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图:賢者の弟子を名乗る賢者 | 藤原 #pixiv https://www.pixiv.net/i/47362706)

作者按:

前面两篇文章都已列出专门的冒险者章节了,现在又再拿一篇文章来写冒险者,还没写完吗?

确实还没写完,对不起。

本文是《构筑异世界的通用法则——日本穿越轻小说的公共想象》的系列扩展文章之一,旨在继续探讨前述文章中开拓或提及的有关日本异世界类型轻小说的创作议题。本文将关注异世界类轻小说中最常出现、使用也最为频繁的身份——冒险者,并将其作为一种原生于异世界的职业来看待,简单勾勒有关冒险者这一群体的种种,包含社会群体的构成、生活方式、职业特征、职业轨迹、社会关系等等。借助这些勾勒,本文力图展现冒险者作为一种职业群体的复杂性——无论这种复杂性是来自于不同世界观的叠加,还是来自于基于设定的再推演。因此本文部分表述可能会与《通用法则》《冒险者公会浅描》不同。与此同时,其它部分内容在前述两文中已有较为成熟的表述,本文也会直接沿用。

此外,本文将综合多部轻小说中对冒险者这一职业或是群体的描写,并构建一些参考作品中未涉猎的有关冒险者的内容。为行文方便,会将不同作品对冒险者的阐述,以及笔者自身的理解综合拼贴到一起,因此难以标注具体的阐述与设定始出何处,还望读者理解。

为叙述方便,本文会使用一些轻小说乃至 ACGN 作品间独有或已经过再演绎的话语或概念,部分常见概念在《通用法则》内已有解释与分析,本文将直接沿用。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移步阅读了解。


看向一旁,在飘着热气的大街上有两名十三岁左右的女孩,冒着大热天,一边嬉戏一边走着。

她们的背上都背着毫无装饰又粗俗的枪,前端的黑铁枪尖上还沾着忘记擦拭的红黑血迹。

这个世界充满着战斗。

——ざっぽん《不是真正勇者同伴的我被逐出了勇者队伍,因此决定在边境过上慢生活》


序言

在魔物丛生的环境中开辟并保卫人类得以生存的环境,是异世界居民求得生存所必须面对的核心矛盾。这种杀伐对抗的结果之一,便是职业化的杀伐者的诞生,于统治者是骑士团与军队,于民间则是猎人——魔物猎人、赏金猎人、讨伐队,有许许多多称呼铭记他们。

这对抗并非总是人类得胜,加之自然之怒,人间争执,使得文明消长,在广阔土地上留下了无数被遗忘的废墟与尘封的遗迹。那里面不仅封存着过往的见证与记忆,还有可以带来复兴的智慧,失落于时光中的强大力量,以及数之不尽的财富宝藏。这些都在召唤有志者披荆斩棘,深入无人之境,探索旁人未曾到达的世界角落。人们将他们称作宝藏猎人、探索者。

魔力在世间的流动聚集,喷发消散,形成了神秘莫测、超脱自然的幽深境界——地下城、迷宫、地宫、地城,魔物在此诞生、繁衍、聚集,然后满溢而出,侵略人世。同时,它们似乎也永无穷尽,成为取之不尽的资源宝藏。人们要毁灭它,却也要利用它。源源不绝的魔物引来猎人的捕猎,匿于深处的天赐武器与魔力精粹吸引着探索者的到访。

不同的身份在此交汇,相互影响,他们开始既以狩猎魔物为生,又探寻埋藏于黑暗之中的宝藏,向往浪漫传说,追求更高更强。他们相聚,别离,深入险境,浴血而出,时有不幸者丧命于魔物利爪之下,却止不住人们前仆后继踏上征程。

人们为他们起了一个更广泛的称呼,让这些他们真正联为一体:冒险者。正是他们,为这个世界带来数之不尽的传说与壮举。

冒险者身份——或说是职业,以及围绕它产生的职业制度、等级制度、冒险者公会制度是异世界轻小说中相当重要的基础制度设计。它是穿越而来的角色获取异世界身份的重要渠道,也为角色成长与展开故事提供重要舞台。冒险者们在传说中获得激励,在英雄冒险者的号召下追逐更高更强。他们通过讨伐魔物、探索地下城,为人类社会提供安全保障与近乎不竭的资源补充,在社会间寻得一席之地。

在创作者们对异世界的开拓过程中,魔物的威胁被不断扩大化;地下城接连发掘;加之公会不断被赋予新的职能,影响力不断扩大,委托体系日趋成熟,使得侧重探索地下城与宝藏的“探索者”与侧重讨伐魔物的“猎人”两种不同方向的职业被逐渐混合,最终形成了冒险者这一集大成的群体形象。

这一冒险者形象常带有着自由不羁、不畏强权的放浪姿态,为身为异界来客的穿越者主角提供了身份上的归宿,也为他们云游四方提供了机遇与动机。随着创作的不断深入,在从勇者英雄谭向天选之人的恬淡日常转变的过程中,创作者们为开辟这些日常生活,开始扩张原本只被赋予了“接受并完成委托,并借此云游四方”这一作用的冒险者身份。随着不同轻小说作品对冒险者日常生活基于不同方面的描写不断增多,作为一种身份、一个群体的冒险者形象开始从不同的方面渐渐丰满起来。他们仍旧奔走在成为英雄书写传说的路上,也更加世俗、平凡、透着血泪苦涩。

正因这一群体过于重要且过于自然,反而使得他们在作品中的呈现缺乏整体面貌。散落于各处细碎描写提示着读者冒险者的种种特征,却不易形成整体印象。他们自由自在是否意味着他们没有归宿,他们的矫健身姿背后是怎样一条成长与凶险的道路,他们怎么度过现在,怎么期待未来,在传说中的主角经历着波澜壮阔的每一天的同时,他们又如何迎来下一个明天——这些问题,鲜有人知道答案。

本文试图综合不同异世界与国家下不同的冒险者制度以及围绕这一职业的种种描写,构建作为职业的冒险者群体形象,为冒险者如何在这个世界中谋得一席之地提供一种逻辑与陈述,以试图探明冒险者从何而来,如何成长,过着怎样的生活,又将走向何方。

职业构建

冒险者也被称作探索者、猎人、赏金猎人,对他们的称呼取决于不同异世界对这一群体的具体定位。冒险者虽不可称之为规模最庞大、分布最广泛的职业群体,但也可说是相当重要。他们以狩猎魔物、探索地下城、完成各方委托为生,为人们带来魔物的魔石、素材,地下城的财宝,失落文明的遗产,险境里的药草,深谷里的甘泉。他们守卫现在,也开拓未来,在不断地探索中历练变强,讨伐高强魔物而扬名立万。

冒险者群体得以被统称为冒险者,并能够相互承认为同道者,既有着对传说中英雄身姿与那番不羁气质的共同向往,也离不开冒险者这一群体的职业概念的建立。从全社会层面看,冒险者的诞生很大程度上是劳动分工的结果,即职业化的魔物讨伐者的诞生,以此来填补国家与领主无法凭借军队满足的治安需求——冒险者的职业化很大程度就是同魔物战斗的专业化,这与传统意义上军队对人作战的专业化大有不同。尽管军队士兵也在不断积累相关经验,并能够专业的训练和统一的行动发挥更大力量,但在面对几无规律的魔物来袭时仍缺乏灵活性,只适合定期、成规模的巡逻与讨伐。

通过非统治阶级的民间力量来维持治安,意味着这项事业在长期意义上仅凭其公益性恐难以为继,必须通过一定可持续的补偿来激励行此道者继续驻扎一方狩猎魔物,从而维持当地的人类生活环境的安全。冒险者自身也需要稳定的收入来维持他们自己生活,治疗伤病,修理武器,为未来储蓄。这些需求促成了冒险者群体内部最初的分化,一部分退役冒险者开始组建属于他们自己的同业组织——冒险者公会,作为中介处理冒险者讨伐狩猎得来的魔物素材,并推销闲置的冒险者力量,这便是公会委托机制诞生的契机。在冒险者公会这一同业机构的统一协调下,狩猎魔物与探索地下城这些长期且受益者不明确的需求也整合进了委托机制。这也为冒险者们建立了一套可持续的激励机制——只要讨伐了魔物或是满足了委托者的需求,就可获得名利,公会则为这一获利提供长期的保证。借此,冒险者便不再仅是一项有益于社会的英雄伟业,同样还是一门生意。

