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图:《圣者无双~工薪族的异世界生存之道~》 出自:冒険者ギルド | sime https://www.pixiv.net/i/58319465)

按:本文是《构筑异世界的通用法则——日本穿越轻小说的公共想象》的系列扩展文章之一,旨在继续探讨前述文章中开拓或提及的有关日本异世界类型轻小说的创作议题。应读者希望,本文在《通用法则》文中“公会”一节的基础上重新浅描轻小说中的冒险者公会这一组织设计,期望能够帮助读者理解其在异世界社会中所起到的作用,并借此考察具体轻小说作品中对公会系统的发掘。

本文将试图综合多部轻小说中所呈现的冒险者公会的通用设计及部分独有设计进行解说,但由于诸多机制都是存在于剧情之下未被描写出来的“黑箱”,所以还会本文还会增添一些额外的推演与补足,或是将不同作品的设计拼贴到一起。由于笔者阅历与眼界有限,本文难以考察公会这一社会机构在 ACGN 作品间的诞生与流变,只能试图从笔者所阅读过的少数作品中对当下异世界轻小说中的冒险者公会的典型特征加以总结,还望读者理解。

为叙述方便,本文会使用一些轻小说乃至 ACGN 作品独有的概念与话语,部分常见概念在《通用法则》内已有解释与分析,本文将直接沿用。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移步阅读了解。

时间有限只得潦草成文,如有错漏还望读者不吝指教。


序言

公会是异世界轻小说中极为重要的存在。它通常是穿越者到达异世界后接触的第一个组织,是穿越者获得身份的关键,也可以说是确认角色切实存在于异世界的一个必经“仪式”。“公会”一词对应的日文原文是ギルド,即 Guild,同业公会。在民间翻译中,常出现“工会”“公会”混用的情况,但准确的译名应取“公会”更为妥当,即由同行业从业者组成,旨在保护该行业利益的组织。

冒险者公会以等级和委托两大核心系统,构建起了维护异世界社会稳定与流动的循环的自治体系,依托冒险者群体来维持个人类社会与自然环境之间的稳定关系。同时无所不包的委托机制使得冒险者公会事实上分担了一部分地方统治的管理职能。冒险者公会是公会体系的代表,是连接组织冒险者展开活动并连接各类委托者与冒险者之间的桥梁,是平民获得地位的上升通道,是非官方的治安机构,还是异世界中重要的商业机构。

这种复杂的身份构成,究其根本,当归功于发源自游戏的任务化的事件构成以及被简化的社会流通过程。在轻小说的不断创作中,创作者为开拓剧情不断为公会赋予了新的职能与地位,却又因描写失位而使得一些地方面目模糊。同时因为不同作品给予它们的不同定位,也使得对他们进行归类分析时多有困难。

本文将从公会整体开始,下探至公会与国家、公会各支部间的关系,公会的基本运行模式,并最终落实于公会与冒险者的关系与定位,从而讨论冒险者公会在异世界中所起到的作用,以及它们如何扮演前文所提及的社会角色。

公会地位

冒险者公会是为冒险者提供服务并维护其群体利益与秩序的组织。创作者们通常都希望赋予冒险者公会一个超然的地位,但在具体推进故事的过程中,国家与冒险者公会之间的关系通常暧昧不清,产生了完全中立自治的冒险者公会,以及听从国家调遣安排的冒险者公会两种不同的定位。故而对冒险者公会较为中立的描述当属于超国家组织,而非国际组织——因为其不一定代表国家立场。与现实的国际政治中的超国家组织概念所不同的是,异世界中国家并未主动让渡主权来建立冒险者公会。总体而言,冒险者公会是一个冒险者群体内的自治组织,但同时也因其实际组织着大量可武装人员,所以无论其是否接受调遣,公会总会与国家不可避免地联系密切。

在不涉犯罪的情况下,国家或领主只能够通过委托的形式向公会调遣冒险者。尽管也可以直接联系或命令冒险者,但如此一来责任就只能由双方自行承担,公会不会提供任何担保,也不能提供任何诸如协助追查等帮助。另一方面,虽然冒险者有权选择听从或拒绝这些调遣,但在实践层面上也鲜有公会或冒险者不加听从。战争时期,公会不会以组织身份为国家提供力量,冒险者可以通过响应佣兵召集令的方式,以佣兵身份参加战争,但在此期间冒险者公会不会为这些冒险者提供服务或保护。唯有在迎击魔物或魔族袭来等关乎全体人类安危的紧急时刻,冒险者公会才会组织冒险者与军队站到一起。

但是冒险者在成为冒险者之前总归还是一位国家公民,因此公会的中立地位并不意味着它能够为冒险者提供超出法律范围的庇护。但相应地它也能利用冒险者的公民身份为其提供保护,并适时引入国家力量介入来处理个体纠纷,这在处理贵族对冒险者的侵扰乃至杀害行动时大有用处。

