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是手稿的最后一章……

明天开始就要进入更新缓慢的情况了OTL

因为用电脑的时间减少加上要开始想下面的章节会有点困难,还要录入另外一个坑的内容……

所以明天开始要加倍努力【不对

那么,请欣赏第三章=-=

 

当我刷完牙回到房间的时候,手机就响了。

我拿起手机一看,来电话的是班里的一名女生。

“喂?”

“哟,起床了?”她的声音依旧是元气满满。

“刚起。”

“昨晚啪啪啪的愉快否?”

“没有这种事情。”

“果然依旧如此啊……你今天有什么安排不?”

“什么安排?”

“你真的假的?今天可是我们班长大人兼你那位可爱的女朋友的生日啊,你就没有什么安排么?”

“哦,你说这个啊。”我抓了抓头,“当然有啊,今天本来就是打算带她出去玩的。”

“咦?不是在家啪啪啪一整天么?”

“除了啪啪啪你就不会别的了么!”

“还不是你传教的?算了,既然你们小两口有安排了,我们也就不打扰你了,祝你们幸福ry。”

“我怎么听到最后还有一个奇怪的语尾?”

“那是你的错觉啦,总之赶快带她去玩吧。要是觉得太寂寞把我们叫去也没问题哦,拜拜。”

我挂了电话,坐在电脑前,又想起前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实在是没想到关灯后的自己竟然这么大胆,竟然说了从来没有说过的话。我想塑造的那种不轻易言爱但一直在默默关心的帅气男人的形象的计划一下子就失败了啊!而且差一点又忍不住了……我还真是一个顶不住欲望的男人啊。

身后传来开门声,我回过头去,看见她正睡眼惺忪的从房间里走出来。走路摇摇晃晃的,头发也弄得散乱,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早哟。”

“恩……”她像是醉了要摔倒一样迷迷糊糊地走进我的房间,又倒在我床上。

“不是都起床了么怎么又倒下去了?”

“伦家混嘛……”她有气无力似的含糊回答我。

“困的话怎么还起得那么早?”我坐到床边摸着她的头。

“因为你说今天要带我出去玩嘛……所以要早起嘛……”她扭了扭身子,但还是趴在床上。

“那我就自己出门咯——既然你都没精神出去玩的话。”说着我就起身。

她一下子就抓住我的手腕,高声又懒洋洋地说:“拉~我~起~来~”

我转过身,用力把她一拉,她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站到地上后我正准备松手,可她似乎重心没稳,跳了两下之后就不由自主的向我这边倒下。

“啊啊啊!”两个人就这么摔倒在地上。

当我从一阵剧痛中缓过神来时,她的脸就在我眼前,嘴上有着奇妙的触感。我把她从我眼前抬开,看着一脸高兴的她,我突然觉得——她故意的吧?

“Nice catch.”她摸了摸嘴唇,笑着看着我。

原来男主角和女主角的嘴唇真的是相反磁极的么。

 

“我们要去哪里玩?”

“去风色阳光。”

此时我和她正坐在公车上,目的地是风色阳光游乐场。现在正值暑假,可以去那里好好地玩一天。

过了一会,我们的目的地到了。我们下了车,看到人还真不少。不过那么多人还真的有点令人生烦。我牵着她的手到售票点排队,现在暑假过半,人已经比刚开始的时候少很多了,所以也没等多久。快要到我么你的时候,她拉了我一下,指了指窗口上贴着的宣传海报,大意是游乐场正在举办特别活动,凡购买情侣套票的情侣若有其中一位在当天生日,就可以免费获得两人份游乐场餐厅的餐券——这简直就是为我们两人准备的嘛。我转过头问她:“你带身份证了么?”

