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曾有过这样的激动?

就像是清晨第一缕阳光划破无尽的黑夜一般,你的脑海出涌现出一股力量。那或许是一幅画面,又或是一两个人物,一段模糊的情节。它飘忽和模糊不定,却让你雀跃,让你按捺不住,让你惊喜不已,让你迫不及待地行动起来。你迫不及待地想找到纸笔,要将脑海中的那随时都有可能溜走的灵感赶紧捕捉住,把她牢牢地刻下来。你带着微笑写下第一行字句,思绪开始飞速转动。这是种奇妙的感觉,仿佛你全身都充满了力量。那幻影不再模糊,她有了轮廓,并且愈发清晰。你的笔尖不断地游走,一笔一划,勾勒出她的嬉笑怒骂。

是否有过这样的冲动?

随着笔下的她的逐渐成形,你发现你已不再满足勾勒她的轮廓,描摹她的样貌。这个产生于你心中的存在让你想起来了自己的经历,它让你感受到了一种复杂而又深邃的情感。你不愿再让她自由发展,你开始在笔尖注入来自你心中深处的低语、怒吼和呐喊。你觉得心中汹涌澎湃,无法停下手中的笔,心中全部的所感所想仿佛都在催你继续。

又曾有过这样的痛苦?

你伏于案前,抱头沉思。已经逐渐成形的它仿佛又变得难以捉摸。心中明明有了它的模糊残影,但是又无法将其捕捉,并具象于眼前的稿纸上。你在脑海中不断地遣词组句,但是却一直不满意。你愣愣地盯着眼前的字句,却又无法再续上一字一句。你一遍遍翻看着已经勾绘出来的她的模样,渴望能够找出自己忽略掉的光芒。你深感痛苦与不安,烦躁地想快点结束这样的状况,甚至一度想过放弃。但你依旧坚持了下来,再度抬起头,试着与她对话。

曾经历过着这样的平静?

在刚开始的激动,中间的痛苦之后,现在的你进入了一个宁静而淡然的阶段。笔尖的起落显得愈发自然,心中的思绪虽不如刚开始那样的汹涌澎湃,但是也不再停滞不前。它来得细长,自然,不紧不慢,不温不火。笔下的她已不仅仅是刚开始的一个影子,一个轮廓。而是已经成为了一个实实在在的存在。她的生命力愈发旺盛,你看着她,仿佛面对的是自己的朋友。你在她的身上描描画画,偶尔还会修修改改,为她粉饰面容。你发现你能从她身上找到你自己的影子,发现你的思想。她也似乎在替你呼唤,替你呐喊。

感受过这样的喜悦?

在你画下最后一个句号的时候,你顿觉一阵轻松与愉快,甚至有些感动。你注视着眼前已经完整的她,觉得她在哭,她在笑,她在嚷嚷。她在代你说出你想说出的话,她承载着你希望传达的所有。她从你的脑海中走来,从一道光芒变成了一个存在,一个梦想。你把她看了一遍又一遍,有时还会为她补补妆容。你在笑,觉得眼睛有些热。

是否有过这样的感觉?

激动、欣喜、雀跃、迫不及待,厌恶、痛苦、烦躁、无奈,平静、安心、喜悦……随着你舞动的笔尖,它们在你心中换着模样,对你哭,对你笑。你将它们以及对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深深地刻在字里行间。

这是你对这个世界的诉说,这是你的梦。她让你笑,你发现了一个多么不得了的她;她让你闹,为了她你不知在多少个夜晚中沉思,在多少个日夜中苦想;她让你烦,你的一切心思和幻想都背她所掌握,被她所夺走,而你却还要给予她更多。

但你不曾后悔,不曾后悔遇见她,不曾后悔拥抱她。你用着书写这个动作,将她带来到这个世界上,并带着你的思想,让她走到更远更远、你所不能到达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