虽说冒险者公会组织着大量拥有武力的冒险者,但它并不能称得上是“统率”冒险者。统一的国家间与支部间联络网与独立的支部运作模式,使得冒险者拥有着极大的流动自由。倘若冒险者对某一城市的公会不满,只消移动到另一个城市即可。因此在冒险者遵守委托约定与基本的冒险者道德的前提下,公会并不能对冒险者横加干涉。但是倘若冒险者触犯公会禁忌或是违背冒险者的职业道德,则可能招致所有国家的所有公会组织的统一抵制与封杀。只有在极少数情况下,公会才会对冒险者全体发出强制委托,以此来调遣冒险者。在具体的公会支部意义上,公会和冒险者只能说是若即若离的关系。

公会架构

冒险者公会通常采用总支部架构。国内以王都支部——有时也称之为总部——为最高级别机构,统率国内所有地方分支机构,并在国际间代表一国冒险者公会全体与其他国家冒险者公会进行联络与交涉。各国王都支部则相互平等,地方支部间也同样如此。

公会以驻扎于城市的支部为基本单位,每个支部都拥有同等的只能与权利,王都支部则另外拥有派遣支部公会长以及面向全体公会发出命令的权利。城市之外的乡镇街道,规模不足以设立公会支部的,则可能设立支部联络所来收发委托。

在一个支部内,由支部公会长(时而简称公会长,时而简称支部长,日语中还可能写作ギルドマスター,即 Guild Master,简写作ギルマス)统率整个公会运转,有些地方还有着“支部里支部长就是规则”的说法。公会长需要有足够强的实力才能震慑冒险者并维持秩序,因此公会长通常都是常驻于当地的实力最强者。故而公会长以武力服人,副公会长则实际负责日常工作的搭配就成为冒险者公会较为常见的领导配置。

公会长与副公会长之下多分为数个平行部门,统一接受公会长领导。依据公会内常设业务,公会内其它常见部门包括食堂、训练场、解体场、前台接待等等,其它则依据该支部承担的额外职能加以增设,如资料室、邮递部门等等。其它一些具体业务可能还会产生出负责专门事务的人员,但大都会由隶属于前台接待部门的事务员所接手。

前台接待部门是公会运转的核心,不仅是因为她们要与冒险者直接接触来处理委托,她们还必须能够正确预估冒险者水平,从而对他们应该接手何种委托提供建议,并在冒险者接受过难委托时进行劝阻。她们还需要能够回答有关魔物、草药、动植物方面的问题,即使不尽深知也需能够快速翻查到相关资料,并将其提供给冒险者。同时她们还需对城市近况有所认识,能够为新到的冒险者提供推荐与建议。她们是公会为冒险者提供服务的先锋与核心。

运营模式

公会的运营主要围绕委托发放与处理进行,因此还涉及委托和冒险者的管理工作。由于委托通常会涉及素材的接收与收购,故而对素材的解体整理以及事后流通也在公会的工作笵围内。总体而言,冒险者公会的业务可分为冒险者事务与委托事务两大类,具体来说可能包括:

  • 冒险者登记、功绩确认与阶级管理
  • 为冒险者提供训练、指导
  • 接收各方发来的委托,分配委托等级,张贴委托,向冒险者推荐或劝阻委托,联络冒险者处理指名委托
  • 确认委托完成情况,办结委托,交付赏金
  • 素材、道具、委托物品的收购、解体、处理、转交、销售
  • 处理冒险者及各方提交的各式情报,并对需要详细调查的情报发出委托
  • 关注所在都市地方的自然环境与状况与治安,及时针对各类情况发出调查或讨伐委托
  • 关注与冒险者相关的产业(如药剂、道具),进行投资或援助,或直接参与到生产与销售中保证必需品的廉价与供应
  • 信息与情报流通,素材与物资运输

公会的运营经费则主要来源于素材收购与销售的差价,委托赏金的手续费。后文将具体解说上述具体业务的运作模式。

社会角色

作为支援组织的公会

公会最初的创立的目标可能有二,一是集合闲散的有力力量,并将其组织运用以解决各方需求;二是冒险者内部集合力量为冒险者群体相互提供与支援。因此,冒险者公会的第一要务当是为冒险者服务,并为冒险者提供保护。

为冒险者提供支援方面便于理解,为冒险者搜集整理、分类、提供并推荐委托便属此类,其它的支援措施还包括店铺介绍、情报提供,如向冒险者介绍何种魔物应在何处捕猎,某一药草具有什么特征等等。冒险者公会内还会常设一名由极具经验的退役冒险者担当教官,为新晋冒险者提供基本的战斗训练,以帮助冒险者在实际踏入地下城展开冒险前拥有切实能够保护姓名的手段。与国家关系密切的冒险者公会还会在国家帮助下建立专门的冒险者学校,接收无家可归的孤儿或是有志成为冒险者的孩童进行训练,为未来做准备。一些富有的冒险者也会为此投资,或是在退役后来此谋取教职。

