主人公必须要与人类国家与魔王双方分别交涉,为达成和平而努力。在此过程中,魔王接收了在人类国家中遭受虐待的奴隶,并将他们带回自己的迷宫,建立起了中立都市,为他们提供谋生手段的同时也辅助地下城的运营。这也让地下城与人类的共生扩大到更大的层面上。

这也牵扯到一个穿越者来到异世界后常会遭遇的问题,如何看待奴隶制及奴隶。奴隶制是一个根植于整个社会结构的社会问题,现实层面上奴隶也是主人公不必担心背叛且稳定存在的伙伴来源。苛求主人公必须去对抗一种制度并不现实,但也并非无人行动。本作中身为魔王的主人公通过强夺数千名兽人奴隶的方式,要求人类国家一侧停止进行奴隶狩猎行动,并改善奴隶的生活环境。强夺奴隶后自然会对相关国家的生产造成影响,只是主角就直接将这个问题留给人类国家一侧了。

关于我的房间成为了地下城的休息点的事情
「僕の部屋がダンジョンの休憩所になってしまった件」 / JUNA pixiv.net/i/61128074

《关于我的房间成为了地下城的休息点的事情》

原名《僕の部屋がダンジョンの休憩所になってしまった件》,作者:東国不動

核心设定:异世界向地球世界双向连通或反向穿越

随着故事舞台布置于异世界的作品增多,在潮流中求新求异的作品也就会不断涌现,将异世界与地球世界连通或是从异世界反向穿越到(回)地球世界的作品即属此类,或是引入地球世界这一新的故事舞台,或是干脆将舞台直接固定在地球世界,以异世界作为背景。

以地球世界为舞台的作品能够从另一种角度展现异世界的存在意义,即为主人公提供作弊技能,从而开启主人公的外挂人生。《班级同学都被召唤到异世界,只有我幸存下来》里,主人公夜兔虽被集体召唤所遗漏,但仍获得了作弊技能;《勇者的活跃从现在才开始》中,锻炼了十五年成功打败魔王的主人公达也带着强大的身体与暗杀者的搭档,还有一条龙回到地球世界,重续现实人生。

而当双方双向得以连通,物资可以流向异世界时,情况就反了过来。创作者们似乎并不满足于科技本身的力量,而会为这些来自地球世界的产物赋予额外的效果。在本作中,异世界人食用地球世界的食品,或是出身与地球世界的主人公在地下城中食用自己携带的食品时,都会获得额外效果。作为饮料工业化生产的极致代表的可乐,在本作中为异世界人所饮用时就成了能够治疗伤病的万能灵药,这一选用可能是无心,但却形成了颇有意味的对比。《中了 40 亿的我要搬到异世界去住了》中主人公携带到异世界的食品、肥料等物资也都发挥出了超出常规的效果。

即使没有这些超常效果,异世界的居民们也很容易就拜倒于地球世界强大的食品工业之下。《欢迎来到日本,精灵小姐》中,主角仅凭两份炸猪排便当和一瓶啤酒就从魔导龙那换取到了极其珍贵的龙麟与龙血石。仅有购物系统与地球世界连通的《拥有超常技能的异世界流浪美食家》《轻松农家的文字化技能(悠闲农家与乱码技能)》里,从史莱姆到神兽,再到魔族与魔王,无人不拜服于来自地球世界的美食之下。

当连通的规模逐渐扩大,相互计算乃至侵略的冲突便在所难免,《G.A.T.E.》便展示了国家力量介入其中时事态的升级与变化。《为了养老金去异界存八万金》中虽然也有国家力量的出场,但由于穿越能力为主人公光波独有,因此能掌握事态的主动权,但难免也会让人认为处理得过于简单。《由于世界魔物满载,因此想要随意过活》构建了一个异世界的幻想魔物大批出现在地球的末日世界,成就了另一道风景。本作则关注于如何利用与地下城深处相通的地球世界房间开拓并探索地下城,要平和惬意得多。

结语

本文通过引介不同作品的方式,概括并介绍了十种不同的异世界的构建方式——其中还包括一种不属于严格异世界但界限正日益模糊的网游世界,阐释了构筑异世界故事的两种基本路径,其一即为主人公赋予独特的社会地位,使之面对在相应的社会环境下所存在的矛盾;其二即为主人公赋予独特的能力与力量,即所谓的“作弊技能”。

通过为主人公赋予贵族、地下城主等身份,使主人公身处于特殊的社会环境中,从而要面对一般“自由生活”的异世界轻小说所不会涉及的矛盾,如勇者总会背负与魔王对峙对战的使命,贵族必须听从来自国家的命令与委托,地下城主必须面对人类的不断侵扰而要与地下城共存亡。无论有心无意,女性主角的性别身份也在此间成为了一种特殊的身份,而使得相关作品得以与其它作品区分开,并展现出自己独有的形态,使得无论是在主人公对待人事的态度上,还是为推动故事的行动力上都与一般的男性主角大有不同。

在为主角赋予作弊技能方面,创作者拥有更加广阔的发挥空间。本文挑选了“针对技能的技能”这一案例,在展现作弊技能的同时,揭示轻小说通过借助读者在其它媒介中的经验的方式,打破小说原有的故事边界,探索新的表现手法,并与其它媒介叙事合流的倾向。现已成自然的状态栏系统与技能系统,则是这一倾向的先声,它重新创造了轻小说里的叙事逻辑,让读者们轻易就接受了这一能够浮动在空中半透明的“未来科技”。

异世界构建起了与地球世界的区隔,也让打破这一区隔连通双方成为铺陈故事的另一种进路。无论是为主人公赋予穿梭世界的能力,还是让主人公的家里得以与异世界连接,又或是让主人公在异世界继续享用地球世界的美食,这些“不完全”的异世界转生转移有意无意的展现出角色或是创作者对地球世界的钟情与不舍,而他们为来自地球世界的食品、用具赋予的超凡力量,则似乎在传达着二者之间高低有别。至于异世界的居民们轻易沦陷于咖喱、啤酒、炸猪排的种种桥段,不妨将它们理解为日本创作者独有的某种“文化自信”,这也成为了此类轻小说在幻想与现实交互时的一大特色。

想象的扩张自是天马行空,但收敛它们也不是无迹可寻,创作者们对异世界的开拓与探索无不基于对现有题材的吸收与改造,对其它媒介叙事的借鉴与合流。本文期望通过对题材的分析与解说,能够为读者提供探索异世界的新思路,或是为日后的阅读提供多一分别样的乐趣。

There are currently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