构建一个群体的专业性与职业特质离不开特定知识系统的建立,即要想在该领域工作就必须习得的专门知识与相应技能,以及基于此的专业衡量标准。在一部分冒险者投身于商场时,另一部分退役的冒险者开始致力于培养后继者。他们总结外出冒险的心得,使用武器的经验,魔法的高效发动方式,魔物的习性与弱点,并将这些经验悉数理论化,至少也能在手把手的教学中言传身教,从而构建起属于冒险者职业的专门技能与专门知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对知识的探索也逐渐脱离了实战范畴,向着专门化的研究方向发展。另一方面,这种专业知识的探索、总结与传承也取决于不同国家与异世界的发展水平。在冒险者行业发达的国家,预备冒险者或新晋冒险者可以通过专门的冒险者学校或国立学校的冒险者学科来学习相关知识。在发展水平稍欠一些国家,一般仰赖于公会的地方分支机构召集来资深或退役冒险者担任教官,提供短期、非正式但可重复参加的讲习与训练。再往下,则只能通过纯粹的老带新的方式在实战中积累经验。最严峻的情况,则只能靠老手冒险者的只言片语,以及新晋冒险者自己的摸索。

能力的专业化便成为冒险者得以彰显其专业主义的方式,但是也要面对冒险者水平文化水平参差不齐、战斗方式百种千样的现实,因此有必要对衡量其专业化的方式进行简明扼要——又或说是简单粗暴——的外化。具体到实际的运作中就是冒险者在公会中完成的委托数量,记录在案的魔物讨伐多寡,从中所彰显的力量强弱,实力高低。借助委托机制,冒险者形成了一套直观明了的等级体系以及一条可以参照的成长线路与上升通道,可参考的指标包括讨伐的魔物数量、委托的完成情况、高强魔物的讨伐多寡等等。制度上的区分是冒险者的不同等级,外化在实践中则可能是不同材质的冒险者卡片,不同的可接纳委托范围,不同的委托报酬水平,乃至于不同的社会地位等等。这种等级划分可以最有效的利用冒险者力量,还可以保护冒险者不会轻易丧命,但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也助长了冒险者内实力至上主义的风气。

这种职业形态与专业主义,及其内部的阶级结构,并不为冒险者所在的国家不同而动摇。因为魔物的威胁始终广泛存在,广泛存在的威胁塑造了广泛存在的需求,从而要求国家需要与冒险者群体维持密切关系,不管是出于经济、税收方面的考量,还是出于管控、掌握力量的目的。这种供给与需求的结果,便是冒险者凭借自身实力来维持自身的独立性,得以自己管理自己,并平等地与各国相处。同时,国家承认冒险者以及他们的经济与等级制度,并为之背书并提供保障。在一些国家,高阶冒险者还可以被授予不世传的贵族头衔,这既是对他们实力与地位的认可,也是将他们的主要活动范围限制在这一国家内的有效手段。国家的背书为这个制度提供了经济和社会声望回报的保证,同时也加强了这一制度的合理性与正当性。

也因此,冒险者得以和佣兵分割开来。尽管从依靠完成雇主委托赚取赏金的角度来看,二者似乎无甚差别,但是冒险者要面对更多的内部外部的规制,也更容易获得认可与地位。佣兵则更偏向于以高风险换取更高利益,同时也游离于违法的边界。在许多国家,佣兵身份也意味着工作内容不甚正当,或是不便公开。冒险者经由非正规管道接受委托时,事实上也与佣兵无异,要面临失去公会支援的风险。

同时需要承认,若想把冒险者作为一种“职业”,其共同体意识或者专业群体的结构时常也显得模糊松散。部分原因在于冒险者群体来源混杂,素质高低无法调和,同时实力至上主义也使得部分冒险者有了不惧天地万物归顺的自大心态,在他们和普通人与低阶冒险者相处时尤为如此,这也是冒险者内部最常见的冲突缘由。

群体构成

冒险者是无生计者的生计,也是无自由者的自由。倘若存在继承家业、去当工匠学徒、去商会学习行商这些选项,则冒险者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不会成为首选职业——因为它过于危险与不安定。但另一方面,如若厌恶这些被规定好的人生与未来,冒险者也成为了最佳的选择——因为它自由且易于讨生活。

即使是看似光鲜的贵族与商贾家族,继承人以外的子嗣也有不少人选择走上冒险者道路——因为他们必须自谋生路。远离王都的低阶贵族与骑士、领主家庭没有继承权的三男及之后的孩子,商人家族无法安排的末子,还有那些不满于自己只能作为联姻工具的女儿们,他们选择成为冒险者个中并不可称之为对未来道路不拘一格,莫不如说是生活所迫。当然,个中也有不少向往自由的人自愿踏上冒险者的道路,寻求自己的传奇。

出身自平民家庭,并与友人结伴成为冒险者并不在少数。在冒险者队伍中,两个或三个人是幼时玩伴的情况并不少见,甚至于一个队伍里所有人都是都是同一个村子里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与贵族与商贾家族所面临的困境类似,他们成为冒险者大都也是为了谋生计,或是因家中已无田地或手艺能够继承,或是为了供养其余的弟妹,这类冒险者大都会选择离家乡不远的城镇驻扎。也有的冒险者是向往着吟游诗人所讲述的传说与故事,想要自己也能成为英雄而踏上前往更远的前方的旅途。

冒险者的新旧变动程度十分剧烈,个中因素既有冒险者的流动在城镇间的流动迁移,也有老冒险者的交替与新冒险者的入场,还有冒险者的伤亡,其中伤亡因素对冒险者群体的影响最大。这就使得冒险者公会在接收新冒险者注册时不能太过苛刻,不然就无法保证有足够冒险者能维持城镇安全与公会的收益。因此,只要来人不是现行犯或通缉犯,冒险者公会一概过往不问,都会接受其注册申请。申请者需要提供的信息也极尽简单,最低程度只需提供姓名、年龄即可,且姓名真假不问,年龄几乎是限制冒险者注册的唯一因素。

这也为那些希望逃离现在的生活,开启第二段人生的人大开方便之门。换上平凡的衣装,背上土色的行囊,腰挂量产的刀剑,怀揣珍贵的信物,手持登记着任谁也未曾听说的姓名的公会卡,乘坐定期马车或是行商的马车,就这么离开故乡,踏上与过去永不会涉足的道路——这样的故事时常发生在贵族身上,甚至可说被视作一种浪漫。但也只有扬名者才能被留作故事,其中更多的人可能则败北于魔物的强大之下,或是干脆地便被家人给抓回去了。倘若能最终停留于一处安然度过余生,也已是不多见的幸福。

故而冒险者中也有不少隐姓埋名、过着第二段人生的人,还会有曾经犯过罪的人混杂其中。还有些人会因其本职工作需要,会注册成为冒险者以掩盖身份。对于这些人来说,冒险者内不随便探究彼此过往的潜规则着实大有帮助。也正因为冒险者入行极低的门槛,各路心术不正或心怀鬼胎者也常潜藏其中,成为冒险者内部常见的不稳定因素,甚至是威胁。

除了将冒险者作为正职谋生的人之外,还有些人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注册成为冒险者。在一些具有等级与经验系统的异世界,一些贵族子女会通过探索地下城来积攒经验、提升等级,从而能够在同龄人中脱颖而出。对于他们来说,能够进入地下城探索的冒险者身份不过是一个能便宜行事的通行证。他们雇佣老手冒险者组成队伍,由冒险者斩杀魔物至濒死状态,再由自己砍下最后一刀,“寄生”式地吸取经验。这种方式虽然容易为人所不齿,但在权力与金钱面前大多数人还是会选择拜服顺从。

工匠也是会为其它目的而注册成为冒险者的群体。工匠为了采取到制作道具所需的素材,时常会通过公会委托冒险者代为采取。其中也有一些工匠会选择亲自潜入地下城,探索并发掘素材,一方面是为了通过实际的冒险生活来发掘需求,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尝试发现稀有素材。其中也不乏心怀冒险者梦想的人,在工作之余历练自身,以期有一天自己也能够踏上冒险征程。