她点了点头,从包里掏出自己的身份证递给我,我接过身份证后,她就心欢喜的样子抱住我的手,就像在晒甜蜜一样。她十分开心地说:“好久没有像这样两个人出来玩了。”

“恩,还真的是挺久了呢。”

我把钱和她的身份证递入窗口买票,过了一会,我们俩人便拿着情侣套票走进了游乐场。

 

 

 

我拉着他的手,一起走进游乐场。

游乐场里到处都是人,还有不少的情侣。

他问我:“那么,想去哪里玩呢?”

我笑了笑:“你来定好了。这可是‘你’为我准备的生日哦,所以我一切都听你的。”

他耸了耸肩,说:“完全丢给我了啊。”说完就把我往另一个方向拉。

过山车。

风色阳光游乐场里面最吸引人的游乐设施,在全球享有盛名的巨给力的超长超高过山车,因为其轨道是白银色的而且像龙一样,所以被称作——

龙王。

一上来就玩这么刺激的真的没问题么?

“来,走吧。”他拉了拉我的手。

“一开始就玩这个?”

“肯定要玩最过瘾的先让自己High起来再去玩别的才带感啊。”他那理所当然的样子真让人生疑。

“恩,那好吧。”说着我便和他一起加入排队的队伍。

排队等过山车的过程中人很多,虽然一次能进去很多人但一轮也有十多分钟。在等待的过程中还不断传来尖叫声,真让人不舒服,我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紧紧地挽着他的手臂。

他看到我这么紧张,笑着捏了捏我的脸,问:“怎么?害怕了?”

“才没有害怕呢,只是第一次坐有点紧张而已。”我一边说手又收紧了一点。

等了将近半小时,终于轮到我们了。我和他一起坐上过山车,他坐在我身旁。

“害怕的话就抓住我的手,或者大声喊出来就不怕了。”他笑着对我说,似乎我很害怕的样子——尽管现在我的确挺害怕的。而且他把我一起拉到第一排,他未免也太兴奋了吧?

“准备好了吗?”他握住我的手。

“应该是好了。”我笑着回答他,但是掩盖不住内心的紧张。

过山车开始动了起来,车上的人们马上安静下来。我不由自主地吞了一口口水,手也握紧了一点。

车子在慢慢地往上爬,马上就要到第一个下落点了。我的心跳得越来越快,因为坐在第一排此时的我已经看见那超陡的下坡轨道了。车子爬到了第一个制高点就听了下来,过了几秒,它开始下落——

“啊啊啊!”

顿时空气化作利刃向我刺来,弄得我睁不开眼睛,头发也被吹得飘了起来,似乎全身的血液都开始往大脑窜。这时已经没有什么恐惧了,应该说是大脑已经完全一片空白了,只是随着过山车的起伏而大叫。

而他此时从声音听起来已经忘我的亢奋了,从声音就知道——

“咿——哈——哦——嚯嚯——”

已经疯了。

看着他那样很享受的样子,我在想如果能像她一样接受过山车这种东西会不会也能感受到那种快感——

但还是无法接受啊。过山车什么的,太难接受了。

过山车爬到了整条线路的最高点,也是被称作“龙王暴怒”的一段,先是从最高点以近似90°的角度向下俯冲,之后是连续数个大起伏和滚筒似的旋转冲刺。过山车减速达到了最高点,坐在第一排的我已经看见了那个几乎垂直的轨道了。

“啊……”“嘿嘿……”两个人的反应完全不同啊。

来了!!!

车子一下子就向下冲去,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一瞬间身子都失去了知觉,耳边除了风声就是似乎永无止境的尖叫。我抓住他的手紧紧不放,放肆大叫起来。此时身子里似乎有一种什么东西要觉醒了。理智慢慢地恢复过来,而且有一种很爽很刺激的感觉涌上心头。

这种奇妙的畅快的感觉……这段好像没有刚开始那么恐怖了,而且似乎……很爽。就像自己正在闯过一场大风暴一样,它要把你撕裂,而你依然无畏向前,我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形容这种感觉了。