为冒险者提供保护主要是指通过震慑手段保护冒险者不受其它个人或组织侵害,并在侵害发生后采取恰当措施。在面对国家或地方领主时,除非冒险者属于现行犯或通缉犯,冒险者公会将力图保护冒险者不遭随意逮捕或伤害。倘若个人或组织对冒险者实施抢夺或伤害等侵犯行为,将被视为对冒险者公会全体的敌对行为,公会将据此在全国支部乃至所有国家支部范围内发出通告,拒绝为该个人或组织处理任何委托或提供任何服务。由于冒险者公会的网络广泛,且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还是以合适价格发出委托的唯一通道,因此这一反制措施颇有震慑效果。倘若公会拒绝为某一个人或组织发布委托,不仅会使其的信誉受损,还会增加其获取成本——他们必须要支付更高的代价才能招揽到愿意为他们工作的人。

归根结底,公会对冒险者的支援,无论是在委托方面的协助,对冒险者相关产业的参与与投资,还是在纠纷方面的保护,其根本目标都在与提高冒险者的存活率与安全感。因为冒险者这一职业很大程度上说就是以命相搏,其最基本的职业观念便是“一旦没了命就什么都没了”,因此帮助冒险者更能够在危险情况下存活下来、在更长的未来里活得体面有尊严就成为公会工作的中心,也是公会不能忘记的使命。

作为交流场所的公会

冒险者公会往往还作为冒险者相互交流的场合而存在。典型的公会大厅布局下会开辟出专门的歇脚区域,或是在别室设立独立的食堂,供冒险者在此聚集歇息,饮酒作乐。因此公会大厅或食堂便成了冒险者们交流信息的最佳场所,有关新到冒险者的传闻,地下城的攻略手段,地下城与周遭环境的变化,魔物生态的变动,乃至于贵族们的动向,周边城市的情况,皆会在此流通。只需请冒险者喝两杯酒或吃一顿饭,便能打听到不少有用的信息。

由于这些歇脚区域通常会布置在公会大厅的两侧,因此冒险者在进门时就会接受两侧的冒险者的审视与观察,时而还会出现老冒险者对新冒险者的“洗礼”,有时还会以“下克上”的形式收场。当冒险者完成某项高难委托,或击败了高强的魔物时,消息也会很快传遍公会,成为冒险者积累声望乃至炫耀的一种有效手段。

冒险者们还会将探索中发现的新变动或新情况报告给公会,公会根据这些报告来决定是否需要进行正式调查,或是发出警告与通告。冒险者们对委托与任务的评价会影响到未来公会对委托的定级,对委托者的评价则可能影响该委托者未来发出的委托是否还会得到响应。

作为商业中枢的公会

由于各方经常通过冒险者公会委托冒险者搜集魔物与草药等自然产物,冒险者公会便在事实上左右了素材的流通与中转。更由于委托与冒险者等级绑定的制度设计,使得冒险者需要通过不断完成委托来提升自己的等级,因此他们便不会优先选择那些公会之外的委托,或是将获得的素材出售给公会之外的渠道——除非对方能提供足够高的资金,或是素材于自身有用(如提升装备品质)。因此冒险者公会便拥有了商业中介这一身份,通过连接有需求的委托方以及有能力完成的冒险者,并从中收取手续费获利。

除了来自各方个人或组织的委托,冒险者公会也会根据周遭自然环境或地下城的变动,适时发出讨伐委托。即使不发出这些委托,冒险者也会为谋生每日讨伐魔物并采取可用素材,或是将魔物尸体整个带回。因此公会需要处理这些日常讨伐所产生的来自于魔物的素材,或是在探索过程中采集到的植物素材与道具,提供适当价格收购,将它们处理后销往市场。同时公会还会为带回整只魔物的冒险者提供代解体服务,能够依据冒险者期望返还一部分素材,其它的则代理销售。另外,由于异世界中魔物已事实上代替了诸多动物的存在,因此魔物便成为异世界人类重要的食物来源,冒险者公会也因此成为重要的食品供应方。

