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注意分辨虚假和现实之间的分别……

没有什么客串,那是你的错觉

这章写残了……

 

“呐?”她叫了我一下。

“怎么了?”我转过头,此时我们两个正躺在床上,房间里一片黑暗。她又过来和我一起睡觉了。

“我的男朋友,应该是个各方面都很正常的孩子吧?”

“……”一瞬间突然不知道怎么回应了,“为什么这么问?”

“你看啊,如果你各方面都是正常的话,面对着女朋友和你一起吃饭,一起洗澡,甚至一起睡觉,你就一点感觉都没有么?你就一点想做的事情都没有么?”

“……”没有是假话吧。

“既然有的话,那为什么不做出来呢?为什么不说出来呢?虽然我自己很知道分寸点到即止,但是我的心里可是一直在期待着你多做点什么的啊。你知道么?现在我和你讲这些话也是鼓着很大的勇气也深知这些话对你来说是在逼你一样。但是我总感觉——我的男朋友应该是很正常的人吧?”她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你在那里说什么啊……”我突然觉得一阵无力,“这种事情说出来就不好玩的了啊……”

“但是你不觉得根本接受不了么,都一起洗澡了一起睡觉了却还没有床戏,没有推倒,这是哪个外星上的故事啊?”

“你是不是小电影小本子看多了啊……”我终于理解她为什么会这么想了,“你想啊,有‘表’番和‘里’番吧?表番和里番都会有这种一起洗澡和一起睡觉的场景吧?可是表番只是一起睡觉,但是没有推倒吧?里番会有推倒吧?但不论推倒与否,故事不一样继续发展么?两个人之间的牵绊还是存在而且继续加深的吧?”

“这么说倒是没错……”她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我没有理会继续说了下去。

“既然没错的话,咱们无论会不会发生——它终归是会发生的吧?放心啦,我是不会离开的你了,你可以一直依偎在我怀里的,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呜……”她突然呜咽了一下,之后转过身抱住我,抽泣起来,“只是……我总是不由自主的地想到你会离开我,总会觉得我总是配不上你,总觉得你虽然已经在我的身边,但是……但是总觉得你还是有可能离开我……现在你不在我身边……我都会觉得你会弃我而去……我好害怕……”

“都说了不要害怕了,我现在不就在你身边么?”我摸着她的头,果真像他爸说的,她总是感到没有安全感,这是对自己的不自信么……

“那……”她停止了抽泣,“那你能不能现在就抱我?”

一阵不妙的感觉涌上心头。

“为了让我安全一点,反正我们俩迟早都会做这种事情的——所以,抱我吧——而且不是简单的拥抱。”

“我能弄清楚是为什么么?”我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点。

“你会做点什么来让我放心的吧?为了让我放心一点,就赶紧的让我烙上你的印记吧,这样子我就能够放心了。”说着,她开始解开睡衣的纽扣。

“就算这样万一我走了呢?”

“你做得到么?”尽管一片黑暗但是我感觉得到她在注视着我。

“的确做不到……”

“所以,毕竟都会在一起的,所以,现在做也没什么的。你只要想着是为了我就行了,现在就抱我吧,让我烙上你的印记。”说着她抓住我的手按到她的胸上。

……该怎么说呢,这种时候应该惊讶好呢还是推开好呢……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实在是太爽了!虽然每天看着她的胸但是实在没有想到已经发育到那么好了!手指都陷进去了,像棉花糖一样的触感实在是棒极了!