成长轨迹

打下基础

十二岁可以说是许多冒险者的冒险生涯开始的时间,因为这是许多冒险者预备学校规定最低入学年龄,还有一些冒险者职业学校则将招收门槛设置在十五六岁。一些冒险者公会也同意接纳十二岁的少年少女,将他们注册为预备冒险者,并分配一些简单的任务让他们能够熟悉冒险者的工作模式与生活节奏。

即使没有冒险者学校,还有英雄学校,或是骑士学院、魔法学院等国立学府可以选择。这些学校大都会存在入学考试和依照实力强度进行分班的机制,冒险者学校有时也会设置此类分班考试。于提升培养效率方面来说这种划分方式似乎无可指谪,但是同时助长了实力至上主义的形成,乃至形成了基于天赋、血统、等级的欺凌风气,这种鄙视关系常常会延续到这些学生踏上社会,直至相伴终生。

进入这些学校之后至少能意味着他们在日后成为冒险者时步伐能迈得更加稳健,但在学校期间学生们仍会寻求各种未来——即便是在冒险者学校内也是如此。留在学校担任研究员或教员,加入军队、骑士团、魔法师团,进入魔法院、研究院、道具公会,成为贵族的随从、少主的家臣候补、商会的专属冒险者或雇员。冒险者既是首选,也是最后的选择——倘若有其它更加稳定且体面的职业有能够争取。

国立学院通常都是综合性学校,教学科目复杂多样,聚焦于与冒险者相关的科目,学生们将会学习基本的战斗与战术;基本的体术与武器训练;从理论开始了解魔法体系,并根据适性选择性学习魔法,魔法师还可以选择加学杖术等防身技能;了解魔物的大致分布与基本习性;与魔物、神圣生物相关的历史、神话、传说;国家的基本历史与有名人物,等等。在学校学习可以打下较为坚实的技能基础,也能更广泛、稳健地开拓自己的技能与能力范围,但往往会缺乏实战经验,或是陷入墨守成规与视野狭窄的窘境。即使学校有安排类似的讨伐实践,也难以弥补战斗经验上的差距,除非学生有意识的自主展开讨伐与练习。

由冒险者公会举行的定期不定期的讲习则粗糙得多,但更贴合实战。与在学校平和地学习知识不同,冒险者公会的讲习一般通过在教官指导下的体能训练或与教官的实战等形式进行,通过不断的实战提升意识,改正错误的战斗习惯,还会学习保养武器的正确方式。但讲习的劣势也很明显,它只能加强学习者既有的能力,但难能拓展他们的能力范围。这类讲习大多数都不具备强制性,从上位冒险者退役来的教官往往又过于粗鲁,冒险者们也很容易打起退堂鼓,刻意躲避教官而不去参加。

公会自然不会乐见这种情况持续,因为冒险者缺乏基本的冒险与战斗知识,只会不断拉低冒险者的整体存活率。因此一些公会便选择设置强制训练,让那些并非从专门学校毕业的冒险者至少也要参加一次集中训练。这些训练班安排在冒险者成功注册后,在冒险者公会内封闭式进行,期间则由公会提供食宿。在回复魔法的保证下,新手冒险者们将接受强行军式的高强度训练,以此获得足够体格,习得基本的技术。

冒险者学校的讨伐课程和冒险者公会的预备委托是预备役冒险者在能够独当一面之前另一种常见的锻炼方式。讨伐课程是在教师与受托的现役冒险者的带领下,前往魔物等级较低的地区进行讨伐实践的活动,学生们自主分组,并在教师与冒险者的指导下猎杀魔物。由于魔物等级都较为低下,加之有教师与冒险者在一旁待命保护,危险度很低,从而能够让学生们较好地体验到冒险者的战斗模式,并在实践中运用自己学习的知识与技术,但也容易让学生形成自大心理而过于轻敌。预备委托是冒险者公会面向年龄尚未达到要求的预备役冒险者提供的委托,一般是简单的采集委托或公认危险度较低的魔物讨伐,与学校的讨伐课程相比没有大人的保护,但也算是快速体悟冒险的凶险的一种方式。

作为搬运工与冒险者队伍一同潜入地下城是令学校外的少年们另外一种快速见识到冒险为何物的方式,这也是家境贫寒、同时有志于成为冒险者的孩子们在能够成为冒险者之前常见的谋生手段。由于能使用收纳、存储魔法与技能的人实在稀少,冒险者们为了能够尽量多的从地下城中带回战利品,会雇佣搬运工专司搬运战利品。虽然这也仅限于面向地下城浅层区域的探索,但也带来了相当的需求。搬运工大都按次结算工资,报酬谓之便宜不如说是低贱,但终归是一种能赚钱的方式,而且也能见识到真正的与魔物的战斗究竟是何场面。在一些具有经验值与等级概念的异世界,会有孩子在作为搬运工时会在一旁通过投石击打魔物的方式来蹭取经验值,这种行为一旦被发现便会背上“投石者”的恶名,往后还会被冒险者们所拒绝不再雇佣,是一种相当冒险的方式。

踏上旅途

在这些预备役冒险者到达十五或十六岁后,他们便可正式注册为冒险者,开始自己的冒险生涯。正式注册即意味着他们的正式成人,要对自己未来的每一步担负责任。一些冒险者公会会为初次出发完成委托的冒险者指派一位老手冒险者进行陪同与指导,但也仅限于此,此后提供的服务便都一视同仁。

从冒险者学校毕业的学生,或是已经登记的预备役冒险者,可以凭借毕业成绩或预备委托完成情况注册成为冒险者。其它的诸如从国立学院毕业的学生或未注册过预备役冒险者的人,则需要另行手续。尽管大部分公会也不会对此多有要求,但在一些公会,正式注册成为冒险者需要经过教官实战考核,或是要求完成一些指定的任务,以此来证明来人至少拥有基本的武力。

一般而言,冒险者在注册需要提供自己的姓名、年龄和用于描述其武力形态的职阶,除此之外便不再有其它需要强制提供的信息。即使是名字也不一定要提供真名——因为本身就缺乏核查的手段,加之改名换姓也常是冒险者的需求,因此个中仅年龄与职阶必须符合实际。在成为冒险者需要参加考试的公会,会根据冒险者申报的职阶设置考试,也不容得冒险者随意声言。如果冒险者愿意,还可以披露更多有关自己能力的内容,使冒险者公会能够更加了解自身,并据此推荐可胜任的委托,或是作为适合的冒险者任选推荐给委托主。

完成登记后,冒险者公会将下发公会卡,作为冒险者身份的证明。公会卡通过血液或魔力波动与冒险者个人绑定,从而避免被盗用的风险。公会卡内含有多种便利功能,还会记录冒险者完成委托或讨伐魔物的情况,同时也作为身份证帮助冒险者通行于各国,在不同的冒险者公会支部都能享受到面向冒险者的服务,对冒险者来说是至关重要的随身物品。一旦遗失,不仅证明身份、使用冒险者公会提供的服务会遇到重重困难,补办公会卡所需要的高额费用也会使人郁闷万分。

取得公会卡,即意味着冒险者身份被正式确认,冒险者生涯自此开始。如果没有什么特定目标,冒险者大都会选择一个主要驻扎的城市,作为自己日后的常驻地,实质上选择的就是该城市的冒险者公会支部。如果只是将冒险者作为一项谋生的工作,冒险者大都会选择离家乡最近的城市常驻。胸怀大志的冒险者,则会在注册后一边接受委托赚钱一边往王都、商业都市、迷宫都市等大城市,寻求更多的机会。从学校毕业的冒险者也会采用这种形式前往想要前去的地方。

不少毕业自学校的冒险者在就读期间就会相互选择好未来的队友,毕业后直接注册成为队伍。还有一些冒险者在初出茅庐时都会经历一段短暂的单独冒险或两人冒险的时期,然后结成队伍。从同一个村子相约出来的儿时玩伴,可能自成为预备役冒险者时就在一起了。至于那些落单或仅两人成行的冒险者,则需自己寻找其它合拍的冒险者。