此外,公会还会关注与冒险者休戚相关的相关产业——如药剂行业、道具行业的情况,通过发布日常委托的方式寻求稳定的原材料供应,以保证冒险者日常所需的道具与用品的价格稳定。例如当治疗药剂因调配素材供应不足而导致价格上升,或因大型战斗导致伤员增多时,公会就会及时发出加急委托,以高于日常价格的报酬号召冒险者协助采取调配药剂所需要的原料,或是寻求能够使用治愈魔法的冒险者前来救急。公会还会通过资助与赏金的方式,鼓励工匠开发各类能够更好帮助冒险者应对各种意外情况的道具,以提高冒险者的存活率。有时公会也会直接参与到终端销售中,如长期稳定收购冒险者需要的药剂与道具,并以较低的价格销售,或是在公会内建立药剂生产部门,以保证冒险者始终能以较低价格获得救命药剂与道具等等。

作为教育机构的公会

并非所有冒险者在登记成为冒险者都已拥有足够力量。许多新晋冒险者注册成为冒险者之前,只是村庄出身的孱弱孩童,最多只拥有在村庄周围捕猎兔子之类的小动物的经历,以此水平就潜入森林或地下城与魔物厮杀自是凶多吉少。因此冒险者公会会为这些没有战斗经验的新晋冒险者开设训练场,并由退役的资深冒险者担任教官,向冒险者传授基本的战斗技巧。依公会政策不同,这一训练在一些地方属于强制参加,在另一些地方则属自愿参加。

这一基础训练时长由一周至一月不等,基本内容包括体能锻炼,武器适性检查与基本武器使用技巧,魔法使用技巧,战斗意识与习惯养成等等。有时不仅是新晋冒险者,已有实战经历的熟练冒险者乃至老手冒险者也会回到训练场接受教官指导,或是与其他冒险者进行模拟战,以此不断磨砺自己的技术,并吸取其他冒险者的战斗经验。

如果公会规模足够庞大,或是与国家联系足够密切,还会建立或民办或国立的冒险者学校(或称冒险者预备学校),更加成系统成体系地向学生传授冒险中所需的知识与战斗技巧,从而将他们培养成优秀的冒险者。冒险者学校的教师来源更加多样,除了退役冒险者外,还有现役高阶冒险者来进行战斗指导或实技教学,来自魔法师公会、王家魔法团、王家骑士团、军队的在职或退役人员也会前来教学,其中也包括为各自组织寻求新鲜血液的目的在。在冒险者学校毕业后,毕业学生可以依据成绩与实力跳过低阶冒险者阶级,直接成为中阶冒险者,从而能够更快提升收入,或是接受各方劝诱,成为骑士团骑士、军方士兵、魔法师团法师、贵族家臣等等。

作为治安机构的公会

冒险者热衷于讨伐魔物不仅在于其能为冒险者乃至城市带来经济效益,还在于维护城镇村庄的安全,长远来看后者更为重要。由于魔物通常都具有一定的地盘意识,但环境承载力又有其上限,使得在一定范围内能够并存的魔物数量总是有限的。当魔物逐渐繁衍增多时,地盘争夺就会时常发生,总会有一部分魔物要离开出生的栖息地寻找别的栖身之所,如此一来便对人类社会产生威胁,因此便需要冒险者不断将其讨伐。

冒险者公会签发出的魔物讨伐委托中很大一部分便属此类,即及时清理潜在威胁以保证城镇安全。城镇之外的农村,虽然也会凭借成人男性而保留一些基本的防卫力量,但如若遇到成群魔物或高危险度魔物,仍需向冒险者公会提出讨伐委托,由经验丰富的冒险者前去讨伐。不过,由于村庄委托希望讨伐的魔物规模和难度与能够提供的报酬时常不成正比,因此有些委托很难有冒险者愿意接下。

即使在没有明确魔物威胁的时期,冒险者公会也会定期发出调查委托,派遣冒险者组成团队去城镇周围野外地区进行调查,确认是否有新的魔物活动踪迹或是外部魔物迁来此栖息,地下城周边情况或有无新的地下城生成,有无新的魔物巢穴或瘴气聚集点出现等等。公会将依据定期调查的结果,决定是否派遣更具实力的冒险者团队深入调查,或是签发讨伐委托以尽早清理威胁。

当冒险者从一个城市前往另一个城市时,为赚取钱财他们也会一路讨伐道路周边的魔物,在客观上也起到了维护城市之间道路安全的作用。冒险者经常会接下的委托中还有一类属于护送委托,即护送商人或要人从一个都市前往另一个都市,这一过程中虽然不能随意前去讨伐魔物,但也会迎击埋伏于道路周边的盗贼或强盗,将他们逮捕或是杀伐后,也能凭此去城镇领取赏金,并在冒险者公会确认功绩并领取奖励。

冒险者公会也会应城镇领主委托,组织冒险者讨伐或摧毁藏匿于野外的强盗组织及其基地,同样也起到维护当地治安的作用。这类委托的赏金与奖励都较为丰厚,冒险者们也都乐于参与。

