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闲言碎语

Apr 5, 2017

[eckosc_quote quote=”今天起就是 21 世纪的 21 岁青年了。生日快乐。” source=”1996~2017~Future” url=”” pull=”false”]

Mar 6, 2017

按照每年换新头像的惯例(其实不过是第三年),今年的新头像也换上了。感谢画师 Hane。

意料之内地被人说感觉 Gaygay 的,好像专门画个男性头像都像是 Gaygay 的。

还在为某剁手平台专门约画一张。(:з」∠)

Jan 02, 2017

某站点全文复制了我的《为 WordPress 全站开启强制 HTTPS 访问》这篇文章转载到自己的网站。自然,没写出处。还说是自己的“原创”,尽管唯一的原创部分就是用心地把文章里面的 .htaccess 里的域名给改成了自己网站的域名。

可我还是第一时间知道了,为什么呢。

因为那篇文章里有我另一篇文章的链接,他全文抄过去的时候没有把链接删掉,然后对方站点的 WordPress 系统自动 PingBack 了。

就算是要偷,能不能长点心地偷!

那个 PingBack 我就留在那了,虽然现在的主题不会显示出来,不过这还是值得纪念的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技术向”文章还能被人剽窃……

Dec 28, 2016

换上新主题后新增的点赞功能让我看到自己的文章渐渐地也有人点赞。

不过一直以来的寂静让我对这些点赞究竟是来源于真正的读者所点击还是机器人所致(不过真的存在这种针对 WordPress 驱动的博客随机点赞的机器人吗……)产生了些许不真实感,至今还不敢切实地接受这一结果。或许不对此太过乐观而保持着不满足的心,继续向前探索或许也不失为一种好选择。

如果有幸看见这段文字的你确实曾为我的文章点赞,请接受我诚挚的谢意。

这条状态绝对不是出于坑没填完发不出来临时编写的。

萌豚之力与肝力同在——《Mugen Souls》游戏简介测评

玩完了《Mugen Souls》这款游戏后兴起写了篇简介测评,准备贴到 Steam 上时发现超长了……于是把全文贴到博客里来,Steam 上贴个删减版。

长文无图、散漫无主题注意。

如果你喜欢这篇测评,可以在 Steam 的测评页面上给个赞。另外 Steam 也欢迎添加好友


(更多…)

文明游戏

在斯蒂文·斯皮尔伯格的《断锁怒潮》里,观众们感叹且折服于这些愿意为素不相识甚至一开始语言不通交流都无法成立的人进行辩护,拯救他们的生命,并把他们送还家乡的斗士们。他们不求回报,只为了事实与正确,还有心中的理念而战,换句话说,他们是在为一个梦想而努力。

这就足够让人肃然起敬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为梦想而奋斗,而在能够为梦想奋斗的人里,也不会是所有人是抱着为了他人的梦想。这是比为梦想努力还要耀眼的地方。

但是这个故事能够引起的感情并非只有肃然起敬,还有一种复杂的情感。在这一场影响到历史走向的审判中,自始至终,愤怒的、奋斗的、上下撺掇的,全都是文明世界的人,除了受审判的人是来自野蛮、未开化世界的部族人外,他们似乎也不再起到什么作用。换言之,这场影响到未来的审判,在电影里却像是一场借助着这些部族人的事件而展开的文明世界的内斗。

这就让人心生复杂的地方,我们所视为的文明的进步,实际上似乎也不过是“文明世界”里的争吵。从一开始,自顾自地捕捉奴隶而遭遇反抗,又自顾自地发起诉讼,争夺部族,为了利益明争暗斗,再自顾自地在利益权衡之中挣扎,最后自顾自地做出审判。

在整个过程中,看似部族人起到了许多鼓励、决定性的作用,但也不过是被裹挟着向前走,被捕捉,被出庭受审,然后被释放。他们就如同游戏中的棋子,看似正在被不断地拯救,实质上也不过是游戏中的棋子。部族人确乎是被从审判之中拯救了出来,但是对于那些律师和为部族人奔走的人而言,比起拯救部族人,更重要的是促使美国社会中观念的改变,利用美国法律判例法的系统,为未来更大规模的解放建立基础。

如此再细究下去,这部史诗般的电影实际上也反映出了在美国人和西方人看来文明世界的构建逻辑。一如开始殖民时为了他们带去文明一般,现在的解放也是为他们带去了人权的光辉。无论是殖民还是解放,他们始终会认为自己是解放的一方,并为此而感到自豪与骄傲,却殊不知这两批人留着同样的血。当然,解放者自然会把自己和殖民者划清界限,说:我们不一样。

这实际上提出了一个相当苦涩的问题,所谓现代文明的构建,是不是实际上也不过是强权国家自顾自地自我改进尔后向侵略一般继续推行到他们一度侵略过的国家?当他们以新的观念去替换旧的观念,并把这些看作理所当然的时候,他们是否会为自己过去所犯下的错误而感到忏悔,哦不,当然不会,对于他们来说,只不过是一纸命令的改变。对于普通人来说,也不过是从对现实骤然改变的抱怨中,慢慢变成习以为常而已,从不会有忏悔。

所谓现代世界的构建,可能就是这样一种胜者推行自己的普世价值观的过程。所幸于作为先驱者的思想家们在强权运作起来之前便已展开的充分的讨论。这一个不断讨论的过程既为强权国家们洗去自己身上的鲜血与污秽提供了机会,也让我们能够从血腥的桎梏中跳脱出来。否则,我们还要经历多少争斗,还难以想象。

回到这群人所做的这件事上,我依旧得承认我不由得躬身于来自他们身上的那种堪称人类整体的伟大,他们能够为了更广大的同类,为了更长久的延续与相处,而去颠覆自己群体内的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美利坚合众国这个由理想主义构建起来的大陆,在一度陷入美好现实所带来的停滞与争执的泥沼时,还是会由理想主义者将这片土地上沉睡的情感重新唤醒,然后为了更接近理想而努力。在这场审判和它未来影响到的战争之后,美国的革命在那时才宣告完成。

但文明游戏永远也不会结束,在抛弃了战争手段后,它们将转用更为隐蔽但也更加难以扭转的方式不断侵蚀着彼此,宣扬着各自的正确与永恒。直至所有文明都厮杀殆尽,剩下那一个抛弃了所有文明又吸收了所有文明的存在,成为陪伴人类直至毁灭的最后旅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