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活了十六年,也在这个国家生活了十六年,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国家的人如此的愤怒,也从来没见过这个国家的人如此的疯狂。

这可能是抗日时的学生游行都无法比拟的大游行。人们涌上马路,高举着国旗和横幅,高呼着反日口号,高唱着《义勇军进行曲》。他们的步伐响亮而具有力道,震得大地颤抖,震关了商店的门,震停了前进的车,震退了异国的人。

可他们的脚不仅仅踏在地上,他们的手不单单举着国旗,他们的眼不只是直视前方。他们的爱与怒气无处发泄,于是抬起脚踹在那些日系车上,于是举起手里的榔头砸在日货商店的橱窗上,于是目光落在了那些被砸的商店的财物上。

他们爱着什么呢?爱着这个国家?爱着脚下的每一寸土地,包括远在千里之外的钓鱼岛?亦或是,他们爱着这种行动与感觉?

当某地警方抓获了47名在保钓游行中趁乱打砸的青年时,审讯中发现有12人不知道钓鱼岛在哪。在某地的保钓游行中,有一名青年的衣服上赫然写着“保钩”二字以示决心。他们又在爱着什么呢?

他们所爱的东西,或许你也体会过了吧?就在那个周末,你在警察的簇拥下与大家前进,高呼着口号时,是不是感到振奋无比?你义愤填膺,胸中燃起一股从有过的业火,胸口有一股力量让你的吼声更加嘹亮。你仿佛忘记了你自身,只知道你是这大队伍中的一员,你是与前后密密麻麻的成千上万的人一样,你是一名爱国者。

他们爱上的就是这样的感觉。整齐划一的动作能让个人的责任、恐惧、无能得以掩埋,生活中的不满和失意得以发泄和遗忘,参加这一拥有大义名分的行动让他们感觉良好,而在这项行动中的行为在当时都能够冠以爱国与正义,这样的麻痹感让他们冲动而疯狂。

你又是否如此?

有许多人参加游行完后,在微博上回味与炫耀着自己的经历、见闻以及行动,还会晒晒自己的“战利品”。他们语气自豪,理直气壮,向他人传授着如何与其他爱国者一道去“狠狠地扇日本鬼子一个耳光”。

爱国主义成了歹徒的归宿。——这是对保钓游行的最恰当总结。一个人愈是没有值得自夸之处,就会愈发的夸赞自己的国家、民族、宗教,或是他所参与的神圣事业,攀附这项事业能够给他渺小的人生带来些微抚慰,这是在日常中他所不能够得到的。

你又是否为此着迷?

在那浩浩荡荡的人群中,又有几个人是真的想要吼出自己的一腔怒气,而不是听见有游行就兴奋地互相约去“凑热闹”呢?狂热的爱国主义只不过是罪恶、失意与不满的归宿,重要的并不是这项事业本身,而是这项事业能够给他来带来的情感的攀附。我们很多人都陷入这可怕的怪圈之中,更可怕的是我们并未发觉,而觉得这理所当然。

何为君之所爱?何为君之所快?

在猪圈中死去,在废墟上重生 【歌词翻译】A Whole New World God Only Knows 夜刀
View Comments
  • 多长时间,就这么一点……早泄量还大呢,你这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