在魔物大潮来袭或是魔族来袭时,冒险者公会会发动他们的强制力量,征召当地所有在册冒险者参与迎击。

冒险者

只要在冒险者公会进行注册并获得公会卡,便可成为冒险者。冒险者公会对新来者一般均采取过往不问的方针,因为“冒险者本来就都是些奇怪的家伙”,选择成为冒险者除了为了谋生外,常会有些“只得沦落至此”的难言之隐。因此即便是犯过一些小事,只要不至通缉公会都不会过多干涉,也不会加以拒绝。一般公会只会对冒险者做基本询问,少数公会会引入测谎魔眼等强制力量进行犯罪审查,此外则不多干预。另一方面,由于冒险者都是靠拳脚刀枪凭本事吃饭,总会隐藏些独门绝技,因此也有与此相关的约定俗成的默契,不问过往亦不打听实力与技能的详情。

年龄是成为冒险者的唯一限制,公会一般都会要求十五岁或十六岁才可成为冒险者。较为成熟的公会也会为十二岁的孩童登记,将其注册为预备冒险者,能够处理一些较为简单且危险度不高的委托,以帮助他们提前习惯冒险生活。进入冒险者学校的学生在事实上已经成为预备冒险者,能够在学校组织下开展冒险者日常的探索活动。

冒险者在登记时只需提供诸如姓名、年龄等简单信息,并适当披露自己的战斗方式或类型即可。虽然公会还会在注册时索取其它信息,但并非强制要求提供。即使是姓名,在登记时使用假名也不成问题——因为本身就没有切实的核查手段,因此很方便就能让一个人获得新身份重新开始。

冒险者谋生主要依靠两种方式:狩猎魔物与完成委托。冒险者的日常工作之一便是讨伐城市之外或是地下城内的魔物,并通过出售魔物尸体及其中的素材获利,凭借讨伐记录积攒功绩。倘若能在探索过程中发现掉落道具或宝箱,那更是可喜的额外收入。若非进入地下城或森林探索过深,大多数冒险者都会选择当天来回,或两日来回,及时向公会出售自己所获取的草药道具与魔物素材,从而获取收入。返回即结算的报酬机制与危险度极高的工作环境,似乎在培养着冒险者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特质。但是另一方面,武器的维护、药剂和道具的补充、伤病的治疗这些关乎性命的必要开销,以及以防不测的备用金、为退役后生活的储蓄、乃至补贴家用等对未来的预备,都在要求着冒险者一定要对花销有所规划,也规劝着冒险者不可过度松懈。

冒险者以猎杀、讨伐为主的工作性质,引伸出了冒险者身份的其中一层社会角色:维持人类社会与自然环境的治安平衡的守护者。在日常对魔物的捕猎与讨伐之外,对于过于强大的魔物或魔族,甚至是猖獗于城市之外的强盗团,冒险者公会还会以委托的形式组织冒险者联合讨伐。在冒险者的委托中,还包括围绕道路展开的魔物讨伐或是运送护卫任务,这些都带有着维护城市之间的道路周边治安状况的色彩。虽然冒险者并不明确隶属于任一组织——形式上他们也不明确隶属于任意一地的冒险者公会,但是客观而言大部分冒险者都会有自己的活动范围,所以他们也能看做在城市冒险者公会组织下的松散武装力量。

通常冒险者都会选择驻扎于一个特定的城市,例如乡村出身的冒险者会选择离家乡最近的城镇。商业繁盛的商业都市,依地下城而建的迷宫都市,王都、领都等领地中心也是冒险者心之所向的地方。也有不少冒险者选择四处旅行探索,深入无人之境,寻找稀有物品以获取更大利益。由于冒险者的自由身份,没有委托之外的责任负担,以及会因为委托而四处旅行奔走的特质,故而冒险者无论是选择驻扎于一地,还是四处旅行,都不会惹人生疑。这也决定了冒险者团队的必要性以及冒险者的交友特性。

冒险者等级

冒险者公会通常会根据冒险者完成委托的情况与实力,将冒险者(或其所属团队)划分多个等级。典型的分级模式如 A~F 六等,有时还会引入 S、SS、SSS 等作为高阶等级,也有着铁、铜、银、金、白金的金属式分级制度。等级制的核心要旨是确认冒险者的实力与等级,从而能够为他们分配恰当的委托,确保委托能够适才适所地完成,且保证冒险者不会轻易因为委托过于困难而丧失性命。同时等级也是对冒险者实力的认可,是为冒险者赋予社会地位的重要标志,也凭此使得冒险者职业成为平民寻求社会阶级上升的重要通道。高阶冒险者可能会接到军方、骑士团、魔法师团的劝诱,或是受到贵族的邀请成为家臣,乃至得到国王或王家的接见并成为王家的御用冒险者,甚至可能得到贵族地位。