“很棒是吧?就不打算享受一下么?”她把上衣脱掉,伸过手解开我,睡衣的扣子,“真的没问题的,就这么夺走吧。”她说完把手收回去——之后我听见脱裤子的声音,之后我的裤子一下子也被她脱了下来。

“喂!”我吓了一跳。

“呐,快点吧,不要犹豫了,就在现在吧,快点来抱我,让我们两个结合在一起,让我烙上你的印记,快点把小宝宝的元素……注入我的身体被。”她躲在被窝里喘着粗气说。

我不由得闭上眼睛,眼前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我觉得全身都一阵燥热,脑袋里几乎一片空白,话也似乎不经大脑就直接脱口而出,而说出后自己的心里的羞耻感也愈发强烈,但是就是停不下来。似乎心里的恐惧已经逼迫自己必须做点什么了,明明知道自己这种想法会对他造成困扰,但是总还是感到如此深切的恐惧。

为什么会这样子呢?我总想着这个问题的答案,可是总是找不出来。现在的我似乎已经真的离不开他一样,他要是不在我身边,我就会觉得不安,总觉得他已经弃我而去了。我并不是只剩下他,但……似乎缺了他这个世界已经崩坏了。

此时我已经脱下了他的裤子,已经不需要他的同意了,他的身子也僵硬得没有动弹。我在黑暗中摸索着,也犹豫着,但心里的一种感觉不由得我犹豫,我扭了扭身子,向前爬了一点,我摸到了我想找的东西,我的喉咙开始抽搐,似乎已经感觉到待会会有的感觉。我吞了一口口水,张开嘴巴凑了上去——

 

他突然拿开了我的手。

“不要把妄想和现实混杂在一起。”

“我没有妄想啊,现在我在写的,就是昨天晚上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啊。”我笑着说。

“那是你的梦吧,昨晚你除了用语言发情以外什么都没做啊。”

“不,我肯定做了,别不承认了,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这时候你却要把现实给抹去么,明明是这么好的料却不把它写下来对不起我自己。”说着我的手又放到了键盘上。

“这种东西写了发出去会被‘跨国’的。”他的脸突然红了起来。

“未删减版可以先不发嘛,但是这种事情必须要记录下来啊,这可是‘第一次’啊。”我戏谑地笑着,继续录入。

到底是发生还是没有发生,心里清楚得很呢。你用文字来妄想,也要允许我用文字来“妄想”啊。

他苦笑着走开,我继续写我想写的东西,这种方式真有趣,这就是我们的生活——用一种如此文艺的方式记录下来。

咦……脸怎么这么烫,身子也是烫烫的……

我不由自主地低下头去。

 

 

“今天咱们整理一下里面那间房间吧。”

——因为这个提议,我和她开始整理里面那间房间。

我们所住的房子是三室两厅的户型,还有一间房间在搬来的时候当做了杂物间,本来想整理但是想想那间房间没什么用处就一直拖着没有做。现在她搬来了就要开始发挥人妻的属性了么?这可不像大小姐啊。

“这间房间条件这么好,可以拿来做书房啊。一直闲置未免太浪费了吧?所以今天就好好整理一下!”

她不由分说就把我拖进杂物间。

杂物间里堆着大大小小二十多个箱子,仔细想来似乎搬家时原来家里所有能搬的东西都搬了——都是为了给妈妈一个完全没有我的环境以让她更好的接纳新的家庭。

“嘿咻。”她说干就干,搬下一个箱子,我也走过去,打开了箱子,里面全都是漫画。

“你怎么还留着这些啊?”她拿出一本掸了掸上面的灰,“这些漫画你也看么?封面上的捏他可真够明显的。”

“搬家的时候一起搬过来都没有整理,肯定留着了。当时我所有的漫画杂志都没有丢,搬的时候还坚持着不丢,就留到现在了。”

“那还要么?”

“当然不要了。”

“那么,”她站起来准备去搬另一个箱子,“不要的箱子你就搬到外面去吧。”

我把这个箱子搬到房间外,又回到房间。看着正一个个翻找着箱子的她,我不由得问道:“呐,怎么今天突然想到整理房间了呢?”