在组建团队之外,尽快脱离冒险者最低阶也是新晋冒险者需要首要任务。低级冒险者在能够接受的委托方面颇受限制,委托的回报亦难言丰厚。同时,受冒险者群体间实力至上思想的影响,低阶冒险者的菜鸟身份会时常受到中高阶冒险者——其中尤以中阶冒险者为甚——的侵扰、欺凌,乃至抢夺、威胁,甚至是杀害。只有拼命脱离了最低阶的冒险者,才能脱离这种窘境。

在脱离最低阶冒险者后,冒险者之路总算得以进入正轨,此后便是漫长且永无止境的冒险生涯。通过狩猎魔物,赚取金钱、积累素材,为日后换用更强的装备、甚至是定制自己专属的装备做准备;积极完成委托,积累功绩,提高自己的等级,获得向更凶险处进发的入场资格;挑战头目级魔物,证明自己已独当一面乃至位居前列;在魔物大潮袭来面前奋勇向前,保卫身后的家园,书写自己的传说。

结束征程

冒险者的“退役”并不是一个特别严谨的说法,一般来说,冒险者告别“从公会接纳委托、完成委托、获得报酬”这种依靠杀伐魔物来谋生的道路,结束冒险生活,或是借由这条道路获得了其它工作,便可将其称之为从冒险者“退役”。

对于冒险者“退役”的年龄并没有定论或一个可参照的基准,其中主要原因是不确定因素过多。倘若遭受失去手脚的重伤,哪怕是二十岁的中坚冒险者也要黯然离场。老旧暗伤姑且不论,如果四肢健全且能正常活动,只是因年龄或体力问题退役,便可看作是冒险者经验老道的证明。

对于非因伤退役的冒险者来说,如果现役时和冒险者公会关系良好,也可在冒险者公会谋求一官半职。基础的如公会支部的教官,为冒险者们提供战斗讲习与技能技能;公会支部的专职魔法师,为冒险者提供治疗魔法服务以及战斗指导;有名的冒险者还机会担任冒险者公会中的高级官员,负责过去可能完全无缘的事务性工作;强大的冒险者常会被委派公会支部的公会长职务,负责维护一方支部安宁。

倘若无缘在公会谋得职位,冒险者大都会选择告老还乡,或是在自己过去常驻的都市或周围的村镇生活,但凭借着冒险者时期积攒下来的积蓄,也能拥有不错的生活水平。单身的冒险者如果因年龄过大对婚姻问题颇有担忧,还会购买奴隶将其作为自己的妻子。一些冒险者定居与村镇后,凭借冒险者时代所历练出来的实力,成为村子里维护治安、率领其他成年男性击退来袭魔物的领袖,也能在当地获得良好的名声与地位。磨练出熟练技术、甚至可自成一派的冒险者还会开起类似道场的教育设施,提供或公益或收费的技能教学。如若醉心于教育,还可以前去冒险者学校、国立学院谋求教职机会。

魔法师的道路则会更宽阔些,若是有上进心,他们可以继续凭借对魔法的钻研在魔法界中占有一席之地,编撰书籍流传后世,还可以开设魔法店销售魔法书籍与魔法道具,或是从事魔法教学,协助后生学习魔法、获取技能。如果在冒险时为省钱对炼金术也钻研了一二,还可以继续沿此路发展开设炼金商店销售相关物品,凭借过往冒险者的经历开发商品。

优秀的冒险者无论是现役时还是退役后都是贵族们争相抢夺的对象。由于委托机制的存在,贵族不能直接调遣不特定的冒险者,发布指名委托手续有时又嫌繁琐,一些贵族便会选择以家臣的形式招募冒险者,作为专属冒险者、专属魔法师的形式收入麾下。这之中既有在冒险者们年青力壮时就招收入门,也有等到冒险者退役后再延请进家,同时也任命其担任儿孙的私人教师,传授知识技巧。自然,并非所有冒险者都以此正派形式招徕,一些贵族也会通过非公开、不正当的方式揽收一些因醉于酗酒赌博而颓唐、空有一身武力的没落冒险者,来去处理一些难以公开的工作,从骚扰破坏到绑架暗杀无所不包,比他们在与魔物作战时更接近在刀尖上跳舞的状态。

除却因自己成为负担,也有不少冒险者是为负起责任而选择退役。与恋人相遇、结婚定下终身而脱离冒险者行列的并不罕见,毕竟这种高危职业对于家庭而言在精神上负担实在沉重。但对于女性冒险者来说,若是意外怀孕,愿意不愿意也只得告别征程。相恋的双方都是冒险者,在订下终身后仍继续冒险生涯的也不在少数,同样也常止步于女方开始孕育新的生命。

团队活动

一个人踏上旅途,前方往往会显得过于凶险,因此冒险者们大都会选择组成队伍一同行动。一个人无法面对一群魔物不仅可能出于数量的差距,还因为能力的界限,一如剑士无法应付甲壳厚重的魔物,法师也能够抵抗的魔法侵袭的头疼对手。由于天赋、能力以及精力有限等原因,绝大多数冒险者都会选择一条发展路线并专精于此,这也使得通过组建团队来相互弥补各自在战斗上的不足在实战层面上更有必要。一些掌握罕见魔法或技能,如治愈、传送、收纳等魔法的冒险者,仅凭此一项便可随意在一个团队中谋得一席之地,还会受到其它成员的主动保护。

随着冒险者数量的增多,受讲求天赋的魔法师数量增长不及等诸现实因素的影响,加之冒险者也开始更加重视自身的个性,团队的组合不再无止境地追求平衡全面,出现了宁愿为性格相投放弃队伍平衡性,或是放手强力的队友的情况——个中不少其实是出于无法吸引有力同伴的无奈。诸如全体皆为剑士等不再遵循传统平衡全面至上方针的冒险者团队开始涌现,强大的冒险者也可以凭借个人的力量弥补队友所造成的不足——但这可能会导致队伍的风气出现变化,变得依赖强者而不思进取。

血气方刚的贵族子弟们带着他们的家名接连注册为冒险者,使得以保护他们为核心要义、而非相互托付后背的冒险者团队同样不再罕见。这些贵族子弟大都会在学校期间就选取好自己的“家臣”,并许诺未来的地位与回报来换取并培养他们的忠诚,毕业后直接照此阵容出发冒险,或是返回故乡继承家业。时有贵族子弟会选择直接雇佣老手冒险者,但一时的金钱利益并不好换取长久的忠诚,存在着冒险者绑架、杀害这些年轻雇主的风险与事例,因此这一手段并不会成为第一选择。

从冒险者学校毕业的学生,或是出身自同一个村镇的发小在注册成为冒险者时一般都便已形成成型团队。这些队伍虽然整体占比不高,但也算是冒险者队伍中一道独特的风景。他们可以借助在学校或在野外嬉戏时的时间培养协同作战的默契,在战斗中抢获先机,但也容易出现囿于集体成见的情况。这些团队通常都十分稳定,即使其中的成员有些小毛病也不会轻易将其抛下。

对于女性冒险者来说,选择团队并度过磨合期更需劳心费力。与同学或儿时玩伴组成的团队尚还好说,倘若是只身或两人成为冒险者,就得选择和其他陌生冒险者合作共同组成团队。问题在于并非所有男性冒险者都只把女性冒险者只当作同伴队友看待。如果是将对方认真当作试图追求的恋慕对象还尚属浪漫,但倘若将对方当作玩物而图谋不轨便前途多难了。一些虎豹豺狼般的冒险者会在地下城中袭击那些形单影只的女性冒险者,甚至连公会的接待员都会成为其威胁的对象。另一方面,在居无定所的长期征程中、深入地下城的漫长黑暗里,男欢女爱之事并不仅是缓慢滋长的情愫,也是切实存在的需求。因此并不是所有女性冒险者都会选择守身如玉,而是选择接纳这份冲动与情感。

