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与正传的日常没有任何联系,虽然也只是发生在日常生活中的非常平凡的对谈而已。《Ta·十夜谈》是作者为了表达自己对某些事物的看法而撰写的谈话录,其中所谈的内容、看法可能与你相悖,本文趣味性和可读性相对较低,所以不读也无妨。】

在深夜里无法入睡的两个人无边无际地谈论任何想谈论的问题。虽然我们的看法或许相左,或许我们的看法有一些不合常理,不甚正常的地方,但是这都无关紧要。我们只是为了快点入睡而聊天,聊些平时我们不会聊的东西,讲些平时我们不会讲的话,仅此而已。——他

【第一夜·不这么做的话或许就没那么累了吧】

“呐,睡不着啊,怎么办?”她突然拍了拍我,之后不由分说地把我从床上了起来。

“哈……你已经躺下两个小时了吧……”我揉了揉眼睛,现在已经是凌晨了。

“但是就是睡不着啊,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她没办法似地说道,“呐,既然醒了,就陪我聊聊天吧。”

“其实每天都在聊不是么?”我从床上爬起,打了个哈欠。

“啊……总之你就好好陪我聊一会啊!”她就像小孩子一样闹起了别扭。

“我知道了。”我无奈地下了床,“反正我也被你吵醒了,一时半会也睡不着。要喝点什么么?”

“好啊。”她很开心地笑了,“我在书房的窗台那等你。”

我冲了两大杯热可可,端着杯子走到了书房。书房里没有开灯,灯光从窗户里透了,她坐在窗台前,侧对着我,淡蓝色的光打在她脸上,让我这个和她朝夕相处的人又一次看入迷了。

“怎么,又看入迷了?”她转过头来,顽皮地笑了一下。

“是啊,一不小心又被魅惑了。”我走过去,把杯子放到窗台中间,自己坐到窗台的另一边。

“别说的我好像是妖精一样啊。”她拿起杯子,放到嘴边,先吸了一口飘散出来的甜味,啜了一口。我也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热气随着可可一起流入身体,迅速蔓延到全身,让身心都放松了下来。

“你啊,会去恨一个人么?”她放下杯子,问到。

“恨一个人?”

“恩,说恨或许太严重了,应该说就是讨厌一个人吧,对于一个人带有恶意。”

“有是肯定有,但是要我说我说不出来。”

“说不出来?为什么?”

“要这么问自己说‘有没有讨厌的人?’,心里会给出答案,但是马上就会想到其实也没什么,不过就是那点事留下的不好的印象而已。所以最后得到的结果,就会是不那么讨厌了,没有好感,也没有恶意。”

“善于保护自己的大脑程序啊,真好。”

“保护自己么。”

“是啊,如果不让自己那么想的话,最终就会反馈回讨厌的这种情感吧,这种情感不就会驱动你去作出相应的反应么?如果像你这样把‘厌恶’转变为‘无感’的话,就不会作出‘厌恶’的反应了吧?”

“别看我这样,要是我讨厌一个人的话也会显现出来的,而且有时候会相当露骨啊。”

“你说这话的语气就像是你讨厌这样一样。”

“我是讨厌这样。就像别人讨厌自己而展现出来那种表现一样,如果我展现出来了就会给对方造成不好的印象,因而影响到两人之间的关系。”

“不想和任何人关系闹僵?”

“是啊,闹僵了的话处理起来很麻烦,我既懒得处理也怕遇上这种情况。和我关系不好的话,那就保持一定距离就好,不做最低限度以上的搅基,过了一段时间,这之间的恶意自然退却之后,就会自然的产生交集。”

“为什么说恶意会自然退却呢?”

“我觉得是这样的,血气方刚的青春期崇尚‘直白爱恨,快意生活’的信条,因此喜欢的快,讨厌的快,消散的自然也快。如果不是什么对于他来说很过火的事,过一段时间来说都会忘掉吧。”

“好像你很懂大家的心理啊……”

“这只是我的臆测而已。”

“那你的忘却时间很快咯?”

“……怎么感觉你好像不认识我一样?”

“我想听听你对你自己是怎样评价的嘛……有些事情我觉得很神奇嘛……我对自己的男朋友可是有着想把他剖开的好奇心哦。”她拿起杯子又喝了一口,遮住自己的脸。

“一看我会记恨一个人很久么?”

“好像还真没有诶……”

“硬要说的话,我觉得我是牢骚型的。发发两句牢骚,之后将一切归于沉默。”

“闷骚?”

“有人说是孬种。”

“不会吧?”

“嘛,说什么倒无所谓了。”

“但是,你和大家的关系不都挺好的么?”

“差不多吧。但是不过都是止步于‘这个人还挺好’的地步吧。”

“好大一张好人卡。”

“不过以‘能跟你开玩笑的程度越深你们的交情越深’这种判断法来计算的话,其实这样的朋友也没多少。”

“多了就奇怪了吧。”

“我和大多数人都是不温不火的程度了,不会有关系特别差的人,也没多少关系特别好的人。”

“要做到这样均衡的程度也不简单呢?怎么做的呢?”

“我反而觉得我是一个失败的案例。我觉得我对每一个人都坦诚相待,但因为火候把握不够结果就落得这样的结果。”

“怎么说?”