衡量冒险者等级的指标有多种,最常见的是委托的完成情况,当冒险者完成一定数量的当前冒险者级别的同级委托或高一级别委托时,便可申请冒险者升格。此外有的公会采用讨伐魔物的数量来衡量冒险者的力量,但由于若以交还回的魔物素材数量计算会导致团队内部分配问题,因此这一衡量标准通常要借助公会卡等幻想设计来实现。还有的公会在满足前述条件的同时,还要求冒险者接受一次公会教官的实战测试,以确认冒险者确实拥有能够升格的实力。

虽然公会不会对各阶级冒险者数量加以控制,但一般而言,顶级冒险者一国内仅会有数人,有时甚至可能长期空缺。高阶(约为第二阶到第四阶)冒险者则约有数十人至百人不等。中阶级冒险者所占比例应该最大,属于普通冒险者所能达到的较好水平,若要再向上攀爬,则要面临所涉委托难度增大与相应等级委托数量稀少两方面难题。因此冒险者客观上也面临着社会承载力的筛选机制。

冒险者等级决定了冒险者能够接受的委托范围,一般而言冒险者只能接受同级别或高一级别的委托。虽然冒险者也可以接收低级别的委托,但由于这会挤占低级别冒险者的可接受委托空间,故冒险者仍多会选择在自己级别的范围内接受委托。

委托

委托是维系冒险者公会运转的核心机制。正如前文所述,无论是要连接委托方与冒险者,还是要针对周遭环境展开调查,都离不开以委托的形式广而告之。

委托是一份载明委托细节的张贴文书,公会将各类委托的委托方、委托内容、委托报酬、完成时限、委托等级等信息载明于纸上后,张贴于冒险者公会大厅接待处旁边墙上的张贴板上。冒险者可以总览委托内容后取下想要接受的委托,并前往柜台登记,完成后则凭借委托要求的物品或是委托完成证明来办结委托并领取赏金。

委托类型

依据委托形式划分

  • 长期委托,由公会主动发出,长期有效且大量收购的委托,如常用药草的采集,常用魔物素材的采取,等级低但数量庞大、繁殖力强的魔物的讨伐等等。
  • 一般委托,由公会或其它个人或团体发出的委托,绝大多数为单次委托。不限定特定冒险者,亦不具有强制力。
  • 指名委托,由公会或领主或其它个人团体向特定冒险者发出的委托。理论上冒险者有接受或拒绝的自由,但指名委托的报酬通常都会比一般委托要高,加之拒绝委托容易影响名声,故冒险者多会接受。
  • 紧急委托,指时效性要求特别高,或要求冒险者迅速响应并处理的委托。报酬高于一般委托,但相应地时效要求与风险亦随之上升。
  • 强制委托,强制要求支部当地所有在地冒险者参加的委托,一般在魔物潮发生或魔族大军来袭时发出。如果拒绝参加或逃避参加被发现,则可能会被处以罚金或是冒险者等级降格的处罚。

依据委托内容划分

  • 采集委托,即需要特定物品的委托。常见的采集委托包括采取植物或药草以及获取特定魔物的特定部位素材,其它诸如矿石、道具、药剂、魔物肉类等等。
  • 勘察委托,确认指定地区状况的委托,常见形式包括探索地下城并绘制地图,巡查城市周边自然状况与魔物踪迹,检查先前勘察所发现的可疑地点。
  • 讨伐委托,讨伐指定魔物的委托,与采集委托不同的是讨伐委托并不要求带回特定部位素材,只需带回能够证明讨伐完成的标志性部位即可。当然冒险者也可将魔物整只带回解体出售寻求更大利益。通常讨伐委托都会设置最低数量要求,超出此要求时会追加报酬。
  • 护送委托,护送委托人前往指定地点的委托,以商人贵族居多。将指定物品在指定期限内送达指定地点的委托也可归类于此。
  • 杂事委托,其它各类协助委托。

委托等级

冒险者公会在接到委托请求与准备签发委托时,最重要的一项准备工作便是为委托确定等级。委托等级与冒险者等级体系一致,用以限定能够接受委托的冒险者范围。通过框定委托等级,能够限定可接受委托的冒险者范围,一方面可以防止低阶冒险者接手过难委托而招致不测,另一方面也能最大限度实现适才适所的目标。同时一些公会也会依据委托人的期望,签发无等级要求的紧急委托,以提高解决委托的可能性。此外,一些获取方式较为多样的采集委托也可能不设等级要求,只需提交委托人所需要的物品便可完成。