“啊?”她抬起头看了我一下,笑了笑,“那当然是整理这个家啊——让我们的家变得更好。”

“现在你说的话越来越充满闪光弹了。”我蹲下身子开始整理箱子,“原本的大小姐在谈恋爱之后变成了人妻了,太令人惊讶了。”

“你这口气就像是我本不会变成这样一样。”

接着我们就专心整理房间。没想到搬家来的时候我竟然带了这么多没必要的东西,当时光搬这些箱子就累死我了,原来都是些不必要的东西。

我整理到看上去很新的箱子,箱子外面写着字母“H”,看起来像是她带过来的。我好奇地打开它——

“这个箱子必须销毁。”

她转过头来一看,马上跨过来抓住正要把这个箱子搬出去的我。

“这个箱子为什么要丢啊!”

“这个箱子里面的东西是邪道!必须销毁!”

“只不过是一些Cos的服装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我停了下来,回过头去盯着她:“只是……Cos服装……‘而已’?”

“只是普通的Cos服……而已。”她突然动摇了。

“那我们来看一看这里面的东西。”我把箱子放到地上。

第一件,女仆服。

“女仆服有什么么?这只是一件普通的女仆服而已啊。”

第二件,料子少了一些的女仆服。

“这只是不同款式的女仆服而已,用料稍微少了一点。”

第三件,学园泳装。

“你难道要穿这东西去游泳么?”我问她。

“这个是有某些用途的。”她敷衍道。

我又看了看这条学园泳装,不由得想象她穿上去的样子。

肯定胸部被强调的很明显……

第四件,围裙。

“……”我不说话。

“这个……”她的脸突然红了,“这个嘛……你懂的。”

脑袋自己运转起来,想象她穿上这条东西的样子。

“你想看的话我现在就可以穿哦,还是脱掉全部衣服就穿着条哦。”

“不要随便读取别人的想法!”

继续整理。

 

“总算干完了……”我倒在沙发上。

“辛苦你啦。”她递给我一罐饮料,之后拿着一本厚厚的相册坐到我身旁。

“这是什么?”

“从最深处搜到的相册哦。”她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而且强调了“最深处”这个词。

“哦……”我点了点头,应该是原来的家庭相册。

“阿姨真是好呢,专门整理一本相册出来,里面好大一部分是我和你的照片呢。”她一边说一边抚摸着相册的封皮。

难道说……是我整理的那本相册……

说着她翻开相册,相册的封皮里面有着一行稚嫩的笔迹,写着“纪念曾经那美好而又温馨的生活”。

果然是那本啊!而且第一句话就已经让我受不了啊!过去的我到底做了什么啊!

前面的照片都是我小时候的照片,和爸爸妈妈在一起拍的。不过现在也只是记忆了。

“当时的你还真是爱笑呢。”她说,“不像现在是个死傲娇。”

“你说谁是傲娇啊。”

“哈哈,看,傲娇了吧。”她继续往下翻。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照片呢。”她只给我看。

照片上的我和她手牵着手,她的脸还红红的,我则什么反应也没有像其他照片一样灿烂地笑着。当时我在拍每张照片的时候都笑得非常开心,因为妈妈对我说过:“照片是留下一个人最开心的时刻,所以无论什么时候拍照都要开心地笑着。”

小时候的她已经留着长发了,头上还戴着可爱的发饰,一脸纯真的样子,连牵个手都会害羞……不像现在那么无节操。

“我现在也是很有节操的,不要随便贬低你的女朋友。”

“其实你会超能力的吧!为什么每次我想什么你都能知道啊!”

“因为我是你的女朋友嘛。”她很自豪地笑着。

接下来的照片几乎可以看做我和她的成长史,每一个阶段,每一个值得纪念的场景都拍了下来,而且——每次都是我和她在一起。她爸爸会怎么想呢……自己女儿每一个成长的瞬间都有这个混小子在……

相册越往后翻就越让我觉得气氛不对,因为那些照片的人物虽然都是我和她没变,但是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是偷拍一样的感觉,捕捉我和她的每一个瞬间一样……而且这些照片似乎没见过……

“这些照片是我放进去的。”她似乎看出了我的疑问,解释道,“班上的人在我的委托下拍的。”

“拍这些干什么?”