“我也说不清啦……有些可能是因为爱屋及乌我和她讨厌的人有交集她就对我没好感,另一些可能是因为我的一些表现而对我没好感吧。”

“嘛……的确你有时候是出风头一点,有时候也很毒舌呢,直言不讳的。”

“或许有时候我是过于闪耀自己的光芒了,但是说话上我估计是改不掉了,现在已经沉默很多了。”

“‘永无止境的沉默轮回’呢。”

“这个其实很极端啦。我只是觉得我在为班上做一些自己能做的事情而已,这些事情别人也能做,只是他们不想做给了我做。”

“大家的确都说‘没了你这个班就不一样了’呢。”

“什么啊明明是说‘你走了谁来管电脑’好不?就像是我的存在只是为了管电脑一样。”

“但是大家不还是说有问题就找你么,毕竟你也是什么都做呢。”

“我是好人嘛。”

“又给自己发好人卡。”

“不累么?”

“还好,没感觉。”

“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感觉的感觉。”

“这就是为什么我能够不抱有过度的厌恶啊。”

“没感情么……感觉好奇妙,就像是封印自己的感情一样。”

“你看我像是么?”

“哪有经常大喊大叫的人是封印自己的感情。”

“那你还这么说。”

“那就是……压抑咯?”

“我也不怎么压抑,因为我是喜欢发牢骚和写东西的人嘛。我的方式相比于其它人更闷骚吧。”

“总觉得,你在处理一些事情上有着过人的成熟呢。”

“是这样么?”

“但是有时候却又因为这成熟而犯错误。”

“的确是。”我苦笑着喝了一口可可。

“我努力让自己不对任何人抱有过分的厌恶。不厌恶人是不可能,所以我就沉默消亡这厌恶。”

“真是的……你这人真是太好了啊……”

“这时候又发一张好人卡给我你闹哪样。”

“我啊,好像一直在期待这种时候呢。”

“这种时候?”

“等着一个机会,有一个人,能够给我好好把想说的话的说出来。把自己剖析开,恨不得把最真的,最血淋淋的,最脆弱的一面拿出来,给你看,也给我看。或许不是完整的自己,但是是一个真实的自己。”

“……”

“这种成长方式风险太大了,如果对方是虚假之人,就等着自己被伤的体无完肤。”

“那是当然的吧。你对任何人的态度和别人对你的态度不可能达不到统一。你这么做,就是在赌博吧。”

“是啊,赌博。明明别人在跟我交朋友,我却在赌博。”

“跟谁赌?”

“我更觉得,我在跟天赌,发到手里的就是我遇见的人,选谁由自己。选对了就赢了,选错了就输了。而且你的赌注用不完,因为老天永远不腻。”

“那你觉得,你至今投了多少呢?”

“应该是全部加起来可以把我弄得体无完肤吧。不过呢,要数最多,应该就是投给你了吧。”

“完全不会输的一局。”

“是啊,所以老天逼我下注的时候——就是心里有话实在忍不住的时候,我就交给你就行了。”

“听到你这么说我好高兴。”

“我说完了,那你呢?”

“我?”

“你在平常的处事上,又是怎样的呢?”

“你不了解我?”

“让我听听你是怎么看自己的。”

“恩……我么……”她看了看窗外,“我觉得我和你应该差不多,但是呢,我对他人的那种不快可能会持续很久,而且表现出来的很快。”

“能做到这个地步的一定是很过分的吧。”

“或许是吧,每个人忍受不住的时候都会爆发出来吧。但是相比起来,我比你多。”

“你保持的笑脸比我要灿烂的多。”

“自然而然的就那样了,因此我遇见不快的几率或许比你少。”

“没人会和能够笑得那么灿烂的人闹不快吧。”

“但是总会有不是么?虽然会遇见,不过我还是会笑着,虽然有些难受,但是我不去在意。”

“好人啊,不,应该说是大家心目中的女神么?”

“咱们班里耀眼的人很多,我不显眼。”

“但大家对你都有着很好的印象。”

“我觉得咱两不上不下。”

“两个好人?”

“我们这么自夸真的没问题么?”

“反正只有我们自己听到不是么?”我笑了起来,“自己剖析自己,感觉真的怪怪的。”

“是啊……不过我觉得,你是我遇到的人里最棒的一个。”

“不然也没有资格成为你的男朋友吧?”

“哈哈,也是呢。”

“有时候,我觉得啊,除了你,我就真的找不到一个放心依靠的人了呢。”

“……”她低着头,一言不发。

“恩?你怎么了?”

“突然之间说哈么啊……”

“哈?”

“你突然之间说这种话干什么啊!好害羞啊!”她突然大叫起来,“真是的!我困了!我先去睡觉了!”

“喂,喂……”还没等我说话,她就已经跑出了房间。

“搞什么啊……这时候卖娇……”

我叹着气,端起杯子,慢慢走出书房。

心里说不出的畅快。

【歌词翻译】God only knows 闲谈二十 【歌词翻译】名前
View Comments
  • 看到标题就跑过来留言了

  • 我是来测试系统的w

    • 哦草别这样 一个Linux就打发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