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乱开坑我脱稿我有罪【

Ta现在是三章同时在写……再加上旅行和另外一篇……我真是个罪孽深重的人【

普通的生活片段……但为什么只有两段!

生活掠影

【猫捉老鼠】

下课铃打响不过五分钟,突然有两个身影冲出教学楼。

跑在前面的是他,在后面追的她。两个人都在玩命般地冲刺,他的脸上的表情像是在说“被追上了就会死”,而她脸上则写着“被追上你就完蛋了”,不过却笑得很开心。

周围的人看着两个奔跑的身影,叹了一口气,继续做自己的事情。这种事情在这个校园里已经算是日常事件了,让这对笨蛋情侣自己闹腾去吧。

两人在校道上奔跑着,偌大的校园可以让他们玩好一会捉迷藏,但两个人的距离似乎一直没有多大变化。

两人绕着绕着跑到了图书馆门前,他跨上图书馆前的台阶后突然停下来,转过身把手举起,作出一个“禁止”的手势。她停了下来,疑惑地看着男生。

他指了指图书馆门口的牌子——“保持安静”,之后竖起食指放到嘴边示意她安静。之后从包里拿出一本书,指了指扉页的图书馆印章。

“还完书再说。”他大概是想说这个。

她点了点头,之后退了两步。两个人确认了与对方的距离后,点了点头。他在前她在后走进了图书馆。

两人迈着几乎一样的步伐,保持几乎一样的距离,悄声无息的走进图书馆。

他走到柜台前还书,她则是站在不远处等着。这时她的同学走了过来,拍了她一下,似乎有问题要问她,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她。他听见声音,回过头看了看她,两人目光对上后,他点了点头。她便很放心的和同学离开。

他还完书后,靠着柜台站在那儿,似乎在等她回来。这时他的同学走过来,也要问他问题。他看了看她,便答应了下来和同学走到桌旁。

先回答完问题的她走回刚才的位置,站在那儿等着他回答问题。过了一会儿他也走了回来,走到原来的位置。两人对视了一下,点了点头。之后他仍在盯着她,那眼神似乎在说“放过我吧”,她笑着摇了摇头,用手抹了抹脖子,“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你”,这应该是她想表达的意思。

两人保持原先的距离向图书馆的另一扇门走去,两人静静地前进,一前一后,一点都看不出刚才两人还在玩命的你追我赶。

图书馆里的学生看着两人,不知道这两人又搞什么名堂。

男生走出图书馆,又向前迈了几步,回过头看去,女生也从图书馆里走出来。两人默默对视了几秒,男生放弃般地叹了口气,转回身子。

之后开始全速奔跑。

女生也在同一刻开始追,两人又开始了猫捉老鼠的游戏。

 

“别跑!竟然和其他女生卿卿我我!看来偶尔不教训你一下你是不会改掉你这个对所有女生无差别交往的个性了!”

“我只是在回答别人的问题而已啊!”

“你成绩没我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问你啊!”

“谁知道啊!还有别再追了!”

“不行!今天咱们就这么追回家里,我抓到你的话你就死定了!”

“谁会给你抓住啊!”

 

【送伞】

我站在一家商店前,惆怅若失地望着眼前的一片雨帘。

一个人出来买东西的我遇上了毫无征兆的大雨,手机忘记充电现在已经自动关机,这里的店家的公用电话又坏了,没带伞的我只得站在店家门前等待雨停。

眼前只看得见雨,几米外的建筑和人都看不清,仿佛是另一个世界。到了夏天的天气就是奇怪,毫无征兆的就下起了这样大的雨,而且看起来一时半会也停不下来了。我稍微退后了一些,免得被雨减到。

“小妹妹进来避雨吧,别站在门口了。”老板娘向我坐在柜台里向我招呼着,“这时候也不会有人来买东西,先进来吧,别在外面免得淋雨感冒了。”

“谢谢。”我往里走了一些。

在店里站了大约十分钟,他突然出现在商店门口。他看见我,松了一口气,说:“看来我没猜错,总算找到你了。”