但是,一旦女性冒险者怀孕,便几乎只剩退役一条路可选,同时造成此结果的男性冒险者也可能为了家庭而选择同时退役——在此之前,要确定谁才是造成此结果的男性可能又要再起风波。故而女性冒险者的怀孕避孕问题便成为冒险者群体与公会不可回避的议题。公会为避免女性冒险者因意外怀孕而过早退役,以及因此对当事人的未来,乃至其所属团队,甚至是对冒险者全体所产生的影响,会为女性冒险者免费提供避孕药或是避孕魔法,女性冒险者只需定期前往任一公会支部领受即可。这些措施的推出,能够避免她们在遭受意外后又因怀孕而不得不结束冒险生涯,客观上也能在几无流产手段与概念的社会环境中为她们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风险,也不致引发意外之事而导致其所述团队产生争执乃至分崩离析。

团队的磨合不仅在于战斗中的配合与默契,还包括在平日里对于一些关键议题的协调与统一,财产问题即属此类。冒险者作为一个团队活动,无论是委托的领受还是报酬的获得都将以团队为单位进行,因此获得的报酬如何分配便成了需要明确讨论的议题。此外,在委托之外,以团队的形式共同狩猎魔物的所得又该作何分配,也是冒险者们经常产生冲突的话题。

分割报酬最常见的做法是团队作业获得的报酬均分,个人进行的狩猎归个人所有。团队意识更为明确的队伍则在此之上同意将每笔团体报酬的一部分划走作为团队共有的资金后,再将剩余的部分分配给各人。相应地,队伍的旅费、餐费、旅行装备等共同开支便不再各自负担。当队友在委托中受伤时,团队将从这一共用资金中出钱为其医治。队友若想更换装备,出于对整个团队有益的考虑,队伍也会从共用资金中资助一部分。这些共用资金大都交由队伍中最受信赖——同时也可能是文化水平最高的队友来全权负责,只是由于个中计算实在过于繁琐,并非每个队伍都能建立起这样的机制。大多数队伍仍简单粗暴地采用直接均分的方式,再各人负责各人的开销,这也使得很多缺乏经济观念冒险者都养成了一日有酒一日醉毫无计划性的消费习惯。

工作构成

在冒险者公会的统一组织下,冒险者的工作几乎都通过委托的形式加以组织中介,因此完成委托便成为了冒险者最主要的工作形式。冒险者在公会登记接受委托,并带回指定的物品或是委托人的确认书来报告委托完成。

按照委托内容划分,冒险者的常见的工作内容包括:(1)讨伐委托,讨伐指定魔物的委托,其中既包括出于维护治安需要长期有效的委托,也有在具有高度威胁与危险性的稀有魔物出现时发出的紧急委托与联合委托,有些时候还有讨伐盗贼团、强盗团的委托;(2)采集委托,采取指定植物、药草、矿石或魔物特定部位等素材的委托;(3)勘察、巡察委托,确认指定地区状况的委托,如探索地下城并绘制地图,或是巡查城市周边魔物活跃情况等委托;(4)护送委托,护送委托人或委托物品前往指定地点的委托;(5)其它委托。

在接手有具体工作内容的委托之外,冒险者也可以选择自行前往野外或地下城,讨伐魔物或地下城,通过狩猎魔物、发掘道具来获得收益。即使没有接受委托,冒险者公会也会慷慨收购相关素材与道具。狩猎并出售魔物是冒险者最常用的赚钱手段,一方面魔物数量繁多,只要有心都可以找到,只要能打能带,无论多少公会都照单全收。另一方面,除非是罕见魔物,公会一般都会当场完成对魔物价值的鉴定并当即交付收购款,这也让冒险者或多或少显得像是个来快钱的谋生方式。如果发掘到稀有的物品、道具或武器,除了留作己用外,冒险者还可以待价而沽,或是将它们送往拍卖会。只消一次好运气,就能够赚得盆满钵满,也难怪在一些国家冒险者的盛行甚至影响到了农业生产。

与接手委托相比,自由探索更加不受束缚,相应地能够收获也会变得更加不可预期,但却是冒险者彰显实力、扬名立身的一种方式。相互追逐最先开辟地下城更深处未曾有人到达的地方,是顶尖冒险者团队之间常见的竞争方式。谁先到达了更深的楼层,谁率先披露出有关地下城深处最新情报,都能借此成为其他冒险者仰慕敬佩的对象。成功讨伐了迷宫头目的冒险者,其事迹还可能被吟游诗人所记录下并传唱开,成为活着的传说。

尽管彼此同为人类,但盗贼团、强盗团也是冒险者们“钟情”的讨伐对象。杀害盗贼、强盗等身背罪名的人不仅不会被治罪,还能无条件接收他们的赃物财产,如果生擒则可以带回市镇领取赏金。倘若现场有其它受害者,将逝者的遗物带去交给遗族,也能获得遗族的谢礼,还能获得相当的好名声。强大的盗贼团会成为公会委托里的讨伐对象,复数的冒险者团队在公会的召集下组成讨伐队,有时还会和领主的领军一同前去扫荡,其征战本身便能成为城镇居民与冒险者一段时间内的谈资。

由于作为管理机构的冒险者公会存在,加之完成委托后才可获得报酬的工作模式,使得冒险者并不会像佣兵那样在“自己的命优先”的情况下轻易就弃雇主于不顾的情况。这之中也有冒险者内部形成的道德规范在起作用,向往英雄传说的冒险者要抛下自己的雇主或是城镇里的居民,只会为自己的“冒险者”身份平添污名。

冒险者与公会大多时候都处于一种若即若离的关系,平时公会只会在冒险者只有冒险者主动承接时,公会才会直接负有在监督冒险者不行犯罪之事之上的管理责任。在平时,冒险者可以自由在不同公会支部间穿梭驻扎,有时也会因为护送委托在不同城市与公会支部间穿行活动。有名的冒险者会时不时收到来自其它个人、团体或贵族的指名委托,虽然冒险者拥有拒绝这些委托的权利,但由于指名委托的报酬会比一般委托的报酬要高,加之拒绝这些委托容易对名声产生影响——毕竟能够被指名就是能力受到周遭认可的最佳证明,冒险者一般都不会加以拒绝。

魔物潮发生或魔物、魔族大军来袭是极少数冒险者会被公会强制征召的情况,冒险者自这个称呼诞生之日起,便一直作为人类抵抗魔物的先锋而存在。在无数英雄传说的号召下,也在飞黄腾达的未来的诱惑下,冒险者同样会觉得此事责无旁贷。当某一公会支部因大量魔物来袭而发出强制委托时,除了因执行其它委托而离开城市的冒险者外,驻扎在此城市的所有冒险者都应响应征召前往前线迎击,抗拒参加者或是逃跑者不仅可能遭到周围人的鄙视与唾弃,还会被公会处以罚金、降低冒险者等级,直至除名的处罚。如果参加,则可以在猎杀魔物的过程中获得比平常要高的报酬,英勇者还可以成为提升冒险者等级,成为当地的英雄为人所称颂。

等级机制

作为冒险者职业性构建的重要一环,冒险者等级是衡量冒险者职业水平、名声与实力的最直观、也是最重要的手段。冒险者的等级由冒险者公会确定并签发,并能够体现在冒险者的公会卡、标牌上,同时也影响甚至决定着冒险者在社会上能够享有的待遇。

依据不同冒险者公会的体系不同,会对冒险者个人的等级与冒险者队伍的等级分列置之,但其形式大都相同,即由高到低的诸等级。典型的分级模式如 A~F 六等,有时还会引入 S、SS、SSS 等作为高阶等级,也有着铁、铜、银、金、白金的金属式分级制度。对于 A~F 外加 S 的等级机制来说,通常 A 等为一般冒险者凭努力所能达到的极限,S 等则为拥有重大功绩与超凡力量的冒险者才能享有的“传说”等级。

虽然公会不会对各阶级冒险者数量加以控制,但一般而言,A 等的顶级冒险者一国内仅会有数人,至于传说级别的 S 等则可能长期空缺。高阶冒险者则约有数十人至百人不等。中阶级冒险者所占比例应该最大,属于普通冒险者所能达到的较好水平,若要再向上攀爬,则要面临所涉委托难度增大与相应等级委托数量稀少两方面难题。因此冒险者的等级分布客观上也面临着社会承载力的筛选机制,以及人类与自然、魔物的力量对比的客观限制。这也使得诸如魔法适性、独特技能天赋因素在冒险者的成功神话中占比甚重。