“记录我们两人的瞬间嘛,顺便当做素材。”

我又往下翻了一页,这页只有一张照片。

她靠在我怀里,大声哭泣,而我则是一脸温柔在安慰她,嘴里说着什么。角度选的正好,她不至于被拍得太难看,我的表情和气质也完全被展现出来。——这到底是谁拍的啊。

“这是……”

“‘那件事’之后的拍的照片呢……”她突然不知所措地笑了笑。

那件事啊……

 

那件事情发生在一年前,初中毕业后的暑假。

现在想来也有点后怕,那时候的她竟然会变成这样。

事情的起因可以认为是她不足的安全感导致的。因为喜欢的人总是和自己处于不确定的关系,恐惧感油然而生,因此,坏掉了。

她的过去和经历都没有遇见过什么大风大浪,但是这种与生俱来的脆弱让她还是奇妙地具备了这种潜质。

一开始是在我们玩的网游里面,她说要在游戏里和我结婚,但是当时结婚需要的钱还不够,我便告诉她“还没有钱”,她就问我是不是有了足够的钱就能结婚,我答应了。

结果第二天一上线,就看见系统消息不住地弹出。

【楠下之依】与您的亲密值达到了【相识】。

【楠下之依】与您的亲密值达到了【朋友】。

【楠下之依】与您的亲密值达到了【熟人】。

【楠下之依】与您的亲密值达到了【知己】。

【楠下之依】与您的亲密值达到了【恋人】。

【楠下之依】与【晓世之漠】的亲密值达到了2000!

【楠下之依】向您发出结婚请求。

【楠下之依】向您发出结婚请求。

【楠下之依】向您发出结婚请求。

【楠下之依】向您发出结婚请求。

【楠下之依】向您发出结婚请求。

……

她一直在发送这个结婚请求,直到我赶到了办理结婚的地方她才罢休,我原本以为这只是她无聊的结晶。在成为爱人之后她还不断向我赠送物品增加亲密值,一个晚上我和她的亲密值就已经达到了全区最高,路人皆知。

第二天我去问她怎么这么做的时候,她说:“我们不是成为夫妇了么?我们是最相爱的夫妇吧,所以我们就要让亲密值达到最高,让大家知道我们是相爱的,我们是一对啊。而且啊,不只是游戏里,在现实中我们也是一对哦,我们也要让其他人知道,我是最爱你的,我是你的爱人。”她说着还带着宠溺的微笑,让我感到脊背发凉。

但当时我还没发现她已经开始出问题了。

之后,她真的就像是相爱的人一样,走路的时候会挽住我的手,如果我挣脱开她就会摆出一副非常惊讶且很受伤的表情,让我又得让她挽着。而且她还会每天和我回家,如果我故意绕开路的话,她就会自己先回到我家,而且她不知从哪弄来了我家的钥匙,直接进入我家,等我回来。

可是她的“努力”并没有让我们之间的关系做出任何改变,在当时反而起了反效果,我变得害怕她,开始有意和她保持距离——谁会想到二次元的事情给发生到三次元里了呢?

我的行为很快引起了反效果,她认为我已经不再“爱”她了,她被我抛弃了,她突然觉得一切都是去了意义。一夜之间,她整个人都变得神神颠颠的,而且很严重很明显,她的眼睛失去了神采,到学校也几乎不上课,要不就是到我的教室来找我,要不就是自己跑到校园的某个角落一遍遍地打我的电话,发短信——跟桂言叶一样。甚至到后面我关机了,她也一遍遍地打,就算不通也自顾自地说话。

当我被其他人告知她的情况之后,我连课都没上冲去学校后的公园,她正在那里坐着,眼神虚无地坐在那里,手机拿着电话,一只在那里轻轻地叫着:“喂?喂?喂喂?喂喂?”

看见我后,她挂掉电话,微笑起来,对我说:“你终于来了,才看见我的短信么?”

