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闲言碎语

我的言语,你的世界

人的思想是飘忽不定的,不加以描述就无法将其传达。而“描述”就是一个将思绪“固定”下来的过程。抽象的文字和更直观的画面就是两种好的选择。画面又可以衍伸出绘画、摄影、雕塑,还有物件拼贴和摆放,等等等等。语言则被认为最适合传达思想,因为语言明确且明了,每个字词的意义都确确实实地写在那,讲什么话大家都能读得清、看得明。

对于创作者这一个体来说,他的语言的界限确实是他思想的界限。因为无论他的脑海中这个世界多么兴旺繁华,但如若不表述出来,也就只能停留在那遥远的虚空彼端。因为只可会意不可言传的思想对于他人来说等于不存在,无法描述的世界对于读者来说亦是虚无缥缈。所以创作者总得考量用什么样的词句才能最准确传达他所希望表达的意思与思想。

令人感到气馁的事实是,不管创作者如何努力,似乎总不能在一部作品中全部阐清他对那个世界的构想,以及他对现实世界与他的世界的看法。话似乎永远也说不尽,永远也说不过瘾。可是一部作品就是说一部作品的话,把话拆着说,扭扭捏捏,不痛快。

但同样有一个事实令人高兴,创作者并不是那个世界的唯一的游客。当创作者将自己的作品分享给读者的时候,便已邀请一同成为了这个虚幻的共建者。

在创作时创作者必然包含着一种感情、观点、看法,虽然不能将其言喻,但是却能影响他表达东西的走向。人们总说“将感情融入于字里行间”,同样地,创作者也努力将其对“世界”的理解,由它而生的感情传达出去。

我们的言语是有界限的,我们表达的东西也是有界限的。脑海里的思考也是经由语言的组织才得以感知。但是字里行间能给人带来的想象将扩宽这个世界。创作者没有表述的东西被模糊成一种模糊的情感或者是暗示、闪光,读者将其放大,从而丰富了这个世界。

在感性的调动下,在理性的组织下,创作者讲述了自己的故事。他言语的界限为这个故事和这个世界留下了没有讲述的空间,如同留下了一条通往一片迷雾的道路。读者便沿袭着创作者留下的道路,在迷雾中凭借自己创作者的暗示,自己的理解,去开辟出迷雾彼端的另一段故事,或另一片风景。

从创作角度而言,我认为,创作者的言语的界限是这个世界最初的界限,而读者将助我扩宽这个世界的界限,并存在于它的脑海中。它将这个世界的理解再次经由语言传达给其他人时,又可能扩宽出更大的境界,这个世界就可以这么无限扩张,变得更大。

愿我的言语,能为你开拓一个更大的世界。

天下与饱餐

当一场运动要征集自己的追随者与信徒的时候,必将为他们许下一个图景与诺言。野心家要让自己的信徒相信,他们正在为某个远大目标而活,并且为了这个远大目标当下的艰苦或是不满足是可以忍耐的。

但是,许下的诺言既要有远大图景,一片正大光明的天下,也要有一顿饱餐。即使有狂热分子,即使有信徒,群众运动的根基说到底还是由普通人构成的。而普通人注定不会有野心家领导者们的远大眼光和复杂目的,对于他们来说,他们有必要知道在那片光明天下之下,属于自己的那片小天地和现在相比有什么不同。就像向挨饿者许诺到时候天天吃大鱼大肉,向农民许诺自己的一片天地,向商人许诺轻税不封铺。

必须要有能够预见的、明晰的与他们自身相关的益处,人们才会诚心向群众运动献出自己的力量。虽然不能否认除了未来什么都不要的狂热信徒们的力量,但是他们太少,力量也不足够。将普通人化做狂热信徒同样需要一种明确的、与他们相关的许诺。

也正因此,一味向群众索要奉献和一味强调集体的强盛是不能长久地获取支持的。把参与群众运动和群众运动的回报看做一场交易的话,除了精神上的满足,还需要物质上的鼓励。越是长期越是不激进、不破坏的群众就更是如此。

要么你给予他们破坏、作恶与掠夺的自由,要么你就要给予他们掠夺到的战利品。

我们得到的美好承诺已经够多了,但是现实还是一片杂乱不堪。纵使有进步与美好,但它还是不能与先前许下的诺言相抵相当。这大概就是我们今天再难相信并听从那些美妙图景以及奉献的号召的原因。

苦难的安慰

一定程度上来说,我们总想要在成功之人身上找到一点苦难的痕迹才能心安。

我们不断地说服自己,因为他们有了苦难的磨砺,在与苦难的搏斗中战胜了苦难,才能获得这样的成就。
所谓天分,不过只是开始,而苦难才是他们破茧成蝶的关键。

因为,倘若那些成功之人一点特别的苦难都没遭受过的话,倘若他们就是靠自己的努力一步步平步青云的话,那就等同于对我们自身的否定了。 他们能够凭借努力取得成功,而我们百般努力却仍不见起色。他们的成功便成为了对我们的无能的取笑,他们愈发成功,我们的无能就愈发显露。

所以我们要拼命找到他的苦难与可悲,我们要找到他人生的缺憾与不完满,要是找不到,就剜出一处来。我们用他们残缺的身躯或灵魂,抑或是过往艰难的经历,为他们的伟业做出解释与注脚。这样既升华了他们,也安慰了我们自己。我们对我们说,我们只是缺少像他们这样的转机与钥匙而已。