他已经有些被淋湿了,打着一把伞手里还拿着另一把伞。

“手机也关机了,也不会打个电话回去。让我顺着路一通好找。”他以一副“拿你没办法”的表情看着我,转过身对老板娘点头致意,他在这种时候就会变得十分的腼腆。

“男朋友专门来接你啊,真是好呢。”老板娘突然调侃起来。

“是啊,他很关心我呢。”我笑着说道,向老板娘微微躬身,“那我就先走了。”

“小心点啊。”老板娘笑吟吟地告别。

我走到他身边,接过伞,但却和他走到同一把伞下。

“唉,这伞白拿了。”他嘴上这么说着,但还是和我一起迈开了脚步。

“可以撑在一把伞下的话就不要故意拉开距离嘛。”我又往他那边靠了靠。

“我就猜到你会这么做,所以特别打了把足够两个人撑的伞。所以那种给一个人撑另外一个人就会被打湿的温馨桥段哦。”他瞥了我一眼笑道。

“为什么要自己把梗给毁了啊。”

“因为熟悉这些梗都熟悉了就觉得不好玩了啊。而且要真这么做你就会荡漾起来了。”

“嘁,真是傲娇。”

路上的积水逐渐变深,每走一步都会溅起水花。他穿的是凉鞋和短裤,而我则是板鞋、过膝袜和短裙。水花溅到我的袜子上,感觉凉凉的,有些难受。

“都到了夏天了还这么穿你可真是不放弃绝对领域这种萌点啊。”他似乎是觉察到我在意被打湿的袜子,笑着说道。

“还不是为了迎合某人喜欢绝对领域的口味。”我瞟了他一眼,这家伙喜欢绝对领域,曾经就对我说过“你的绝对领域超级赞”这种近似骚扰的话。现在看来显然她已经忘记自己曾经说过这句话,而且似乎他到现在都没发觉我不分冬夏都穿着过膝长袜这种打扮的意义。

真是迟钝!

“啊!你干嘛踩我!”他惨叫起来。

“你这个迟钝男!”我大叫道。但雨声几乎要盖过我的声音。

“干嘛啊……突然大喊大叫的……”

“自己想去!”我扭过头,赌气般地说道。

“你看看这么好的气氛都被破坏了。”

“最先把梗都出来然后破坏掉的是谁啊?”

我们两人就这么在撑着一把伞在雨中走着,雨完全没有变小的意思。雨滴重重打在雨伞上,在伞下的我们听着雨滴打在伞上的声音,迈着同样的步伐走在人行道上。

“这种时候突然有种想冲到雨中淋一下,大喊大叫的冲动呢。”

“那我就拿伞开咯。”说着他真的把伞往他那边移了一些。

“喂!只是想这么做而已啊!”

我下意识往他那边挤过去,结果用力过猛,他的身子抖了一下,之后往他那边倾去。

“咦……啊啊啊啊啊啊啊!”他就这么摔倒了地上。

“啊啊!你没事吧!”我急忙丢掉手中的袋子的,把他从地上拉起来。他挣扎着站起身,把伞重新撑到我们两头上。

“你这么用力做啥……”他弯下腰捡起袋子,怒了努嘴,“现在两人都湿了,赶紧回去吧。”

“呜……对不起啦……”我轻轻地说道。

“是我先耍你的,算我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他用手肘顶了顶我肩膀,“走咯。”

“恩,恩。”我们两人又迈开脚步。

雨还在下,两个人都成了落汤鸡,浑身都觉得有点发冷。但是两人之间却萦绕着愉快的气息。

 

“被你弄成这样打算怎么补偿我啊?”

“恩……用身体?回去帮你洗澡顺便解决生理问题?”

“……”

“关键时候就缩了你真是没救了。——哇!鼻血都要流出来了哦!”

“啊!什么时候!”

“哈哈,骗你的啦。”

“喂!”

【歌词翻译】God only knows –Secrets of the Goddess- 【歌词翻译】多数決 在猪圈中死去,在废墟上重生
View Comments

Leave a Reply to 漠伦
Cancel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