冒险者的等级由冒险者公会进行评定,借助公会卡内藏的多种功能,公会可以快速回顾并核对对冒险者过往完成委托的情况。但是评定的标准从不公开,以至于有时其是否稳定不变都成了值得犹疑的问题。从记载下的冒险者升等记录来看,公会通常会在每次冒险者回报委托完成时进行一次评定,如果拥有足够条件会当场通知足够升等,有时还需要冒险者自行提出申请。一般评定会基于多种方面进行评定,包括冒险者完成委托的情况,讨伐魔物的多寡,讨伐头目级魔物(Boss)的情况等等。

只是有时候并不是踏踏实实完成委托就能提升冒险者等级。一些公会会规定硬性的晋级要求,如击杀地下城内某些等级以上的头目,并取得相应的战利品才可更进一步提升冒险者等级。或是要与公会指定的教官或冒险者进行晋级战,凭借在战斗中的表现来证明自己已经有足够实力晋升,还有的公会还要进行笔试。与之相对,也存在一些可以快速晋级的方式。在一些魔法体系较为落后的异世界,拥有诸如收纳、传送等较稀有的魔法技能的冒险者,可以在登记时直接评定为中阶冒险者。对于从学校毕业的预备役冒险者,凭借冒险者学校或国立学院毕业成绩,也可以在注册时提出直接升等。在一些国家与冒险者公会联系比较紧密的地方,国王的推荐信也可以帮助冒险者在注册时即提升到足够的等级。公会长的推荐信也能起到类似效果。

等级机制最直观的作用是框定冒险者可接受委托的范围,也是公会对冒险者进行分级的主要目的之一。一般而言冒险者只能接受同级别或高一级别的委托,尽管理论上冒险者也可以接受低级别的委托,但由于这会使得低级别冒险者的可接受的委托数量变少,故高级别冒险者仍多会选择在自己级别的范围内接受委托。借助基于冒险者等级的委托分级制,能够为冒险者分配恰当的委托,确保委托能够适才适所地完成,且保证冒险者不会轻易因为委托过于困难而丧失性命。由于高级冒险者能够完成更难更危险的委托,也能讨伐更稀有的魔物,带回更具价值的素材,公会也常会为高阶冒险者在一些诸如委托挑选、素材收购等事务性工作上提供一定优待。不同等级的委托在报酬方面区别亦十分明显,高阶委托和中阶委托、中阶委托和低阶委托之间的报酬差距时常与它们的晋级要求一样差距甚大。

社会地位

冒险者的等级会影响、甚至决定着冒险者在社会上能够受到的待遇。在一些将冒险者视为国家力量的国家,中阶冒险者可以凭借冒险者凭证享受准贵族待遇,并在日常生活的诸方面受到优待,哪怕是在社会上仍受歧视的兽人,也能凭此享有等同、甚至优于一般人的待遇。击败迷宫中阶头目魔物,升等为银阶的冒险者,能够从国家受封准男爵头衔,成为正式贵族。如果限定于仅余空名且不可世传的士爵阶级,也可以由当地领主拍板授衔。

虽然大部分不可世袭,但为冒险者赋予正式的贵族爵位毫无疑问是一个将其保留在国家之内的有效手段,只是并非所有人都乐见其成。一些世袭贵族会将这些新晋的冒险者贵族视作暴发户,对他们嗤之以鼻。还有那些没有继承权的贵族子弟,也会对这些平民出身的“莽夫”先于血统高贵的自己跻身上位而咬牙切齿。但更加实务的贵族则会积极与这些冒险者搭上关系,发出报酬丰厚的直接委托,或是考虑将其收做家臣、部下,或是通过联姻的形式将其确保在自己的势力下,有时甚至能听到将其以夫妻、妻子、儿媳、女婿的身份迎入家族的故事。为了将重要的力量与人物确保在本国内,一两位贵族千金、甚至是公主的献身时常被认为是可以接受容忍的代价。

即使不能成为贵族,在市场上也自然衍生出了面向不同阶级冒险者与其他客户的旅店、武器店等商业机构与设施,与人们一同确认着不同冒险者所能不同地位与礼遇。高阶冒险者也往往意味着他们曾讨伐过凶恶的头目级魔物,乃至于保护一方居民的实绩,具有充足的实力,既值得尊重,亦不可招惹。他们不仅于帮助城市居民完成委托大为活跃,经济实力也大都不俗,能够爽快地付款交易。而低等级的冒险者资历尚浅,腰包不鼓只得斤斤计较故而不受商人们喜欢姑且不谈,还会经常出现完成了几次委托就自恃可以独当一面的毛躁人物,或是凭借武力威吓来赊账逃账。

清晰明确的高低之分,以及看起来努力就能获得回报的上升道路,加之提升到中高阶后不仅能够和达官贵人牵上线,甚至是能够成为贵族的未来,使得冒险者成为平民向上攀升的重要方式,也是时至今日冒险者得以不断努力的动力所在。

向上攀爬的动力也不仅于出人头地,还为了不再受人低看欺凌。这是因为即使主要以完成委托情况评价并提高冒险者等级与地位,归根结底仍然离不开对魔物的讨伐,而对魔物的讨伐背后则是冒险者武力高低之分。这便是冒险者之间实力至上主义的渊源所在,无论是于个人还是于全体,冒险者的社会地位完全是靠其武力与凭此所诞生的实绩,这一点也是冒险者其社会地位构建的根基。

但是实力毕竟不易外显,被外化成的冒险者等级就成为了行之有效的强弱比较方式,高等级比低等级强这种判断方式也不会出现太多偏差。也因此,高等级的冒险者欺凌低等级的冒险者便成为了仿佛顺理成章的事,其中以中阶冒险者欺凌低阶冒险者——尤其是新晋加入的最低阶冒险者为甚。一些中阶冒险者会打着让菜鸟冒险者提前体会到冒险者之路上的凶险的旗号,故意去挑衅或是攻击新晋冒险者,至于个中究竟有多少真心如此,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犯罪倾向

冒险者的生活往往会在高度紧张与极度放松间往复循环。冒险者的工作环境常常不是地下城迷宫就是野外茂密的森林,以及潜藏其中的幽深山洞,时刻都可能出现的魔物威胁让冒险者的工作几乎完全符合“以命相搏”这般形容,这也使得冒险者常常因为长时间探险而积累大量精神压力。为了缓解这些压力,除了在酒馆畅饮至天明外,返回城镇的冒险者常会投身于花街与赌场,期望借助更为猛烈的刺激来缓解这份紧张。

长此以往,无法持续承受高强度冒险节奏的冒险者便会止步于此,满足于当日便可来回的冒险生活中,公会的慷慨结算也为冒险者干一天工吃一天饭的生活节奏提供了可能与保障。这当然不是说这样的生活该受指谪,城市生活与正常商业秩序与素材的维持同样离不开这样维持稳定供给节奏的冒险者的参与。但倘若冒险者过度沉迷于娼妓怀中的温暖,则可能会堕落到连当日来回冒险生活都不愿再维持的地步。这时,赊账、逃账、暴力威胁店主乃至明目张胆地抢夺便开始逐渐出现。

为了能够快速赚到能够维持徜徉于娼馆赌场的生活的金钱,这些冒险者或选择加入地下犯罪公会,成为打手、守卫或者运输人,或是成为狡猾贵族的爪牙,执行一些不可公开于世的血腥任务,从此便堕入犯罪者的道路。这些工作自然报酬丰厚,平日里可能闲散度日,若一旦有了任务就得红着眼舞动刀尖,恐吓、绑架、诱拐、暗杀,不一而足。

然而就算要做这些黑暗里的沾血活计也要有一颗勇于堕落的心,至于那些高寻高强不成、低探低劣不就的冒险者,便只能打起其它冒险者的主意。利用信息与经验的差距骗取新手冒险者的钱财已是最寻常的情况,趁着冒险者还不知道去公会就能购买到的地图,将地图包装成历经探险磨难才制成的珍品,高价转售出去,或是利用新晋冒险者对行情不了解的情况,低价购买他们手里的素材。他们还常聚集于公会大厅的食堂酒场边,观察着来往的冒险者以及他们交付战利品获取报酬的情况,并挑选那些看起来孱弱却走了好运气赚到大钱的新手冒险者——他们或是碰巧发现了稀有的药草、矿石,或是捕捉到了稀有的魔物,跟在他们后面,在小巷里打劫,或是暗夜里潜入旅馆直接杀害。