于是我们便于精神上就取得胜利了。我们可以心安理得地接受了自己的无能与平庸。因为我们还拥有能听见这多彩世界的双耳,我们还有能够诉说的嘴,我们还有能够自由活动的身体。
虽然我们没有他们成功,但是我们拥有自身的完整与简单但真切的普通生活的幸福,而这些是他们所没有的,他们所渴望的。

现在人们在谈起自己的成功时,似乎不说点过往的故事就不足以说清自己的成功,不抖出点不为人知的艰难就枉走过那么多的路。听众们总要听到你以前受过苦才满意,因为这样才能证明你是靠自己走过来的。只不过到今天谁也说不清“名人讲述苦难”和“人们渴望苦难”究竟谁是先谁是后了。
到了选秀节目就更是如此了,虽然这些过往的悲惨与苦难和他们的才艺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关系,更比如说去细究他们的故事是否足够用“苦难”来概括。但导演组和观众们同样需要这些苦难来将他们与那些普通的才艺者区分开来,用来说服自己和他人,为什么他会显得这么好。为什么他们能站到台上而我却不行,因为那些苦难造就了不一样的她了。擤了擤鼻子在转念一想,虽然我没有她那么有才,也没机会站到那样的舞台上,不过我过得比她好,这样就行了。

并非刻意否定苦难对一个人的塑造,只是更多时候苦难就是灾难,只是灾难,没有什么“但是”的转折。只是我们总要给别人耀眼的光芒下加上点痛苦的影子,免得让我们在看见他们时就要羞愧地移开视线。

万语一言

图个好玩,开了个微信公众号。目前仅作为推送博客文章,算是个同步工具。懒得看博客的可以直接看微信,就是要让你们看。

公众号起名叫“万语一言”,一种意思是在这里唠唠叨叨大篇话语都是漠伦一个人说,另一种意思是心里有万语千言,但写成文字时,一句话就能囊括这万千思绪。这大概是我在写作的语言上的最高的目标吧。

目前里面还没有什么文章,未来可能会时不时地写点东西推送到里面,如果不嫌弃我这于思想于文采上都还略显贫瘠的文字的话,欢迎关注。

在里面留言也一定会回复,但不要点播官能小说,真的没有那种东西。

祝各位新年快乐。

qrcode_for_gh_82350e0946f5_430

人类发展的终极意义是什么

这是我在知乎上对《人类发展的最终意义是什么?》这一问题撰写的回答。总的来说也算是我目前对社会发展这种“大问题”的一种比较根本的看法。当然,我也算是个没读过多少书的人,指不定哪天多读了点书一个头脑发热又立了个不同的观点出来。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篇回答对我来说意义可算是重大。这是我这个半吊子的思考者第一次面对这种深奥的问题认真地作出回答,虽说可能有些简陋或是有误区,但也算是我难得的一次——甚至或许是第一次运用自己这十几年的学识、思考去积淀出这样一个答案吧。

就原文复制过来了,等到哪天想通了要补充什么再补充吧。欢迎讨论。

顺带一提,我在知乎的帐号也是@漠伦,欢迎关注。虽走上路途尚不够远,时有虚晃浅薄错语笑谈,但细细思考夹杂妄言抒发一二尚可做到。请多多指教。

答案最后更新:2014年4月20日

(更多…)

因为你在等待

本文系转载,标题为本人所加。

看完了好感动于是就转过来,恩,网站的每一位读者我爱你们。

原作者:Dodo Chen(From G+)

 

就算你是个没坑品写得又烂的家伙,他也毫不在意一直用“写得很好哦”来鼓励你,并且会跟你讨论剧情让你知道他是真的有在看而不是客套的敷衍。
就算你写到一半自暴自弃锁文从头开始大修,他也一样的说“加油哦我等着不一样的版本”,丝毫没有不耐烦与恼怒。
就算你的更新频率永远以半年来计算,他也只是小小的埋怨说“怎么还不更呢我快等成望夫石了”,却没有任何生气的迹象。
我一直觉得作为一个单纯的兴趣来说,写文是我自己的事,我想要讲述一个故事,这件事本身与是否有读者无关,也与读者怎样想这个故事无关,所以我总是很随性地在做着这件事,想写就写不想写就搁着——反正也不会有人看,就算有人看也不会有人能忍受这样的半吊子作者,况且这个作者写得还不怎么样——我一直这样想着。
但世界上就是有那么一个你完全不认识不了解的人会一直支持着你,无论你自己有多想放弃或是多没动力,他永远都以一种我都想不明白的理由在你身边。
半年心血来潮更新一次,以为已经没人会记得这个积灰的坑了,他却在第二天就冒出来说“终于更新了太好了!”,让我第一次觉得,写故事有时似乎并不是我一个人的事。
随便修了一节不小心没有锁,半个多月后再去看竟发现他在那一节下新的留言“好像完全不一样了呢”,我自己都不相信呐,他居然又看了一遍。
我是个极为不负责的人,对于自己的坑完全报以随性的态度,却不想有这样一个人会这样包容我,即使除了ID以外对他一无所知,甚至连性别也不确定,可他是这么久以外少数在网络这个虚拟的世界中感动我的人。
得卿若此,夫复何求。