为委托定级这项工作复杂之处在于,它是一项空间上难以接近实际情况、几乎只能完全仰赖各方回报与过往经验的工作。定级者需要熟悉委托所涉及的魔物强度或周遭环境近况,并能够正确评估这一强度所对照的冒险者等级,从而为委托设置恰当的等级。这一工作与冒险者的性命直接相关,因为倘若定级过低就可能使得水平不足的冒险者误入险境,即使定级恰当也要考虑该等级内冒险者经验多寡的区别所带来的潜在风险。倘若定级过高则可能导致低级别冒险者工作缺少工作,也使得高级冒险者缺乏挑战与锻炼。

因此定级工作也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公会需要根据接下委托的冒险者的反馈来不断调整对魔物的评级与对委托的评级。相应地,冒险者也有向公会即时反馈委托情况与新近情况的义务。因为尽管负责定级的工作人员可能曾经有过冒险经验,但他们大多都缺乏对新近周遭环境与地下城状况的了解,故而委托定级和实际情况的分离一直是公会面临的潜在问题。因此公会需要不断搜集冒险者反馈来的信息,有时还需要发出调查委托,派遣公会人员(通常是公会长)与冒险者一同前去调查。

但是,在轻小说的实际描写中,基本没有作品对委托如何被定级有过明确描写或介绍。这是公会系统中最大的黑箱。

委托领取

要领取委托,冒险者需要先从张贴板上取下委托书,提交至柜台后出示公会卡进行登记。公会的接待人员在确认冒险者符合要求后,办理登记手续。冒险者可以选择以个人身份接受委托或以团队身份接受委托。如果是护送委托或是其它需要与委托人直接接触的委托,还需要携带委托书以证明身份。

在领取委托时,公会接待人员会依例会对委托内容进行解说,包括是否完成委托的判断条件,完成时需要注意的事项,或是植物生长的地区或魔物相关生态,周遭地区的情况等等,并根据冒险者的情况提供简单的建议,回答冒险者提出的相关问题。

一般而言,除非委托者一次提供多份,一位冒险者或一个团队同时只能接受一份委托,以防止出现独占委托的现象。但是冒险者可以在探索过程中预先采集其它植物或素材,待回到公会时再行交付或出售。

对于护送、调查或其它较为危险复杂的委托,会要求复数冒险者团队共同参与,因此冒险者团队之间的磨合与配合能力就显得尤为重要。熟识的冒险者团队可以结伴接下委托,但更多时候则可能是互不认识的陌生团队。在冒险者希望移动到别的城市而寻求同路的护送委托时就更是如此。

委托交接

无论最后委托完成与否,冒险者都需要回到公会报告情况,以办结记录在公会卡上的委托信息。当委托失败时,冒险者需要缴纳一定罚金,并会留下相关记录,倘若未完成次数过多可能导致冒险者降格,甚至是开除冒险者资格的惩罚。

对于采集、讨伐类委托,冒险者需要提交指定的物品或证明讨伐成功的标志物。对于护送、运输等需要与委托人直接接触的委托,需要委托人签署委托完成书予以证明,或亲自前往公会办结委托。一些公会还会要求委托人对冒险者完成委托的情况进行评价,从而对冒险者作出更加细致的评价,并在冒险者升格时有所反映。对于调查类委托,冒险者返回时需要提交相关调查报告,如果冒险者不善书写也可以通过对谈的形式回答工作人员的提问。视乎调查得到的数据重要性不同与数量多寡,公会还会适当追加报酬。

如果冒险者有能力将魔物尸体整个带回,还可以交接委托时向公会提出解体与出售请求,公会以适当价格收购后会进行解体与销售。一些比较成熟的公会会将解体后各部份的价格分别向冒险者说明后再支付收购金。冒险者也可以选择取回一部分肉类或素材,公会则适当收取解体费用。

倘若冒险者觉得委托难度过高,可以在办结委托时向公会提出,并给出理由进行说明,如果公会认为委托难度确实过高,会向追加报酬并以较高等级记录业绩。此类追加报酬一般都是由于在完成委托过程中出现了未被描述的高强魔物,超出了先前等级的预估,从而使得冒险者陷入意料之外的危险。

公会卡

公会承担着一项重要职责:发行公会卡。拥有公会卡最重要的作用不仅在于给予持有者一个合法身份与执业身份,对于穿越而来的角色公会卡还具有非常特殊的象征性意义,它代表着角色自此便正式作为一名异世界居民开始新的生活。

在一些异世界中,公会卡还兼具身份证的功能,持有公会卡可以免缴进城保证金或减免进城税金,避免遭到过多盘问。其它组织也可能拥有发放公会卡或身份证的权力,有趣的是,无论进城核查的是公会卡还是身份证,几乎没有一个国家会主动负责签发身份证的工作,而总是会经由这些组织来实现。首次办理公会卡时公会或免费办理,或只收取一笔不高的费用。倘若公会卡丢失,则需要支付较高的金额才能补办。