我的手机已经关机整整一天了,她认为是我看到了她发给我的短信吧。

“真是的,让我在这里等这么久,是不是又和其他女生约会去了?”她站起来,向我走来,一边走一边说。

“没……没有啊……比起这个,你怎么了?”

“我没有怎么啊,我不就这么好好地站在你面前么?你怎么会觉得我有什么问题呢?是不是其他的女生又跟你说我的坏话了,让你觉得我很讨厌,所以就要赶紧远离我。”她步步逼近,话语也越来越奇怪。

“你在说什么啊……?没有人跟你说我的坏话啊。”当时的我还傻傻的不知道情况。

“是她们让你这么说的吧?现在的你离我越来越远了,似乎我已经不能在你身边了呢——但是可不能这样。因为你就是我的全部,我没了你其他东西对我也失去任何意义了。所以,我得抱紧你,一直的抱紧你,永远永远地让你在我身边。”

冷汗终于从我背后流下来了。

“呐,漠,一直地抱紧我好么?让我感受你的爱,让我传达对你的爱,来抱紧我吧,漠。”她几乎逼近到我的面前。

但是我的双腿却不自觉的后退。

“不要跑啊,漠。”她的手终于从包里伸出来,手上握着一把刀。“要不然的话,我就得砍断你的腿呢。”

“砍……砍断腿……”

“这样子,就可以让你逃不掉了。”她眼神空洞地笑着,像是唱歌一样轻轻地哼着,“在我身边吧,留在我身边吧,永远地留在我身边吧。”说完,她举起刀向我劈来。

我一下子躲开,跳出几步开外,对发生的一切仍不敢相信:“你到底在干什么啊,依!为什么你会变成这么奇怪么?”

“我奇怪么?我很正常啊。一定其他人对你说了我的坏话吧。我都知道的,漠是绝对不会说我坏话的,漠是绝对不会说出伤害我的话的。”

她一边说一边刺向我,我不断地躲开,她见我总是在避开,便问:“怎么了?为什么要躲开呢?难道你不想接受我的爱么?”

这时班里的其他几名同学赶了过来,他们都是我和她的好朋友,看到眼前的情景也被吓到了。而她看见因为担心我们赶来的人,却认为是来带我走的。

“你们也来了么?连你们也要来把他从我的身边夺走么?不行啊……绝对不能这样啊……”说完,她举起刀向原本的挚友冲去。

我下意识地冲去阻止她,我从正面抱住她,之后和她一起滚到草地上。当时脑袋已经顾不及思考,只想到一定要阻止她。

过程中详细的细节也想不起来了,这种事情还是忘了比较好。

不过记得最清楚的场景,就是在我扑过去之后,我们回过神来的时候,她的手上沾满了血。

看到了血的她的瞳仁一下颤抖起来,空洞的瞳仁逐渐恢复了神采,她的嘴唇在不断地颤抖着,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我低下头看去,啊啊……果然是有勇无谋啊……

刀子进去了。

她一下子叫了出来,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她用满是血污和草渣的手抓住我的肩,大喊着:“你怎么了?你怎么了?漠,漠你怎么了!”

“一不小心就……”我苍白地笑着,想让她安心下来。

原来只是初级程度的,这样子就能把她找回来实在是太好了。

一旁的同学赶紧把我送到医院。

幸运的是,没有伤到要害,只是算作轻伤,碰巧那段时间她的父母都在外地,不知道这件事,在挚友的妹子的父母帮助下也没有传出去,实在是太幸运了。

当我恢复得差不多的时候,她终于来到病房探望我。她一见到我就扑到我怀里——那一下让当时的我还真的感觉挺痛。她泪如泉涌,不断地喊着我的名字,说着对不起,我把她揽在怀里,一边忍着痛,一边安慰着她——那张照片,就是那时候拍的。

后来知道,她在那之前不来看我是因为被挚友的那位妹子逼去接受了一下心理辅导,总算把她给开导好了,看起来她也解开了这个心结。而我也接受了心理辅导,不过只有一句话——“好好用你的爱去关怀她”。现在想想,总有一种我妻的感觉,离开了雪辉就会变得无法控制。

