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四周年啦。

其实这个标题在去年就该用上了,但是最后还是没有写完那篇文章,于是就拉到第五年来用了。

确切来说并不是今天,而是早在 10 月 22 日,这个博客四岁了。原本就想在当天来写点文字了,但是当时正被许多篇稿件和作业缠身,就只能拖到现在——虽然我今天还是得继续交稿。

又是一年,这一年里这个小站点发生的变化的话还真不小。

这一年来一共更新了 32 篇博文,其中有不少都是进了大学之后写给杂志社的稿件,还有在知乎逐渐有了写作习惯后发在知乎专栏里的文章。但是大多都是凭脑洞和思绪挥笔而就的随笔性质的文章,而非具有什么严格考证的论述。一直标榜自己是写小说的,但是小说作品也只有一篇,还不大愿意将它拿出手。有一篇采访稿件,算是第一篇用于发表的采访稿件,只是网络采访但终归写出了像样的样子,也得到了受访者的肯定,虽然在杂志社的公号上阅读量不甚了了但也满足了。

我一直处于自在写文章,写完了如若受欢迎就会高兴,不受欢迎的话郁闷一会接着继续写的状态,但是如果一直没有收到回馈的话,还是会觉得郁闷。文章也是如此,知乎上的回答也是如此。这种郁闷进而会让自己开始怀疑自己到底能不能写出受人欢迎的东西——只是这种怀疑已经持续了数年了,不过是自己一面兀自怀疑一面又不思进取地继续我行我素,才没有让它把自己的笔侵蚀殆尽。

自己的文字究竟是一个怎样的风格,是不是的确严肃而显得过于沉重,以至于不适合这个人们开始进行碎片化阅读的时代。是不是确乎单调而乏味,既无自己的风格,用词亦不广泛,只是一直在自己的一方小天地里来来去去。大概在知道自己获得真正的肯定前,这些疑惑与担忧还会依旧压在自己肩上。我所写的文字里所做的批驳与批判,是否只是为自己不合时或不吸引人的文字作出的辩解与开脱,我也没办法解答。这种犹疑是否意味着我并非发自内心的总结、论述并且相信而只是攀附在一种反潮流的观点上以谋求心安,我不知道。在这一年,我作为自我的怀疑论者的程度似乎又加深了。

值得庆贺的一点是博客不再用歌词翻译来充数了,虽然它们依旧是访问的主力军。只是歌词翻译的习惯也逐渐荒废了,虽然也有兴趣冷却的说法,但后来也鲜接触到特好听的 ACG 向的英文歌曲,所以只能零零散散地干一些改写译文的拉杂活计。

现在博客的访问也算回归正常,每篇文章都能够慢慢积累起几十、数百的阅读量,至少我相信现在的增长率才更真实一些。曾经的 《DOA》(94W+)、《This Will Be The Day》(62W+)、《God only knows –Secrets of the Goddess-》(36W+)访问量三王现在也逐渐回归正常的增长水平。我到现在也想不通它们的几十万阅读量是从何而来的……不大可能是正常积累出来的,我更愿意相信是机器人爆刷。只是评论依旧冷冷清清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了一批固定读者。抑或依旧是靠搜索引擎引读者误打误撞进来然后随手多读两篇慢慢累加出数十上百的阅读量。那啥啊,要是现在正在读这篇文章的您是没事会来我这逛逛的固定读者的话,就留个言知会一声让我开心一下呗?要是您是误打误撞进来读到这篇文章的,就留个言鼓励一句让我开心一下呗?

有关博客本身的变化便是更换了新的主题(《换个新主题》),并且将站点从虚拟主机迁至了 VPS 服务器(《网站搬迁小记》)。这期间还遭遇了一次代购商跑路整个 VPS 和站点全遭爆破的惨剧(《搬家重建》)。给网站配置了 HTTPS 证书,后来发展到全站强制 HTTPS 访问(《为 WordPress 全站开启强制 HTTPS 访问》部分提到)。注册了不酷炫但中二的备用域名(《既然是未元境界,那就得有一个搭配的域名》)。虽然技术依旧是半桶水不到,每次都要查教程一步步做,但至少也能做到全凭自己维护起这个站点和 VPS ——当然,说实话这些事情是不是算得上是技术都是个问题。

这些变化都发生在 2015 年后,是趁着新年一步步迈开的改变。

大概说完这些了,2016年初就不用再特地回顾了。

 

 

闲言碎语说罢,负面情绪扫开,太阳依旧要升起,明天仍会不可抵挡地袭来。看这大千世界,熙熙攘攘,缤纷异常,我们或褒奖或批判,或困惑或明了;嬉笑怒骂,有时猖狂;醒言稚语,皆在一堂。暂且回顾至此,然后迈向第五年。这个小站,这些文字,还望各位多多支持。

Apr 5, 2018 Helltaker 漠伦个人汉化版 文明游戏
View Comments
  • 嘿,我读过你的文章了,让你开心一下。顺便再说个让你高兴的事,我是通过书签进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