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是对我在 Peing 上开设的提问箱收到的问题所做的回答。本来应该是直接通过 Peing 回应的,但是这几天网站一提交回答就会收到 500 错误,故转抄到博客里,希望原先的提问者能够看到。

一般来说见到这种问题我都会绕着走……但是这条问题是在 Peing 可喜可贺收到的第一条提问,应该回答一下。当然,请允许我耍点滑头,来用一个比较讨巧的角度作答。

自由是界限。

它同自由的主体与外界两方划清界限,声明你只可以到这里,不可越过。对于自由时常身处的语境,个人与公权力或外界权力,它作为界限讨论公权力能够干涉个人的自由到何种地步,个人的自由又自何而起视为逾矩。用政治契约(?)的方式加以解释,它是个人与公权力的讨价还价,该移交多少,又应保留多少。

显而易见,这条边界是动态的,且始终处于博弈之中。“捍卫自由”并非是一种防守,而是一种扩张型的进攻手段(这并非贬义),它凭借超出原有界限或是未被定义的行动进行彰显并为其辩护,以实现延展自由所涵盖的范围的目的。同样地,这种扩张也会同时划定一定的行动边界,一如人们不可以自由之名诋毁他人或是侵害他人权益。

尽管这就是我为自由写下的注脚,但我也知道,这一观念的讨巧之处,或者你不喜欢,认为它是陷阱之处在于,它反身去强调自由的责任与界限,甚至是确认了自由的有限性,而非强调自由的广阔。从一定程度上说它确实符合现状,法律正是这些界限的一种外化。但是它相比起那些流行的观念,缺乏了进攻的力量与号召,也不会予人信心。在界限之外,公权力与个人行为间广阔的未决地带,它似乎首先选择了止步不前。它有助于理解现状,却无益于指导行动。

是要以扩张为捍卫,还是以划界为保卫,就只能凭你自己选了。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