在地下城中这种人与人之间的算计只会有增无减。一些冒险者会故意吸引魔物追逐,在迷宫中积聚形成被称作“火车”的巨大而绵长的魔物群,借此卷入其它冒险者,或是使他们成为让自己逃出生天的垫脚石,或是为稍后再返回回收他们的装备道具。在迷宫内故意使用吸引魔物的道具来借魔物之手杀害其它冒险者,也成了常见的阴谋手段。犯了罪的人与冒险者也会为逃避追捕潜入迷宫,成为迷贼在迷宫里劫掠、杀害其他冒险者。由于迷宫内地形复杂时刻带有魔物威胁,让讨伐这些以迷宫为家的贼人变得异常艰难,赏金只得无济于事地随其恶名水涨船高。

有潜入迷宫的迷贼便同样也有逃入野外的强盗团,这些冒险者凭借其在冒险生涯中积累下的经验与锻炼出的力量,很容易就能在盗贼团中占有一席之地,直至成为强盗团的首领。这些强盗常以来往于城市之间的行商队与公共马车为目标,有时也会劫掠以城市之外防守薄弱的村镇,掠夺财物,时而还会绑架商贾贵人索取赎金,或是劫走女人施以暴行。在这种劫掠中,还会发展出一些奇妙的守则,例如在遭遇没有接受相关委托的冒险者时,只要冒险者不出手与强盗战斗或妨碍劫掠,强盗也不会对这些冒险者出手,一旦冒险者决定出手相助,强盗也就会将冒险者视作攻击对象。个中缘由不难理解,尽管击杀、逮捕强盗盗贼的赏金足具诱惑力,但若是形单影只或准备不充分,莽撞而出也不过以卵击石;对于强盗来说,冒险者也是具有一定武力的对手,若相互对决起来很可能得不偿失,不如两不相扰。尽管这种做法很可能为其他冒险者所不齿,但有时也是无法避免的选择。

内部规制

当冒险者与城市居民发生冲突,或是对其作出犯罪行为时,自然是会交给卫兵依据法律与领主的决定处理。但当冲突发生在冒险者内部时,就会优先按照冒险者内部的规矩来处理——甚至是“肃清”。借助基于冒险者公会的独立地位以及对冒险者管理的优先权,公会可以让这些冲突在冒险者与公会范畴内解决,而不必转交给领主等国家行政力量。当冒险者的行为超出冲突而升级到抢劫、杀人的范畴时,则是在冒险者群体范围内声讨并将其解除武力后,再移交给国家裁判。

针对潜在的冒险者间的相互冲突,冒险者公会并非没有相关成文条例来加以管理或裁判。但是在实力至上主义的循环中,不是所有冒险者都会心甘情愿接受那些带有高额罚金甚至是除名的处罚。在依例接受罚金处罚,与来自公会的武力制裁中二选一的抉择中,许多冒险者宁愿失去双臂也不选择低头。

这也是冒险者公会支部的公会长常常需要退役的高阶冒险者来担任的原因——支部所服务的冒险者越多就越是如此,当冒险者的冲突爆发时,如果其他冒险者无力介入或是选择独善其身,公会长便是最后一个、也是最该介入的力量。公会长不仅要能镇压即将爆发的战斗,还要能以压倒性的力量施与惩戒,哪怕是凭此砍掉冒险者的双臂。在一些地方流传着“支部里支部(公会)长就是规则”的说法,实际上也是对公会长武力的敬畏大于对规则本身的敬畏的体现,尽管公会长本是出于维护这一规则秩序而行使暴力。

对于具有武力的冒险者,最有效的压制的方式便是同样使用武力反制甚至是镇压,故而当事人或在场的其他冒险者在冲突发生时以武力反击或介入有了现实基础,这也让冒险者们的“正当防卫”范围变得异常广阔。有的时候冒险者们会选择通过决斗的方式来解决这些冲突,也算是为了避免在公会内直接开打造成更多无谓损失、伤害与责任。这种带有公开表演性质的决斗还演变出了决斗台这样的机制,决斗双方凭借自身意志走上擂台,在此过程中造成任何伤害——哪怕是死亡——也不需承担任何责任。

一旦冲突演变为武斗,其中一方受伤便在所难免,但几乎没有人会没趣去因此讨要赔偿。于挑事者,挑衅失败还被人反捅一刀已近颜面尽失,还要索取赔偿只会更加被人耻笑;于介入者,介入是凭自己意志选择的行动,于其结果也只能由自己承担,有接受他人慰问的情,却难见索取报偿的理;于应袭者,被人挑衅还被打伤全是自己尚不够强大的证明,也只能打碎的牙往肚里咽。每每在这种时候,才能看出冒险者是一群意外重视名声与面子的人。

结语

本文通过梳理冒险者作为一种职业群体的诞生源流的方式,建构起作为职业的冒险者概念;回顾了以冒险谋生的冒险者的生命轨迹,对冒险者成长历程进行概括;在拆解冒险者职业最重要的外化体系——等级机制的过程中,揭示冒险者作为一种平民向上攀升的有效方式的运作方式;理解冒险者职业对个人武力的极强依靠的同时,关注由这种对武力的依靠所带来的逾矩、乃至犯罪的倾向;冒险者内部又是如何规制或处置这些倾向与由此造成的事件,从而避免冒险者群体的名声受到更大损害,并震慑其他冒险者。借助这些考察,本文对冒险者得以独立为一个职业提供了逻辑与陈述,并勾勒了这一群体在社会上的大体印象,以及其从业者较典型的成长轨迹。

作为人类对抗魔物魔族、保护自身生活环境的急先锋,冒险者毫无疑问是最接近那些传说英雄的一条道路。国家为将冒险者这一有力的武装力量保留于国内,在承认冒险者公会的独立性、为冒险者内部的等级机制提供福利与背书的同时,也通过授勋赋爵的方式拉拢冒险者。高阶冒险者不仅能够获得地位,还能借由与贵族牵线,获得更多名利与地位,毫无疑问显露出了一条明晰可参照,且看似可到达的上升路线。它既不要求识字撰文,也不要求家世血统,亦不必囿于命令,全凭自己的一双拳脚开辟天地。这让冒险者职业在向往时总是充满了豪气与浪漫。

在与魔物以命相搏这层意义上,冒险者始终是一个高危且不安定的职业,但它仍旧为那些没有可继承的家业或可从事的职业的人提供了尽管卑微艰难,但不至穷途末路的选择,是无生计者的生计。冒险者内部不打听过往的惯例,与除年龄并非逃犯外几乎不涉限制的低门槛,为那些希望放弃身份、开启第二人生,或是不想囿于被规划好、被指派、被当作政治道具过活的子弟少女们一个书写属于自己的人生的机会,是无自由者的自由。

极低的门槛既是自由也是枷锁,始终存在的魔物威胁让冒险者的新老交替、群体变动尤为剧烈。为避免哪日陷入青黄不接的窘境,人们建立起了一套能够稳定培养后继冒险者的正式的非正式的教育体制。正式的即冒险者学校,或是国立学院下辖的冒险科等专门科目,非正式的如冒险者公会内部的新人讲习与定期讲习、战斗练习等等。此外还有公会建立了预备役冒险者制度,帮助有志于成为冒险者的孩童尽早知晓有关冒险生活的种种。

冒险者的生活常常是单调的接受并完成委托的往复循环,这之中亦包含了精神上的高度紧张与极度放松的来来回回。无法承受这种生活的节奏的冒险者可能就止步于此,满足于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生活。但稍不留神则可能陷入更深的泥潭,从而走上犯罪的道路。而凭借着过往的冒险经验,一些冒险者打起了其他新晋冒险者的主意,轻则挑衅威吓,重则抢劫残害。这让冒险者内部以武力进行自我防卫,乃至解决冲突、镇压挑事者变得尤为必要。