就是这么荒唐的事情——至少在我的叙述之下显得很荒唐,成了我和她之间的牵绊和对我的教训,此后的我总算能够敞开心扉的去和她在一起了,她也总算正式的和我告白了。之后的她,也变得很糟糕,就像痴女一样,不过我和她之间的默契,就是调戏归调戏,如果不愿意,绝不跨线——说起来也都是我单方面的不愿意,她也不会往下做下去——其实做了也没什么,不过就算有里番的发展——我会随便说出来?

 

“怎么了,看呆了?”她敲了敲我的头。

“嘛,应该是吧。”我笑了笑,她把相册翻回了几页,很正常的部分,都是美好的回忆。

“啊啊,看到这吧,我出去买点零食。”她合上相册,站起来拉了拉自己的过膝长袜,准备出门。

“不是说‘要是不在我身边,你就会觉得不安。’么?”我故意问她。

“那……”她伸了伸懒腰,回过头看着我,“那已经是昨天的我了呢。”

“看起来昨天和今天的你都没有什么区别啊。”

“我的胸围可是又长大了两厘米哦。”

“我没听见。”

她笑了出来,俯下身子,我们两人嘴唇碰了碰,之后她就出门了。

现在的生活——

——真的很好。

 

【不知真假赠品】

“还我肉来!”

一接电话就是如此残念的咆哮。

打电话来的是一个朋友,算是我的一名读者——只不过总是在叫我去写不“正常”的片段就是了。

“你在说什么啊?”

“面对着女朋友和你一起吃饭,一起洗澡,甚至一起睡觉,你就一点感觉都没有么?你就一点想做的事情都没有么?这是哪个外星上的故事啊?”

“里番看多了吧你!”

“你这个恶趣味真好啊!和你的女朋友一起来互相口述一起合成日常记录,之后发出来,晒日常却故意隐去那些明明已经发生的事情你什么意思啊!”

“发生了什么啊!不要乱说好不好!”我也随着她大叫道。

“不行!我要看肉!我要看床戏!”

“我不给呢!”

“那我就把你的Pocky全部踩碎碎!”

“你踩得到么,或者说你能过来找到我么!”

“如果我能找到你……我就把你的Pocky全部踩碎并且让你给床戏给我看对不对?”她的声音突然低下来,胜券在握的样子。

“如果能够的话。”我气势上绝对不能输。

叮咚。

门铃响了。

等会为什么我家的门铃和电话里同时响起了门铃声。

“叮咚。”

电话里和房间外又同时传来门铃声。

“………………”

“嘿嘿……晓漠小朋友,你不开门迎接客人么?”

“…………………………”冷汗不由自主地流下来了。

“恩?请问您是?”电话里突然传来了我熟悉的声音。

“啊啊,我是晓漠的朋友,过来拜访他的。”不……等等……

“哦,晓漠的朋友啊……我是楠依,是和晓漠住在一起的,我记得他应该在家的。”

哦……不……不……别这样……

“嘿嘿。”电话传来了阴险的笑声,之后挂断了。

家门被打开了。

“I’m coming.”那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把所有的Pocky都拿出来给我踩碎碎吧。”

“别这样啊!”我哀嚎道。

  • Aturan

    我才没有看呢,哼!(等番外

    • 漠伦

      你们不要都只为了番外啊!

  • Bitex

    期待R18版本

    • 漠伦

      求求你们别这样啊xsk

  • Athletic

    默默地看完 默默地走开

  • roshan大吉

    期待滚床单啊,不滚床单天理不容啊

    • 漠伦

      为什么都在期待着滚床单啊喂!

  • M.A.

    Pocky……怎麽可以就這樣踩碎……

  • Bitex

    第二次来读..

    • 漠伦

      /_\这是在催我更新么……

      • Bitex

        → →更新比我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