明明几十秒前自己还无法接受这种感觉——真是弄不懂我自己啊。

此时已经来到了“滚筒”区,像螺旋一样的轨道让人有一种前方遇见什么皆为未知的感觉,我屏住呼吸,准备迎接这最后的疯狂。

游乐场实在是太厉害了,竟然能设计出那么好玩的东西。

此时的我已经忘我地大叫起来,甚至想唱歌来抒发自己的心情,这种刺激已经让我沉醉了,甚至已经想再来一次了。

“生——存——战——略——”

在坐在第一排的少女不明所以的口号中,过山车驶入终点。

 

 

我和她坐在摩天轮里,眺望着远处的天空。

她侧着脸看着窗外的景色,金色阳光映照在她的脸上,煞是好看。我不想开口,因为眼前之景实在太美。我不由自主地掏出手机,以一个非常现代的方式记录下眼前的美丽景象。

她听到了快门声,转过头来,看着我正拿着手机对着她,笑道:“在拍我?”

“那是自然。”

“令人沉醉的美丽吧。”

“恩,十分令人沉醉。”

“那就好。”她十分满足地点了点头。她今天在打扮上真是花了大心思,选了自己最喜欢的一套衣服,还从头到脚都细心地按照杂志的建议打理了一遍,整个人都变成了模特一样的大美女。我们玩了一天,期间都不知道有多少人注视她移不开视线。

我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礼盒,递到她面前,微笑着对她说:“生日快乐。”

她惊喜地看着小礼盒,用双手接过它,之后抬起头看着我,说:“让我猜猜,是订婚戒指么?”

“那种东西还没到该给的时候呢。”

“诶……还真是让人稍稍失望呢……”她耸了耸肩,“不过看在你给我准备了一份礼物的分上我就原谅你吧。”

说完,她轻轻解开丝带,打开包装,那种格外珍惜的样子反而让我不好意思了。

 

 

我打开包装,满怀期待地打开盒子。

里面会是什么呢?这么小的盒子应该是什么饰品吧。戒指?项链?手链?

我打开盒子,突然觉得这回他想的一定没那么简单。

里面静静地躺着两枚坠子,一黑一白,弧线很光滑,两个放到一起形成了一个圆,黑色的那小块有一个白色的小点,白色的那块有一个黑色的小点。这个熟悉的图案不就是——

“太极?

“没错,太极。”他点了点头,“我特别定做的。”

“我能听听写手大人赋予它的内涵么?”

“太极不是一黑一白么?黑色即我,白色即你;一样的大小,平等的位置;黑中有白,白中有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两个合一就是太极,就是广阔无边的宇宙,我与你在一起,就是整个世界。而少了另一半,就相当于这个世界崩坏了一样。而且,写手与画手,合作于一起,不就犹如太极一样浑然天成么?”说着,他拿起黑色的一半,用绳子穿过中间的白色小洞,挂在自己脖子上,笑了笑:“虽然看上去有点像逗号。”

我会心一笑,拿起白色那一半,用绳子穿过戴到脖子上,说:“看在你解释得那么好,我就把它收下来好好珍惜吧。”

你与我在一起,就相当于我们有了整个世界……

 

 

她看着窗外,金色的阳光映在她的脸上,十分美丽,我也侧过头,一起感受夕阳的光辉。

 

 

我转过头,看见他也在看着夕阳,夕阳撒下光芒,把他的脸染得金黄,他的脸上浮着淡淡的微笑,胸前的吊坠也在闪闪发光。

 

 

她说:“今天是我最难忘的一天。”

 

 

他故意回答:“毕竟是生日嘛,还是只有我一个人陪你的生日。”

 

 

她似乎是叹了口气,说:“的确是呢。”

之后又转过头来对我说:“但我们,似乎还没有完全长大呢。”

 

 

“你怎么突然感叹这个。”他笑着说。

我没有接话,继续看着夕阳,他也看向夕阳。

 

 

阳光似乎在一瞬间亮了不少,似乎是想在完全落下前再多放出一点光芒。

 

 

那温暖的金光,将我们包围,我们相视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