随着创作者们创作的深入,对异世界故事的探索日益扩大,冒险者自由不羁、血气方刚的姿态虽然依旧被保留,有时也附上了不知深浅、恃强凌弱的一面。但在危机到来之时,最先冲上前线者仍会是他们。在文化传承的意义上,冒险者是一个从英雄谭中走向民间的职业,尽管它昭示着许诺的幸福从来不会在击败魔王后就此到来,但仍给了人们自己去保卫生活的号召,还会在下一个危机到来之时继续激励人们继续挺身而出。在魔物成群威胁始终不散的异世界,冒险者始终是人类蓬勃生命力的有力证明。

“就叫探索者好了。我们不管是在过去,还是在未来,都会去继续挑战新的事物。”

——濑尾つかさ《征王之迷宫塔》

附录

本文在撰写时参考了以下作品,排名不分先后。

  1. 《我不是说能力要平均值么》,原名《私、能力は平均値でって言ったよね!》,作者:FUNA
  2. 《带着智能手机闯荡异世界》,原名《異世界はスマートフォンとともに。》,作者:冬原パトラ
  3. 《转生贵族的异世界冒险录 ~不知自重的诸神使徒~》,原名《転生貴族の異世界冒険録~自重を知らない神々の使徒~》,作者:夜州
  4. 《解体技能后开挂新娘增加了~概念交叉的构筑~》,原名《異世界でスキルを解体したらチートな嫁が増殖しました −概念交差のストラクチャー−》,作者:千月さかき
  5. 《异世界狂想曲》,又译《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从死亡行军开始的异世界狂想曲》,原名《デスマーチからはじまる異世界狂想曲》,作者:愛七ひろ
  6. 《运用开挂魔术扭转命运》,原名《チート魔術で運命をねじ伏せる》,作者:月夜涙
  7. 《尼特族的异世界就职记》,原作《ニートだけどハロワにいったら異世界につれてかれた》,作者:桂かすが
  8. 《恶役大小姐想嫁给庶民》,原名《悪役令嬢は、庶民に嫁ぎたい!!》,作者:杏亭リコ
  9. 《八男?别闹了!》,原名《八男って、それはないでしょう!》作者:Y.A
  10. 《天启的异世界转生谭》,原名《天啓的異世界転生譚》,作者:ウスバー
  11. 《在异世界迷宫开后宫》 ,原名《異世界迷宮で奴隷ハーレムを》,作者:蘇我捨恥
  12. 《熊熊熊 Bear》,又译《熊熊勇闯异世界》,原名《くま クマ 熊 ベアー》,作者:くまなの
  13. 《自称贤者弟子的贤者》,原名《賢者の弟子を名乗る賢者》,作者:りゅうせんひろつぐ
  14. 《为了养老金去异界存八万金》,原名《老後に備えて異世界で8万枚の金貨を貯めます》,作者:FUNA
  15. 《不是真正勇者同伴的我被逐出了勇者队伍,因此决定在边境过上慢生活》,原名《真の仲間じゃないと勇者のパーティーを追い出されたので、辺境でスローライフすることにしました》,作者:ざっぽん
  16. 《那个大叔在异世界享受二周目 Play》,原名《そのおっさん、異世界で二周目プレイを満喫中》,作者:月夜涙
  17. 《只有我进入的隐藏地下城~悄悄锻炼成为世界最强~》,原名《俺だけ入れる隠しダンジョン 〜こっそり鍛えて世界最強〜》,作者:瀬戸メグル
  18. 《29 岁单身汉在异世界想自由生活却事与愿违》,原名《29歳独身は異世界で自由に生きた…かった。》,作者:リュート
  19. 《被龙碾死三次的我转生去当工匠的生活》,原名《ドラゴンに三度轢かれた俺の転生職人ライフ》,作者:すみもりさい
  20. 《用剪切 & 粘贴在这个世界活下去》,又译《以剪贴粘贴在这个世界生活》,原名《カット&ペーストでこの世界を生きていく》,作者:咲夜
  21. 《圣者无双~工薪族的异世界生存之道~》,原名《聖者無双 ~サラリーマン、異世界で生き残るために歩む道~》,作者:ブロッコリーライオン
  22. 《除了成为奴隶商人以外别无选择哟?~后宫?那好吃吗?~》,原名《奴隷商人しか選択肢がないですよ? ~ハーレム? なにそれおいしいの?~》,作者:カラユミ
  23. 《虽然等级只有 1 但固有技能是最强的》,原名《レベル1だけどユニークスキルで最強です》,作者:三木なずな
  24. 《只有无职是不会辞掉的》,又译《虽然用成长外挂变得什么都做得到了,可是只有无职是不会辞掉的》,原名《成長チートでなんでもできるようになったが、無職だけは辞められないようです》,作者:時野洋輔
  25. 《OverLord》,原名《オーバーロード》,作者:丸山くがね
  26. 《异世界式的教育者》,原名《ワールド・ティーチャー -異世界式教育エージェント-》,作者:ネコ光一
  27. 《神眼的勇者》,原名《神眼の勇者》,作者:ファースト
  28. 《The New Gate》,作者:風波しのぎ
  29. 《现实主义勇者的王国再建记》,原名《現実主義勇者の王国再建記》,作者:どぜう丸
  30. 《拥有超常技能的异世界流浪美食家》,原名《とんでもスキルで異世界放浪メシ》,作者:江口連
  • 千崎宇治&草莓大福

    我在想有没有可能存在一种 消解了“英雄叙事”的异世界轻小说。

    传统异世界小说的叙事逻辑是,这个世界有魔物。魔物是强大而可怕的。为了人类的日常生产生活,一批向往自由的人站出来成为冒险者,渴望书写英雄叙事的篇章。再富有经验的冒险者也会需要武器,于是各类高低等级的武器店雨后春笋;再富有经验的冒险者也会受伤或死亡,于是对应的医疗人员和机构,以及针对冒险者的丧葬服务也会出现。对抗魔物不仅需要物理的讨伐也需要精神的驱逐,于是宗教顺理成章地出现了。也就是说,为了对抗魔物而出现了个各种职业和产业。

    但是逻辑也可以反过来。如果一个国家的经济结构和文化统御是按照上述进行的,那么魔物是一个国家必不可少的组成元素之一。魔物的存在让冒险者有了工作,间接滋养了使武器制造商,冒险者公会,医院,教会等设施。一些国家级别 的魔物讨伐甚至可以成为国与国之间谈判和交易的手段之一(比如,A国出大量冒险者帮助B国清理两国边界附近的魔物巢穴,相应的B国可以给A国一些贸易的优惠补偿)。那么此时讨伐魔物的“天然正义性”就消失了,讨伐魔物仅仅是一种工作,而且相反还需要在国内维系一定的魔物种群数量,来防止魔物灭绝导致国内生产结构动荡的问题。

    个人觉得这种反向逻辑还是比较有意思的。目前的作品,即便是像《像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那样的反套路作品,也是先承认了“打倒魔物是政治正确天经地义的事情”,才会有“那样宏伟崇高的事情那么累我才不去做呢”的推论,转而走一种异世界喜剧日常路线。

    • 漠伦

      确实可以,这里存在几种路径。
      由于人类缺乏能够决定性翻盘的力量,或是讨伐魔王后魔物并未消失,而魔物亦无法根绝,由此导致对魔物的讨伐长期化。如果魔王长期未讨伐还将导致战争的长期化。这之中就会存在“异化”的可能,即人类社会开始向适应这种威胁的存在,并与之相处,甚至是围绕这一核心冲突重新构建社会结构。战争就变成了社会存在与存续的方式,这里面的矛盾是十分复杂的。
      而当魔王及其侵略行动被设定成一种周而复始的威胁的时候,社会结构也会自然向长期讨伐魔物并赖此生活而转变,这种时候就不一定是异化了。
      另一种路径,是干脆把这个“人—魔”对抗的元文本直接掀掉,而把它们纯粹当作与动物无异的存在看待——实际上在很多轻小说里魔物和动物的边界已经相当模糊了,或是引入地下城,而将“人—魔”对抗转换为“人—自然”对抗,从而构建起另一种更加平和的核心设定,并围绕它来重新表达冒险者这一群体的生态,以及由此构成的主角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