公会卡一般都会记录持卡人的姓名和公会等级,除此之外是否刊载如性别年龄等基本信息,则依据各公会设计不同各有不同。一些公会的公会卡上还会记录经手委托数和完成委托数。在接受委托与交接委托时,需要拿出公会卡进行登记与确认,一些公会卡还有储存委托数据的功能,甚至可以作为交易用的“银行卡”来使用。为保证公会卡不被盗用或滥用,在制作公会卡时都需要持有者滴上血液形成“共鸣”,来保证卡片只对应唯一的个体,因此不难推测公会卡的制作有魔法的参与在其中,尽管从来没有一个公会披露或展现过有关公会卡的任何技术细节。公会卡的另一个功能是承载“状态栏”这一幻想设计,以数值化的描述持有者当前的能力情况。

公会卡的存在使得冒险者可以放心地接受委托前往异地,或是云游四方而不必担心自己的功绩只能被限制于一处。它同时也是冒险者身份地位的证明,不少公会为不同阶级的冒险者制作不同材质的冒险卡,以彰显他们的地位,并能够方便为周围人所认知。同时公会卡也在一定程度解决了如何确认冒险者在异地完成委托情况的问题,只需检查公会卡内记录的委托信息即可。公会还会在把委托完成情况写入公会卡后,将与委托相关的文书相互寄往委托签发地与冒险者公会卡的登记地,以相互检查是否有疏漏并进行存档。

故事交互

本质而言,冒险者公会在异世界轻小说中是一个功能性较强的制度设计,它的存在是为了构建一个可自由自在云游四方,又不失为一种谋生手段的冒险者职业,从而为角色提供一个四处旅行展开故事的依托。吸取了来自于游戏的事件化任务化的委托系统后,冒险者公会便可与世界产生切实地交互,从而成为异世界体系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也为角色与其它角色在委托的联系下相遇提供了可能性。

冒险者公会中所建立的等级机制,在异世界社会内部构建起了一个可行的上升通道,也铺就了一条英雄成长与传说形成的可参照方向。从最底层的冒险者开始,一步一步锻炼自身,讨伐强大魔物,踏破深邃地下城,与魔族等邪恶存在展开交战,最终拯救一方乃至拯救世界,角色在成为顶级冒险者的同时,也将留下一个又一个传说,从而构建起一个扎实且热血的故事轨迹。

冒险者公会通常还是穿越而来的角色接触异世界的重要窗口,不问过往的政策能够让角色方便地获得异世界的身份,对于穿越者——和作者——们来说可以省去很多要向异世界居民解释的功夫。公会的训练惯例与冒险者学校能够帮助角色快速习得保护自己的基本武力与有关异世界的种种知识,冒险者的友好与算计能够让角色理解异世界的人情氛围与友好险恶。冒险者公会对魔物素材的大量需求以及发布的各式委托也向穿越者们提供了最易接近的谋生手段。利用冒险者时常云游四方的特质,角色也能四处奔波而不因人生疑,从而展开更大规模的故事。而冒险者公会容易聚集来自四方的各色人等,也能为角色寻得伙伴、新角色的登场提供助力。

结语

本文通过对冒险者公会的社会地位、架构与运转模式的分析,勾勒了冒险者公会的运转机制与社会角色。围绕着冒险者的探索活动与来自社会各方的协作需求,冒险者公会建立起委托系统,并以此来维系社会治安平衡与生产运转。

公会围绕着提升冒险者存活率与安全感这一根本目标,精心维护着委托系统,并在冒险者接收委托至办结委托期间提供全流程的帮助。有时公会还会涉足与冒险者休戚相关的药剂与道具等行业,通过保证这些行业稳定并刺激其发展的方,间接支持着冒险者。

公会利用委托系统满足各方需求,并集中充分利用冒险者所讨伐的魔物,将其以食材、素材、珍稀品等形式流入市场,使得冒险者同社会运转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并以此将冒险者引入社会运转的体系中并使他们获得承认。通过设置冒险者等级的形式,确认并背书冒险者的实力,既为冒险者赋予了更上一层的社会地位,也为社会平民构建起了一条潜在的上升通道。冒险者学校的设立,也为孩童的未来提供了更多可能。

冒险者公会对魔物讨伐的关注,客观上分担了国家或贵族领主维护领地与城镇治安的职责,也构筑起冒险者及公会在宏观的国家运转与存续过程中不可或缺的地位。

对于小说创作来说,公会是一个便于角色与整个社会乃至世界产生交互与联系的起点,也是引发事件、引出角色的良好舞台。冒险者的职业特质,赋予了角色前往四方,开辟更多故事的充足理由与可能性,同时也开辟了一条角色变强、成为传说的英雄神话的故事路径。

这些原因,共同使得冒险者公会成为异世界类轻小说的日式奇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并发挥着重要作用。

There are currently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